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7章

网络2018-12-06 10:18:3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分别二天后,考察组三人终于又见面了。尽管三人从身体到灵魂都受到极大的震憾,但从外表看不出任何的疲倦,反而精神振奋,斗志昂扬。

吴局长和李总两人的精神高扬,在胡总的意料之中。胡总安排此次考察,动员各种资源精心组织,就是要首先改变领头羊的观念,如果反而让他们沉迷于洒池肉林中不能自拔,那真是事与愿违,啼笑皆非。然而,胡总,还是缺乏对中国官员的真正了解,生活如此太平,问题谁都清楚明白,但如果要他们带头去推动,去追求精益求精,那是不可能的,取得了成绩不会只是你的,不干也少不了你,离开了领导的支持寸步难行,如果失败了更万劫不复。就连国航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才取得那么一小点进步,其他航空公司就给国航各种直接间接的暗示,是不是不让大家好过了,反正都是国企,出问题又不让你付出代价,干吗那么绝!

当局长和李总绕开胡总开始交流的时候,胡总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打算只实现了一部份,只是让局长进了船或自己进了局长的船。而与李总的争斗才刚刚开始。

这种收获只达到胡总的底线,可是机遇难得,时不我待啊!

在另一边。

局长:「真是不看不知道,当初小小的华航竟然能发展到这么强大,动用的资源能如此广泛。我看咱们大陆最强大的国航也不过如此,而且我们还有许多政策不允许的地方,要保住目前的地位很难很坚苦,李总,你要多努力啊!」

局长心里说,这是咱们要面子,否则怎么能和华航目前相比,除了人员数量和空姐质量外,早就落后了,胡总这次给我们展示他曾经领导过企业的强大,意思我清楚,我可以适当显示一下我偏向你的态度,但在李总后台垮之前,平衡依然是目前最好的策略。

胡总不待李总回答。接着说,「华航发展的经验有些我们可以借鉴,有些还得深入,转化为我们的东西才能发挥作用。我相信,这次考察只是开了个头,华航并没有将它们发展腾飞的东西全给了我们,以后可能还要多次来考察。」

吴局长:「李总,作为国航的带头人,不能松懈,以后多和胡总沟通,多多支持,作为试点企业,全系统都看着我们,一定要团结协作。」

李总一直点着头,很有感悟的样子,心里深不以为然,老家伙,被收买了吧,说话都开始偏了。华航的发展有什么,还不是有信用,所以才有市场,连拉皮条这种活动大陆人都做不了,买和卖的都要跑到台湾来交易,还不就是信用的问题。

你不就是喜欢空姐吗,我一定基于国航空姐的优质资源,给以打造一个让你瞠目结舌的平台出来,到时就盼着你直接精尽人亡。

其实李总一点也不了解局长,局长还是有一定的原则,所以上层才放他来主持国航转型的工作,而且自从局长认识陈菲后,已经渐渐有变成宅男的趋势了,这次的疯狂连局长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李总:「局长放心,我们公司将以这次考察为起点,以局长的指示为宗旨,集公司全力,做好试点工作,探索全新的工作模式,一定将一个崭新的国航呈现在领导面前,在国人面前。」

局长觉得经过考察,李总认识还到位,他会认真总结华航为何发展腾飞的经验,自己还是要给他时间去展示,毕竟他的后台也不弱。不知道胡总为什么这样急。

李总倒时认真总结经验了,只不过他总结的是那晚下榻山庄的经验,而不是华航真正腾飞的经验。

局长解决了两下属之间的问题,陈菲的影子又浮了上来。为什么表演中会有一个与她极为相似的演员,此时陈菲她在干什么?

局长拨通了女儿吴润濨的电话:「囡囡,还在上课吗?爸爸考察很辛苦,过几天就要回来了,想给你们买点东西。你喜欢什么我倒是清楚,陈菲的我还没拿定主意。这几天,你见过她吗?」

局长侧面了解着。

局长:「什么我心中只有她,啊,你们一直在一起,好好好,按你的吩咐,什么考验我讨女人喜欢的水平!」

局长心理舒畅,知道陈菲还安全的呆在国内,心中那个被捆虐的陈菲形象又冒了出来,又有点鸡动。

另一边,李总也在安排着他回北京后的工作。

李总:「陈芳吗,我是李总,明天到京后,我将直接与国资委的屈司长商谈工作,你直接在在机场旁边红枫酒店定一个包间,这是正式场合,你一定要注意着装。届时我直接带客人过来。」

听着陈芳温柔的声音,昨天才被榨干的身体又有点鸡动起来。

第二天,在上午签定了两公司间的战略合作协议后,考察组的成员拒绝了华航方面的盛情挽留,匆匆忙忙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局长倒没什么,他和陈菲的关系女儿也知道点,一点都不反对,两人见面,守着原来的约定,也只能用成熟的肉体互相撕磨着,倾诉着分别几日,如隔三秋的思念,只是局长眼里的她更有魅力了。

李总到机场后,约了几个朋友就到了酒店包房。几天不见,陈芳更加的清纯秀丽,一身裁减合身的国航职业装,将她完美的身体展现出来,粉红的俏脸,双飞的脸颊,如水的眼神,不止让胡总突然涌现一种别样的情愫,更让那几个朋友言形毕露,一个个见多识广的大灰狼全都变成害羞的小白兔。

李总:「芳芳,过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些都是我的哥们!嘿,看什么呢,她可是你们未来的嫂子。」

李总终于试探着说出来了,以前的很多女人都是被他用这招而成为他的胯下之物的。其实李总并不是单身,他还有一个合法的妻子呢。

陈芳:「啊,李总,什么,不要听他乱说,我只是他的秘书!」

陈芳反驳着,脸羞涩无比,更象此地无银三百两,这种清纯让所有男人动心。

饭局结束后,朋友们一个个离去时,纷纷一付打抱不平的要李总从此收心,重新做人,决不能让嫂子受委曲。

朋友走后,李总突然从后抱住陈芳!揉搓着陈芳胸前的饱满,他以为这样就可以将这个女孩收入胯下,多么女孩等着他李总的临幸呢!

然而,让他吃惊的是,陈芳真正的拒绝了他,而且不是那种矜持或要考虑考虑诸如此类的回答。她说除非李总经过认真的考虑,而且要与其他女人断绝关系,在正式场合提出,她才会考虑。

李总想用强,因为陈芳那娇美的肉体和青春活力实在让他受不了,但当看到陈芳的坚定清澈眼神时,却只得无奈的投降。心中暗想,为了你牺牲整片森林,这是我的风格吗?我们熬着看,看谁投降。

然后,李总就薄酒的离去了,反正喜欢他的女人多得很,只是不知那个女人会成为他考察回来施展新收获经验的对象,然而,李总整晚的发泄,并没有认他从身下的女人身上闻到那独特的味道和青春朝气,离开了,而且已经和其他女人上床了,怎么那股独特的气息还在心间撩拨着,难道他真的爱上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