国航内部年会

第9章

网络2018-12-06 10:20:1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红枫大酒店,李总除家之外最经常出现的地方。

当胡总来到酒店的时候,李总似乎已经在等待着胡总的到来。胡总来之前已经对李总的主要意图进行了一定的推测,现在只是要求证。而李总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查,也隐隐知道了胡总的一些底细,现在也是作确认的时候。国航的两个大佬,在经过近半年的准备后,终于面对面的摊牌了,是战是和,全在于此。

李总:「你是不是要来问我,为什么没和你们商量就作了如此重大的决定?是不是还要问我,公司承担得起这种战略转变吗?或是要问我为什么在公司最需要钱的时候我故意将它们投入到房产项目里?」

胡总:「既然大家推开天窗说亮话。我就直说,我只是来告诉你,我今后要做的事情,即使没有这些资金我也可以让试点的研究项目成功完成,而你恕我直言,你的项目最终将彻底失败,而你将身败名裂。」

胡总语气急促,但却洪亮,胡总深深的被他们激怒了,话也说得有些过,胡总知道这是自己的弱点,但此时却控制不住了,虽然自己说得如此坚定,但离开公司的支持还是会无端增加许多困难。这些眼光短浅的公司领导,掌控着国家和人民的钱,插着腰,意气风发,自以为在下一盘更大的棋,其实却臭不可闻。

胡总:「你盖更多的别墅,建更多的房,难道就能让你造出大飞机了,难道你就在国际航空竞争中抢占制高点了,难道国航有了这点房子就具备核心竞争力了。还是从明天起,你就准备将从建国起就作出无数贡献的国航改名叫天朝天威房产航空公司了。」

李总:「央企拿地,其他企业能拿,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别墅和高楼大部分最终还是要分给公司员工的吗,其他的到时再倒手出去,资金不是就回来了,现在地产发展远未到期,你怎么就如此保守!」

李总在有些东西未确认这前,也没有撕破脸,将牌摊到底。

李总:「地产和项目可以同时进行,你看有多少央企无论从事什么的都去拿地了,而且我拿的地还有一部分是有大用途的。」

胡总:「那些央企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去拿地,也许有些本身就是地产公司,也许有些不是高技术公司,也许有些经营业绩很好,所以他们可以去拿地,而我们不是,我们是国家寄以重望的企业,我们一直在亏损,我们还要为国家制造出自主知识产权的大飞机,还要制造出能巡航保卫南海、维护东亚和平的新一代战机,我们底子薄,走过弯路,起步晚,唯有全力以赴才有成功的可能,现在试点、技术的研发都到了关键时候,此时大量的资金投向地产,那公司的未来怎么办,国家的未来怎么办!」

胡总:「如果国航资金投向地产,著名电脑企业的资金投向地产,知名大学的资金投向地产,新能源、新材料公司的资金投向地产,那我们国家未来还拿什么在世界上立足。今天地产赚钱了,我们投地产,明天养猪赚钱了,那我们是不是也去养猪,那要我们的主业干什么,我们不努力,难道我们的主业会变得有竞争力。现在主业有困难,更需要我们去付出更坚苦的奋斗,行业不景气,正是大浪淘沙的时候,坚持下去,我们的主业就会回报我们,就会让我们扭亏为盈,就会让我们更强大,因为这是我们熟悉的行业,而且国家也需要我们的坚持。」

胡总:「如果我们大部分的骨干企业都在各自的主业坚持下去,而不是为了那些所谓的做大做强,做大杂烩,大而不强,我们的国家才有希望,民族复兴才有可能。」

胡总为了这最后的希望,尽管很愤怒,但还是从一开始的冲动中冷静下来,开始劝导着。然而,李总却把这认为是两个利益集团的不可调和的斗争,甚至认为胡总如此的着急,正是被自己击中要害的表现,坚定了自己的信心,反而策略性开始引导着胡总,因为他还需要确定胡总背后的势力到底还有谁。

李总:「胡总,作为你的领导,基于你从海外回国工作,不熟悉的地方很多,所以我才允许你发泄情绪这么久。这个项目,国资委的屈司长、尚司长,还有发改委的多个部门都领导都无比看好,企业都是逐利的,正是在逐利的过程中逐步的优化着资源的配置,实现着效率优先的市场职能。我和你对地产的见解不同,你对中国地产的认识还需要深入。现在项目已经拿下了,作为领导目前我要总管公司的全局,试点重要,地产项目也很重要,我相信你能正确处理,目前重要的是如何解决两个项目如何协调资源的分配,一种方法是两个项目各自运作,资金从此不再互相占用,另一种方法是前期地产项目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试点项目暂时停下来,到企业成功从银行融资后再加快试点工作。」

李总:「说实话,胡总你要清醒些,搞试点只是高层象征性的动作,出成绩当然好,不出成绩也表明央企改革的决心。就算真有你说的具有那么重要的意义,顶多只是部分高层的意思,到现在为止,国家投入的也许还没有你自己投入的多,当然,你肯定有你的途径,只是如果有上层关系的话,打狗还得看主人,我尽量少占用公司资金,另外陈老大也还会给你帮助的吗。」

李总终于提到了陈老大,陈鹏,就是他认为胡总最有可能属于的势力范围。

然而属于陈鹏势力的是吴局长,胡总自己实力很强,支持的势力很多,他来自外部,并没有象国内官员那样必须站队而形成的势力范围,胡总目前也得到陈鹏的支持。

胡总并不是不知道国家在里面投入确实没自己多,而且自己推动起来是如此艰难,嘴上支持比实际行动要多得多,他们宁愿把有限的资金用来经营城市以取得立杆见影的成绩,也不会用在未来起至至关重要战略作用的技术创新上,但胡总认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自己是没法去加入到这种碌碌无为的行列中的。

其实大势已经非常明显,国际霸权从来都不可能任由中国顺利发展的,美国十年前就已经开始战略转移,在东海、南海和东亚进行了重要战略布局,如果不是911 的发生促使美国不得已临时重新调整了战略,中美之间的冲突早已展开。

而中国却浪费了宝贵的十年时间,资本大力投向地产业,从而使其他实业受到严重削弱。十年后,当美国重新战略转移时,我们还在地产非市场化的盛宴里流连忘返。如果前十年还有城市化因素,那么当现在战略发展环境都如此艰巨的时候,再去大力发展地产业就让胡总十分不理解了。这也是胡总极力反对国航去干地产项目的原因。

而陈鹏就属于能看清大势并且积极应对的大人物,但也只是间接支持,只是吩咐吴局长要给胡总创造一定宽松的环境。

胡总并不在乎属于任何势力,他知道自己所从事工作的含金量,只要做出实实在在的成绩,经过宣传一下马上就能获得国家的重点投入,马上就会有势力靠过来,就象高铁一样,那种如此不切实际的宣传,也起到很好的效果,国家的投入不断增大,几年内投入增加了十倍以上,从国民到领导都希望高铁成为最具核心竞争力和展现中国发展形象的代言。

看着李总得意的表情,和突然抛出的陈鹏,让胡总顿时丧失了再继续下去的心情。势力之间的谈判不是自己能简单搞定的,而且自己也没宝贵的时间去浪费,这些让吴局长去应付。

胡总:「我真希望你能有一天是站在中国新起航的战机前去给那些技术人员佩戴大红花,而不是站在那幢新开工的楼层前装模作样的去剪彩,我也希望你有一天在看到祖国的战机翱翔蓝天守卫着我们的南海时能自豪的告诉子孙,那是你亲自负责搞起来的。」

胡总:「但现在我只能希望,你从此不再干涉我的项目。」

胡总心中暗想,在我被清洗出来之前,只有成绩才能挽救这个至关重要的项目,时间如此宝贵。但如果李总再严重影响工作,难道我最终还得启用陈芳、陈菲这两颗棋子吗?但愿不要!希望吴局长能让李总止步。

胡总的希望并没有实现,此后进行的吴李对话并没有胡李对话的尖锐。

在双方逐渐摸清了对方后台的真正意图后,谈判起来就简单多了。李总一方就是要保住李总,如果因为胡总试点做出重大成绩而对李总进行调整的话,那随之而来整个系统大范围调整就会使李总一方的势力受到极大的削弱,从而使陈鹏一方的势力变大,其他势力也不会任由其作为的。好处是,吴局长及陈鹏一方将从未来的地产项目中得到足够的利益,不仅他们,其实,许多地产项目里的高级别墅都都已经内定,许多人都将从中得到利益,而且李总透露有意将其中的一部分拿出来,利用国航的资源优势打造一个远超华航的服务平台,从而为两人的事业前途奠定坚实基础。

作为一个基本合格的政治家,吴局长还是能推测到李总一方如此行事的部分原因的,这只是他们一方势力下滑而作出的不得已挣扎,期望能如此拉上更加的支持者,然而国家持续的调控和未来全球经济的下滑会让如此庞大的项目面临巨大风险的,而且国家还是期望胡总项目的成功的,借而转变整个行业的不利态势,目前只是在试点和观望,以待作出更重大决定的时机。

但吴局长知道有风险,并不代表他会去极力反对,所以吴李之间最终还是达成了一定程度的协议。

最终胡总期望的吴局长也没有给这个复杂的局面带来对胡总有利的一面。而且在随后的工作中,随着金融危机的深入,实力不足的李总只得一再挪用整个公司、试点项目甚至属于胡总的资金,正渐渐的将这条巨大的船拖向深渊。

迫不得已,李总只好启用陈芳、陈菲姐妹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