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8章

网络2018-12-06 10:19:2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时间过得飞快,不仅是胡总,还是李总,双方都在为自己事业奋斗着。胡总自己投入国航的资金越来越多,但欣慰的是,成效不错,而且许多基层的技术骨干都开始发自内心的认可胡总了,这几个部门不仅效益好了,收入也高了,他们在第一次的收入分配中劳动者所占比重就超过了资本的比重。大家更加团结,隐隐感觉到工作有奔头了,似乎还从自己平凡的工作中模糊感觉到为国家奋斗的热情。

胡总也感谢李总这段时间没来干扰自己的布局,安排进来的人也不大肆活动了,内心里已经开始考虑在这整个战略中是否让李总也进来,看来上次华航考察结果还是不错的。

然而,当胡总今天晚上,看到国航成功的在香山深处以地王的天价拿下了近三千亩的建设用消息后,胡总才为自己对放松阶级斗争感到悔恨。这么大一块地,不仅会让国航所有可资本陷进去,而且还得到处举债,这对胡总要推进的工作造成了极大的资金障碍,如果操作不好,甚至会让整个项目前功尽弃。胡总对自己这段时间只忙于工作而没有把握整体感到愤怒,他觉得该和吴局长和李总认认真真的谈一次了,否则别说那些宏伟的战略,就是这起码的试点工作都无法保证了。

与此同时,吴局长到是过得如鱼得水,沉浸在幸福中。两个女儿,有时吴局长也把陈菲看作女儿,一个还有1年多就毕业了,而且陈菲则只剩三个月就毕业了,学习成绩都很好,事业也很顺利,自己阵营的势力越发壮大,而李总那一派则被压制的喘不过气来。自己此时进退有余,李总和胡总谁的成绩好都有自己的份,而且如果李总再不努力,自己现在也有了收拾他的实力了,如此,就不会太过影响到上级的战略部署。

让局长高兴的还有,陈菲不仅更加漂亮了,还是处女的她,身体象金灿灿的果实熟透了,那种身体的圆润、风采和风情,让许多少妇都自叹不及,最让局长欣赏的还是她身穿军装时的飒爽英姿,总是百看不厌,吴局长高兴的看着她长大成熟,这种心里的满足不是那些青年人所能感受到的,只有自己这种曾经的过来人才能体会。当吴局长经常看着她的丰乳肥臀发呆时,心中提醒自己不要着急,自己要做个守信的人,到她成熟了更好吃时,她总会回头一句,都怪你,都是你揉大的,一句话,总是轻易的击溃吴局长,让他不顾一切的又开始了揉搓,尽管也很舒服,但小弟弟得不到发泄,总吃不到肉,也是很难受的。

好在,吴局长终于在一个自己的生日晚会上迈出了一步。女儿因在外实习,专门委托陈菲一定要来看望父亲,尽尽两个女儿的孝道。当晚餐后,在音乐的撩拨和浪漫灯光的映照下,吴局长与陈菲两人在慢慢的跳着舞,局长搂着陈菲香软的肉体,闻着年轻肉体散发出的体香和淡淡的香水味,早已经高涨挺拔,双手已经不再客气,似乎打定一定要捞到点什么生日礼物的意思,他几乎是挺着硬硬的鸡巴搂着面颊绯红的陈菲身体跳着研磨舞。

慢慢的吴局长将闭上眼睛沉于陶醉状态的陈菲连衣裙后面的拉链轻轻的拉了开来,陈菲象征性的反抗了几下,便任由吴局长为所由为了。平时两人已经突破了这种状况,今日吴局长可不满足于此。当吴局长脱掉连衣裙后,陈菲年轻光滑白嫩的仅剩乳罩和黑红色内裤的肉体就直接被吴局长按压在沙发上了,乳罩虽大但摭不住丰满挺拔的双峰,虽着内裤但红色细网下黑色的茸茸森林隐隐可见,吴局长一边轻轻吻着陈菲的嘴唇,一边揉搓着乳房,还轻轻把玩着硬硬的乳头,时不时的扯一下那细细的已经陷入肉缝和臀沟的内裤。

或许真是酒精,或许是借助酒精的借口,两人早已意乱情迷,当吴局长脱光衣服撸着大鸡巴准备采取新的行动时,陈菲却又制止了。还是那一套,自己还是处女,还是学生,此心已向,此身难逃吴局长的魔掌,只盼父母同意,早日领结婚证,将那美好的一刻留到圣洁的婚礼上,并说到时还不是任由你吴局长想怎么干就怎么干,难道她还能反抗。

对陈菲深深的爱恋,让吴局长又一次的忍了,但今日是局长生日,总觉得按压不下欲火,就开始与陈菲寻求其他的办法。首先是要双方从今晚起对天盟誓,明确爱人关系,从此两人都要享受爱人的待遇,最紧要的是确立当对方非常难受时必须用嘴替对方解决,陈菲心想用嘴替你口交与你用嘴吸吮我还不是便宜你一人;二是吴局长尽快与陈菲父母见面,正式明确关系;三是如果陈菲父母同意,马上领取结婚证,如果由于陈菲事业的关系,暂时无法举办婚礼的活,吴局长必须耐心等待,不得催促,但如果时间超过三个月,吴局长拥有对陈菲肛交的权利,如果因各种原因不能及时举行婚礼超过半年,吴局长拥有对陈菲开苞的权利。尽管陈菲万般不同意,但吴局长从现代人的各种自由意识、女权主义、从妻子对丈夫应该履行的义务谈起,最后又仔细计算了吴局长因遵守古老风俗而给局长及国家带来的损失时,陈菲娇羞得躲在吴局长怀里呢喃着说,到婚后一年内随便你怎么玩就算是把我吃掉都可以,吴局长内心一阵荡漾,说到时决不留情,一定会在每次性交前包括开苞的时候把陈菲捆起来,然后狠狠的抽陈菲丰腴的屁股以惩罚这个不听话的孩子。

在陈菲认可后,吴局长就赶紧架起了摄像机,说一定要把今天这重要时刻记录下来。陈菲也是半推半就,吴局长急不可耐的扯掉了她仅剩的几块布片,把她按趴在沙发扶手上捧着臀部对着大腿间的沼泽地吸吮起来,一边吸还一边狠狠抓揉着肉感的屁股,一会功夫陈菲就咬着沙发垫子、浑身痉挛的高潮了。当换到陈菲履行爱人义务时,无论陈菲怎么吸吮直到嘴酸力乏,吴局长故意就是不出来,此前以为和陈菲关系会有实质性进展而吃的高级药物终于发挥了作用,硬硬的不低头。最后陈菲不得不同意了吴局长的要求,在摄像机前陈菲重新戴上军官帽、打上领带、穿上皮靴,并让吴局长用毛巾把双手捆到背后时,用手固定住陈菲绯红光嫩的迷死人秀发飘飘的脑袋,才真正的放弃控制,一边说着婚后干死你的狠话,一边将陈菲的拢成一团的樱桃小嘴当作阴道快速大力的抽插进来,最后当被捆住双手的陈菲被吴局长的双手紧紧压在自己向前猛力挺出的下腹部时,吴看到对面镜子中因痓息而扭动的曲线动人的背臀时,一股浓浓的白精在陈菲喉管的痉挛的扯动下沽沽的灌入了陈菲的体内,这也算某种意义上的占用,这就是我今天要的生日礼物,吴局长在心里喊着。

当吴局长抽出鸡巴时,陈菲并没有任何怪罪的意思,反而象个妻子一样的温柔的替吴局长认真的清理起来,一滴不剩的呑个干净,然后紧紧的抱住吴局长在他的耳边喃喃着「老公,生日快乐」,这让吴局长非常感动,发自内心的感谢着老天。接着又在吴局长的要求下,补拍了吴局长履行爱人义务的录象,双方留作纪念。这无疑又便宜了吴局长,画面中吴局长趴在陈菲的两腿间,由陈菲抱住吴局长的脑袋来回蹭着自己的阴部,吴局长举着一个牌子「我是陈菲的爱人吴局长,老婆我永远归你使用」,摄像最后吴局长把陈菲的淫水吸出来全部呑了下去,这种处女清香的淫水让吴局长非常享用,这期间陈菲不知又高潮了多少次。

当天晚上,吴局长没让陈菲回去,两人紧紧相拥着到天亮。这个生日,胡总感觉到是自己长大成人后过得最愉快的一个生日。他一辈子都记得当第二天醒来后,陈菲对他说的那句话:你这个贪吃的小男孩,还不上班挣钱去!

吴局长也不明白为什么在陈菲面前,自己就象个含吃的男孩,执拗且幼稚,有时贪婪的含着陈菲的双乳就是不撤口,在陈菲眼中就是一个大男孩。就象古话说的一样:恋爱中的人智力直线下降。何况吴局长这种坠入爱河的中年男人。

两人关系的暗中确立,陈菲妻子般的细心呵护和樱唇的频繁使用,终于让吴局长很长时间得不到平衡的性问题得到解决。每到周末,陈菲就来到局长家练习着她不断进展的厨艺,让辛苦工作后回到家里的局长倍感温馨。到了晚上,虽然没有真正的性交,两具活力无限的肉体拼命互相撕磨,直到高潮,关键时候,陈菲总是娇羞无比的配合着,配合着吴局长把高级蛋白液通过大鸡巴这根导管喂给她,每次早晨醒来,两人内心都在盼望着真正夫妻生活的到来。同时,陈菲的身体也越来越漂亮,乳房坚挺丰满、更加胀肿,臀部丰腴更加圆润厚实。在一般人看来,这是多么幸福的生活,然而吴局长还是天天盼着陈菲早点毕业,早点见到陈菲的父母。

吴局长似乎又回到年轻时代,特别是看到陈菲因自己而发生的变化后更有成就感,每天都辛勤工作,他觉得认识陈菲以来自己所干的实事甚至超过了自己最近十年的总和,有时候局长心里也想,也许胡总所推动的是正确的,他描绘的未来也是光明的。事业也非常顺利,隐隐的有从民航总局再升一级的可能。

然而,这突然出现的顺利,特别是到管理总局后的顺利让吴局长不得不感叹!

在无人的时候,偶尔也会感叹起自己年轻时候的境遇和那个早去的妻子。那时为了向上爬,忍耐自己喜欢并已情定终身的姑娘被两位上司夺去处女、任意糟蹋后的无奈,后来结了婚并生有吴润濨,但妻子一直抱有歉意,因为在以后的生活中她一直没有摆脱两位上司的蹂躏,用身体不断的承受着他们的喷射和发泄,不断的换取着吴局长向上的职位。后来这两位姓朱和刘的上司终于到站了,妻子也从部队退伍,难得享受到幸福的家庭生活,苦尽甘来,相夫教女,其乐融融,然而妻子但却在一次体检中查出了晚期癌症后不久于人世。去世前妻子告诉吴局长和女儿说,如果有可能,她下辈子她还回回来尽自己妻子和母亲的责任的。女军官陈菲的出现,她对吴局长的温柔和宽容,让吴局长和女儿都认定她是母亲回来还债的。对吴局长来说更是如此,因为她是来替妻子所欠还处女债的。

妻子已走了,局长经常无助的面对着这个现实,然而陈菲的出现,又让他意识到妻子似乎还没走远,在人的情感内心深处,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脆弱,那怕是在政治生活中越来越如鱼得水的吴局长。有时候,局长认为自己这所以会狂暴的对着陈菲口交着,真实的内心恐惧才是这种现象的本因,唯有如此,他才能真实感受到她的真实存在。然而,难得的是,似乎陈菲也明白这一点。

今天晚上,陈菲又从校园回到了局长家里,再过一周,吴润濨就要实习结束了,两人的短暂蜜月就要结束了。局长专门带了一瓶红酒,陈菲喝了红酒后,总是特别的动人。然而,刚到家,电视里就播放了国航又成为了央企再夺地王的新闻,接着国资委主任、自己靠山的秘书都纷纷打来了电话。局长此时特别恨李总,恨他的不识大局,恨他将自己给他的机遇当软弱,更恨他毁了他温馨的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