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50章

网络2018-12-06 11:49:1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接着加入呐喊并拚命挺动下身喷射的是赵副总,他在贯穿丽莎之后就失去了控制,只知道一下比一下深的冲击着丽莎子宫里的嫩肉,紧紧拉住完美配合的腰臀一下比一下重的干着,在将近15分钟时,这个有着完美曲线的模特女孩终于用她娇嫩的花房承受了赵副总滚烫精液的喷射,越来越敏感的身体也迎来高潮。

霍父亲和慕容哥哥一开始就作好持久作战的准备,正轻一下重一下的干着胡茹茹和李楠楠,反复的抽出又插入,内心忍受着女孩肉体内的强烈收缩和湿热嫩肉的折磨,外面更不敢多看一眼随着自己抽插而晃动着的肉体,最后只好闭上眼睛,然而她们身体被贯穿时发出的娇哼和身体的芬芳和女性汗味随着抽插的却无孔不入的向自己袭来,最后只好坚定信心并减轻抽插速度。

其他两个特别代表,在一开始被激情所带动并冲动了几下,然而身体能力的下降和年龄的加大使他们不敢再作尝试。反而静下心来为蒋雪梅和吴润濨手口并用的口交起来,他们经验丰富,一下就找到了女孩的弱点,特别是蒋雪梅,他们简直就是她的天敌一样,至20分钟的时候,已经几次高潮了,此时正忍受着喷尿的感觉,正痛苦的蠕动着,吴润濨也好不到那里,她的高潮和失禁也不远了。

看着李副总和赵副总败下来,而其他4 位又悄悄的埋头苦干,秦副总和马副总义气风发,以为他们都不是对手,开始暗暗的较起劲来。两人开始大开大合的干起徐婉莉和孙冰来,两个女孩都是熟透的女人,已经各来了一次高潮,花蕊里温热润滑,操干起来舒爽之极,两人都在比着谁干的力度大,谁插入的深,谁操的女人叫声惨,谁打的臀部声响。应该说两人的水平相差无已,但秦副总干的是赵副总的侄女,相对气定神闲,然而马副总操的却是自己亲儿媳的妹妹,那个有着身体异香的女孩,房丽的二女儿,从精神上就比较亢奋。随着两人不断的将女孩推向高潮,两人也慢慢进入了垂死挣扎的地步,凭着春药的支撑,两人都将身下的女孩干了超过45分钟,足以展现大老爷们的风采了,看着她们在胯下嗷嗷叫唤,身体一阵阵的抽搐,黑幕外面已经支撑不住,完全靠捆绑的东西撑着。

秦副总用一轮近二十次的连续劈杀,向马副总发出了挑战,然而马副总却无法再应战了,他的大鸡巴正陷于孙冰的泥沼中无法自拨,孙冰蠕动的嫩肉绞缠着马副总突然粗壮和深入的大鸡巴,只觉得它顶着最里端酸酸的穴心,舒服极了,根本不愿大鸡巴退出去,孙冰的臀部朝后挺着,以便马副总插得更深。终于马副总和孙冰都突然紧紧的顶在一起,痛快的迎接着各自的高潮,马副总也如愿的将她蓄积几个小时的精液通通喷射进孙冰第一次盛放男人精液的子宫里,那种滚烫的感觉让孙冰发出了长长的娇吟。

秦副总也到了关键时候,徐婉莉这个女研究生闷骚的表情再一次被撕去,那些不断袭来的高潮使得她不断强烈收缩着套在秦副总肉棒上的花径,让秦副总酸爽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就在马副总落败后不超过一分钟的时间,秦副总也和徐婉莉紧紧的顶在一起,痛快的往徐婉莉女研究生的花蕊里志得意满的发泄起来,瞬间就将她的花房灌得满满的,要说她也真可怜,从破身起已经过去了好多个小时,闷骚的面具不断被撕去,然而敏感的身体、干沽的土地才第一次盼到男人的浇灌,同样那种滚烫和喷射的感觉让她心醉,这就是性爱的快乐,那怕是在如此艰难和屈辱的姿势下,那怕是赵副总平时总叮咛自己不要轻易搭理的秦副总喷射的精液。

秦副总喷射完后,从高潮醒来,才发现战斗并没有结束,其他四个依然在战斗着。特别是霍父亲和慕容哥哥,依然在不紧不慢的操干着,但胡茹茹和李楠楠也迎来过高潮了,而蒋雪梅和吴润濨则在承受着耐难的折磨,特别是蒋雪梅一次次折磨和玩弄让她几近崩溃,浑身的水几乎都老同志吸光了,已经是快昏迷了,然而这种快感与胡总操干时那种体内缠绵着一根深深抵住内心的肉棒不同,那种充实感让人安心,而这种则让人羞愧。吴润濨则不同,这个高个子,更倾向于品尝她的身体,他吸遍了她的腰、臀、腿、脚、指,当然包括大腿中间最鲜嫩的部分,那些快乐让吴润濨根本无法抗拒,偶尔他也贯穿她几次,在她高潮的时候也用粗粗的肉棒抵住身体里最抽搐的地方,但过后就抽出再吸光她的蜜汁。就在她俩以为就要这样永恒下去的时候,吃饱喝足的他们终于结束了这慢慢长的折磨,不打招呼的离去了。

就在他俩离去后,霍爸爸和慕容哥哥看到再无对手,没有其他选择,只好对决起来。两人采用同样的抽插方式,没有借助春药,大部分都是闭着眼睛操到如今,已经超水平发挥了。慕容哥哥想自己以前操曾经的女友时从没超过半小时候,如今面对这样一个自己最喜欢的满含青春朝气、身材优美的女孩自己却超过50分钟,不得不说为了妹妹自己忍受了多么折磨,楠楠多么狭长花径对他肉棒的任意吸吮收缩而不敢反抗的折磨,如今任务基本完成,终于可以品尝身下的女孩了。

霍爸爸也是一样的想法,只是他不敢大力抽插,那个被他抽插着的女孩比之前更加动人了,那圆圆的屁股、火热的通道不断的灸烤着他的神经。然而当只剩最后两人时,神经终于松懈下来,斗志减弱,顿时女孩的肉香味和抽插的舒爽迅速的击溃了他的神经,老同志瞬间面临崩溃,霍爸爸感觉到似乎操身下的闺女近一个小时了,她几乎还没真正高潮过,一种责任油然而生,那怕挣扎着也要给她一次高潮,其实刚才霍爸爸感觉舒爽、控制减弱就是胡茹茹高潮即将来临的征状,而此时霍爸爸突然加强攻势,正所谓一拍即合,顿时汁液四溅的垂死博杀开始了,胡茹茹看不到操她的是什么人,只是感觉他一到关键时候就不动,次次如此,简直要被逗疯了,此时看到他主力全出,立刻迎战上去,然而霍爸爸耐不住砍杀,一会功夫就败了下来,胡茹茹只好追杀过去,终于霍爸爸来不及逃避,精液沽沽的喷射进胡茹茹幽深的花径,滚烫着流进花房里,胡茹茹也得到了近一个小时的首次高潮,任由身体痛快的抽搐、颤抖着,这种醉人的情景让霍爸爸忘了精液射入女孩可能带来的结果,呆呆的欣赏着这优美的画面。

与此同时,原本想大展拳脚的慕容哥哥在连续的大开大会的抽插后,在楠楠那起起伏伏峰峦叠嶂的阴肉包缠下,在她雄厚的基础条件支撑下,宁哥哥支撑不了几下的绞杀就迅速的溃败下来,速度之快和霍爸爸有得一比,楠楠也是找了很长时间才觅到这样的战机的。终于楠楠迎来了自己的高潮,而慕容哥哥也没能及时拨出那根正猛烈喷射精液的肉棒,好在慕容哥哥在喷射时表现还不错,滚烫的精液喷射进楠楠身体的最深处,深深的浇灌着那些抽搐、酸胀的阴肉,也舒服享受着楠楠喷淋的热水浴。

至此,这轮操干结束。下面要进行的是由亲人对女孩的操干,由于胡茹茹、桐桐和吴润濨的父亲不在,她们三人无法享受这种呵护,马副总选择了亲女儿马丽莎,因此孙冰也提前结束这轮活动,她们四人将回到包房提前开展下面由选中代表操干的活动。

当周涛告诉代表们已经有四个女孩回到包房,代表操干活动即时开启的时候,那些获得资格的代表洪亮的唱着歌斗志昂扬的去兑现他们的权利了。而剩下的代表则还得留下来为四位老总加油,尽管痛苦,但从前面观察到女孩高潮时的情况也是一种美的欣赏。

周涛:“代表们,看了这么长的时间,是不是很着急啊,大家不要着急,胡总很快就会带着丰盛的成果来犒劳大家的,大家一定要挺住,看到自己心仪的女孩在其他男人的身下高潮着,作为男人都是痛苦和诱惑并存的,但决不能喷射,否则当任何机会出现时,都与你无关。”

当周涛再次宣布活动开始时,代表们依然为他们心仪的女孩叫喊着,加油着。

这次四个女孩就变成面朝上的姿势,长长的秀发垂下,代表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却能从女孩剧烈摇晃的秀发和波动的双乳感受得到。

秦副总此时已经深深抽入了蒋雪梅体内,这个几乎被抽干水分的女孩被摊开狠狠贯穿时,那种期待已久的充实感让复杂的泪水立刻涌了出来,双腿条件反射似紧紧圈子住深深干进她体内的秦副总。由于女孩清楚的知道按照规则,此时操干她的就是秦副总,名义上自己应该算是他的侄女,在这种情况下至少自己应该表达得淑女一些,然而此前那个神秘老头子经验丰富的变态折磨下,已经临近崩溃,身体极为敏感,她终于发现原来蒋婉姑姑有这么一个大鸡巴老公啊,此时她已经完全被这根东西所控制,感觉它似乎无所不能,自己禁区里所有的空间都向它开放着,受到着它的关爱,那种让她颤抖的关爱。然而,居高临下的秦总却并没这任何关爱的意思,他需要的只是痛快的发泄和享用,此时他正极其凶狠但却极其舒服的大力抽插着,前人裁树后人乘凉,每一次的插入肉棒品尝着她体内极其敏感的鲜嫩都会引来这个刚上高三女孩的蜜汁,那种身体控制不住的反应、那种即将接近崩溃的表情,让秦副总的大男子本色表露无遗,操这个自己早就心动而不能行动的侄女机会是不会很多的,无论如何向她展示自己强壮的力量是非常有必要的,再经刚才已经发现她的珍贵的花房里并没有男人的精液,这种连续给两人女孩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让他显得更加意气风发,精神上的愉悦促进实际工作,秦副总知道这次操干也许将带给她终生难忘的记忆。

李副总和马副总干的是亲女儿,从精神享受上这不是秦副总操侄女可以替代的,那种激动和复杂的心情他人难以理解。马副总看着赵副总此前才满满灌入马丽莎花房精液的斑斑痕迹,没有得到女儿第一次浇灌的权利,尽管心中有遗憾,但没有任何的厌恶,就算再不完美,有那个父亲会觉得自己的女儿不完美、不漂亮呢。马副总用丽莎感觉不到的动作清理着那些痕迹,温柔深情的抚摸、亲吻着她的全身,丽莎也知道那是她的父亲,从小就是在爸爸的温情中长大,爸爸的胡须、有力的臂膀、粗糙的手掌和宽大强壮的胸膛和淡淡烟草味的呼吸再熟悉不过了,从她胸脯开始有包包隆起后就没让爸爸认真拥抱过了,如今再体会到这种感觉时竟然会是在两人都赤裸裸的情况下,只是爸爸的鸡巴竟然如此强壮,触碰在她的大腿内侧如此舒服,她依然是他的宝贝,他甚至连她小巧细致的菊花都吸吮了,感觉到父亲深情的丽莎终于有点明白胡茹茹表白时的情感,也明白自己此时能带给的是什么,她慢慢的向马副总挺动着丰满的包子穴,伸开超模的修长双腿把马副总圈住慢慢的勾到自己大腿中间,然后挺动自己的下身去摩擦马副总那热气腾腾的坚硬肉棒,有几次挺动差点让肉棒滑进幽深里,如果可以说话,她一定求爸爸干她。马副总终于忍受不住,紧紧的抓住丽莎似乎随时都会扭断的纤腰,迎着自己的肉棒,狠狠的贯穿进去,两人对这一刻是如此期待,销魂的叫声中真实的感觉着带给自己欢乐的对方器官的存在,那怕一下很轻的动作似乎都能带给无穷的欢乐,马副总狠狠的干着丽莎,又何尝不是丽莎在狠狠的套着马副总,两人的天地如此欢乐,以致忘了周围的存在,丽莎忘了黑幕外正紧按她身体兴奋品尝着秀脸、耳垂、脖颈、乳房的代表,而马副总也忘了李副总正在狠命的贯穿着他的宝贝李楠楠,忘了赵副总也在深刻的关照着妹妹家的研究生徐婉莉。

四对男女都忘了其他的存在,只是拼命的用自己的性器官去攻击着对方。只有那些周围的那些人无法忽视他们的存在,包括周涛,让她对性的感觉从没有如此美好过。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就即将一小时了,女孩相互攀比的叫声中终于透露出崩溃的迹象,四位老总也从专注的抽插中开始互相观察起来,如果没有第一次的喷射,如果不是黑幕的分隔,他们不可能持续这么长美好的时光,他们也不一定会如此大力的一次次贯穿他们可爱的女孩,似乎是意识到盛宴即将结束而无比留恋一样,在现实社会里,还会有实现梦想的机会吗?尽管依依不舍,但每次突破女孩阵地时那肉褶的紧缩和压力越来越大,四位老总似乎象作了约定一样,同时在女孩抛开一切的叫声中发起了最后的总攻。进攻的号角此起彼伏,发起的冲锋义无反顾,激烈的白刃战随处可见,投入的兵力空前绝后,一次次的冲锋,一次次的炮击,一次次的白刃战,一次次的同归于尽,惨烈的战斗发生在四位老总不同的阵地上。

终于,赵副总与徐婉莉,李副总与李楠楠,马副总与马丽莎喘着粗气紧紧的痉挛在一起,只有那沽沽的滚烫的精液在他们之间流淌,随着喷射的开始,黑幕也及时的消失了。这一次,秦副总又略胜一筹,在所有代表前面,义气风发,但没人注视他将蒋雪梅干得哭泣的刚猛抽插,他是如此的格格不入,所有的代表全都注视着那三对上身紧紧相拥,两口紧紧相吻,而下身还在收缩喷射的动人情况。

马丽莎轻轻的在爸爸耳朵边:“爸爸,你的鸡巴真长,我从没发现你屁股如此结实,以后,我那里永远给你留个包间。”

李副总也在楠楠耳边轻轻说:“楠楠,你那里真历害,爸爸我都动不了,以后女婿一定要比我好才行。”

楠楠热泪流了下来,更紧紧的将李副总缠紧,让那根鸡巴更深入。

终于秦副总也摊在徐婉莉身上结束了,徐婉莉的禁区里也终于将来了久违的浇灌,只是与其他三对紧紧相拥不同,秦副总是紧紧按住徐婉莉在畅快的喷射着,他在享受着今天往第二个未被精液污染的女孩身体里灌入着滚烫的精液,体会着她波澜起伏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