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49章

网络2018-12-06 11:48:3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尽管胡总抓紧时间,七个处女的开苞,还是花费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已经临近下午7 时了,代表们补充了营养都等着作最后的发泄,工作人员进来暗示了几次,最后还是吴夫人进来解决了问题,可以想见,最后一个处女将会花掉胡总无法预知的时间。只好提前将其他女孩送到包房去补充营养,作简单休息,然后准备在8 时开始后面的活动。离开时,吴夫人要7 个女孩不要紧张,胡总这一关都过来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反而要主动向大家展示你们的特色,让他们在使用的时候看到你们学生、老总女儿和气质高贵的特质,让他们在你们身上实现一生中难得的梦想。

最后当整个待春阁安静下来时,胡总终于只剩最后一个处女了,那是由他和爱妻共同制造的,那是一个象极了妻子的女儿,这就是他的宝贝女儿胡茹茹。如果,没有她的表白,此时也许正痛快的在其他女孩身上蹂躏着她们肉体,如果没有她的表白,胡总永远都不会明白自己内心竟然会有强烈的恋女欲望,也许将来还会为她的终身大事着急,甚至屁颠屁颠为那个合法操干茹茹的女婿创造很好的条件,提供着优良的食品,而今,一切都不同了,让那些关于女婿的想法见鬼去吧,茹茹内心只有我。其实,隐隐的,胡总也知道这是妻子离去后精神一直找不到寄托的症状,也许,这就是治愈自己的良药,也许任何事都会有好结果的。而眼前,胡总,别无选择,他是胡茹茹的父亲,他得去实现她的愿望。然后,胡总把那个他认为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甚至比妻子还要漂亮的女孩抱起来,亲吻了一下她秀洁的额头,在女孩的紧紧相拥下走进了一间叫作醉红室的屋子(本书第一次略过,读者自己去想象了)二个半小时后。国航年会在适当休息后,又在全体代表更大的期待中重新开启了,年会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在周涛的主持下,一波波的高潮迭起,意外惊喜层出不穷。

首先最让人期待的就是在舞台上进行的对8 个女孩操干。代表们依然还记得此前进行的对她们操干进行选拔时的情景。那时,她们还是一个个的女孩,她们被捆成屈辱的姿势供代表们选择,如今真正经过了男人的使用,接受了男人真正意义的肉棒攻击之后,会有些什么变化呢?在大屏幕上女孩依然被捆成屈辱的姿势,只是她们已经明白了自己特殊的身份,明白了为了公司所有的人都作了巨大的牺牲,因此自觉的按照吴夫人的要求,用她们那刚沾雨露、不堪云雨的肉体摆成了屈辱的姿势,一切都还保留着胡总给她们破身时的原状,那第一次接受男人贯穿却蜜汁涌出的娇嫩花蕊,那高高蹶起原本雪白丰腴此时却在其上点缀着展现开苞者尽情驰骋和摧残后的红白相间遗留物,那原本笔直健美的双腿此时却在用不堪的微微颤抖和上面流过的蜜汁痕迹向代表们展示着曾经以她为着力点的战斗是如将这块土地的主人带入怎样的状态而让那些遗留物如此触目惊心的,还有那揉搓过的双乳,还有那凌乱秀发沾湿在其上的玉背,还有那娇羞惊慌的表情,还有……这一切在让代表们感受到那刚发生过战斗的硝烟余烬时,更增强了男儿当奋勇杀敌的雄心壮志,当杀得她们丢盔弃甲。

尽管接下来要操干她们的不是自己,但所有代表的鸡巴全都竖了起来。

周涛:“她们中有2 个承受了胡总的雨露,还有6 个将在这次操干中真正被注入男人的精液,上面有自己的亲人、其他老总或4 个不知道的男人,不知道谁将最终成功的往她们洁净的身体深处灌入自己的精液并荣耀的成为这些天仙般美丽的女人的真正第一次。”

代表们以为经过胡总后,她们应该个个都被喂得饱饱的了,怎么还有6 个只被干了,却还未喂饱,下面一下就骚动起来。

周涛:“女孩是可以重新改变规则的,但经过认真讨论,她们认为既然已经融入了公司就要维护公司制定的规则,那怕是世上最丑陋低贱甚至是日本人她们也认了。这是多么高尚的觉悟啊!”

周涛:“先进行的操干是由8 位女孩抽签决定的,其中有秦副总、李副总、马副总、赵副总,二位特殊嘉宾,二位特殊代表。现在请工作人员将女孩推到舞台前面、放下黑幕,选中她们的代表将在黑幕后对她们进行操干,紫色代表可以上台与女孩接吻,抚弄吸吮双乳。上次几位老总们互操妻子时,大家没看到,有些代表提了意见,说老总们的妻子大家也想干,但受规则所限,只有部分人能实现,但看着她们被其他老总互操也能得到部分满足。这次你们应该满足了吧!”

顿时,紫色代表们一下就窜上了台。有些已经获得稍后操干资格的,立刻就选取了其他女孩捧着她们还带有泪痕的脸狠狠的亲吻起来,与在下面观看不同的多,在自己手掌里的少女的体香和不安的喘息声让一切都如此真实,有些年纪大代表用双手捧着那些青春的如同自己女儿一般的娇娇玉乳或吸吮或揉搓起来。

随着黑幕的垂下,8 个雪白形状优美的年轻臀部展现在黑幕的背景里,象8朵盛开的花,洁白细腻,让操干她们的选手们不能自己,如同被挑逗的公牛一样几乎是冲到各自号码女孩的后面,站在她们分开的双腿间,重重的闻着混合了种种体液的浓郁女性体香,感受着她们臀部花蕊内外的温度和湿热,更刺激他们的是她们那刚破身不久雨露未散依然还很生涩的反应和身体的本能微颤,急不可耐的调整好位置,用弹跳的大鸡巴或拍打着逃避着的臀部或顺着两片臀肉的中间位置来回比划着做着只待周涛一声令下就大力贯穿的准备。

四个公司老总对这个女孩的了解比其他人多,只从黑幕后那蹶起的臀部和双腿的长度,就能猜出她们是谁。两位特殊嘉宾是公司去年成绩较好却为了开好年会作了很大奉献的霍青霞的47岁的父亲和慕容蓉的29岁的哥哥,他们根本无法想象今生还会有如此的幸福,另两位是更特殊的人物,带着面罩,似乎怕别人认出他们。

秦副总站在徐婉莉成熟的臀部后面,用粗糙的双手揉捏着臀部间那片沼泽地,那小巧的菊花让她着迷,可惜啊,实际他是所有老总里面干女人最多的,他一直借助权势祸害着周围的各种良家妻女,只是在胡总到来后可以操到更高级的女人后才有所收敛,然而当今天面对这几个清纯女孩时又沟起了曾经的快乐岁月,那种曾经熟悉的氛围让他充满了嗜血的味道,他粗大的鸡巴已经控制不住的部分进入了通道,跃跃欲试着面对这个赵副总妹妹家的女儿,这个昨天到今天两干自己老婆蒋婉仇人妹妹的女儿,他将毫不客气的加以报复,还有下一次即将操干的蒋婉哥哥家的女儿,那曾是自己只能心动不能行动的女人,他看着她从初一一步步发育成亭亭玉立少女,感谢她忙于学习没将成熟的肉体给浪费掉,感谢上天给她这个机会,我一定不辜负上天的期盼,我一定让她们在我胯下哭着接受我的惩罚,我一定要把补充的高级营养和药物全部注入到她们体内。

李副总站在李若桐的后面也是满怀感慨。这是自己亲哥哥家留下来的两个女儿之一,哥哥走了,照顾好她们是自己的责任,只是想不到自己会要作这样深入的照顾,桐桐正处于发育的过程中,哥哥走后自己事很多,整个家族的事都得自己扛,压力一直很大,随时都有调整工作的可能,年会之前一直没有怎么放松过,一直没空留意她们变化,真是女大十八变,那屁股、那鼓鼓隆起的乳部、那急剧变嫩变白的肌肤,真象嫂子年轻时的样子,今天自己的鸡巴怎么这么雄壮,难道自己真的需要在桐桐的身体里尽情的发泄;而楠楠则与桐桐不同,自己一直看着她长大,她从小就体质好、身材好,自己也从没想过父女乱伦的事,只是今天当这种诱惑摆在自己面前时却发现根本无法抗拒,前段时间父女间闹别扭,楠楠对不起,爸爸过一会好好爱你,年会结束后你肯定知道爸爸干过你。李副总感到鸡巴更坚硬了,从没有如此茁壮过。他手握鸡巴在桐桐那蹶起的臀部间耐心的寻找着通道,直到桐桐都开始有晶水流出才将炮管搭上了炮台。

马副总站在孙冰的后面。孙冰是自己的儿媳孙晴的妹妹,一样的娇艳美丽,身体比孙晴稍丰满些,但却有时会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自己曾经问过孙晴,她说妹妹从小就如此,小时候她以为不好还拚命找方法想去掉呢,她真正的好友不多,那个女人会和一个让自己作陪衬或让自己男友好奇的女人作朋友啊。当初马副总操孙晴一是因为她是房丽的女儿,那丝心动击破了他,二是借机提供儿子发展经费,而如今想要操孙冰则纯是因为她的美丽和对她身体奇香探秘的原因了,尽管她也是房丽的闺女,但上次三天三夜在孙晴身上的发泄后已经解了他的心结。

马副总必竟还是一个在事业上有追求的男人。女儿马丽莎,其实是马副总心头肉,但也是心上的痛,那个父亲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平平安安,但她非要去学模特,尽管从内心讲马副总也认为女儿确实是做模特的料,随便穿什么,随便摆什么姿势,优雅自成,顾盼生辉,自己也干过几个名模,她们身材与气质根本无法与丽莎相比,但这条路要付出的太多,太艰辛,要成功更离不开男人的浇灌,这让马副总极为心痛,其他做模特的是为了改变命运,然而她追求什么,难道真是为了崇高的事业,如果真如此那就让父亲为她的成功、为她增加对男人的理解再出点力吧!

想到此,马副总忽然感觉到自己的鸡巴是如此的强壮,脑海中又出现了刚才看到的丽莎破身后的诱人情景,马副总四处寻找丽莎的身影,却看到了丽莎优美健康圆润但绝不肥腻的臀部在赵副总的掌控之中挣扎着,似乎想要摆脱那只侵入丽莎花径的魔爪,马副总一下就着急起来,恨恨的盯着赵副总直到他发现他的愤怒。

一下心情失落的马副总狠狠的将自己坚挺的鸡巴对准孙冰熟透的圆圆的屁股中间的肉缝暴燥的插了进去,差点一下贯穿,引起孙冰的一阵颤抖,前面正在玩弄孙冰的代表看到她一下紧咬的嘴唇和跃跃欲出的泪花,马上配合着对那双饱满的乳房大力揉搓起来。马副总赶紧往后撤了撤,来到洞口待命。

赵副总站在马丽莎的后面。刚才马副总的那一阵狠眼,让赵副总吃惊,尽管平时两人相交不错,都是公司里积极推动工作的主力,但这是在年会啊,又不是日常工作中我跑到你家去操丽莎。他的心情我理解,但面对丽莎我怎么控制得住啊,这是比谭晶还要优秀的模特身材,丽莎曾多次到家里向谭晶请教模特技巧,看着她俩在家里穿着紧身衣扭来扭去样子,闻着她们的体香和强烈的女人汗味,赵副总每次都感觉受不了,谭晶后来也向赵副总说过,丽莎缺乏的是男人真正的浇灌、缺乏对男人真正的理解,这话让赵副总凭空产生了许多联想,想不到今天会天赐良缘,刚才他用手指去触摸,兴奋的发现里面没有男人的精液,也就是说自己将在某种意义上成为她的第一个男人,在她增加对男人的理解中占有重要地位。徐婉莉是妹妹家的娇傲,家里的第一个研究生让她们觉得一生的辛苦终有回报,多次拜托赵副总关照,赵副总也想让她学成后到国航作吴霞的助手,想不到却要提前关照了,看着秦副总对着徐婉莉那熟透的肥臀时那得意的样子,内向的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要期望他放过她,唯一的期望就是希望秦副总没有选择对蒋雪梅内射而让她逃过被注入秦副总精液的一却。也许吧,不管了,赵副总想着想着,鸡巴却又向丽莎那最优美的臀部靠近,曲线是如此的优美,臀肉是如此的细腻,腰肢是如此的柔细,双手握在上面控制住很有一种掌控丽莎命运的自豪感,鸡巴挺进肉穴,整装待发,届时一个回拉、一个前插,用这样的贯穿动作,让她知道什么是男人。

霍青霞的父亲站在胡茹茹的后面。并不是几位副总不喜欢胡茹茹,不想干她,而是因为胡总关系,只有忍痛割爱选择何况其他女孩。只是霍父亲根本没想到,都已经47岁了,竟然还有这种品尝美少女的机会。然而,他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当初只是女儿公司通知自己来,说是公司有福利,并没说什么,面前这么多漂亮的臀部和挂在那里的美丽小夹桃,让自己因生活而耗尽的活力一下又点燃了,面前这些曲线玲珑的玉体都不可能是青霞的,没看过但也肯定青霞的比她们成熟,难道她也象这些女人一样在其他地方,跪在其他男人前面要接受他们的抽插,难道她犯错了。算了,面前这具肉体,干不干得先观察,射是肯定不能射,自己贫穷人家,不要害了孩子家的前途,也许如此他们也会放过青霞的。霍父亲打定了主意,然而挺立的鸡巴还是自己找到了位置,并在茹茹那鲜嫩、狭窄的通道中极力忍住浑身的舒畅找到位置停了下来。也许是命中注定,胡总操了他女儿,他也操到胡总的女儿。

慕容哥哥站在李楠楠的后面。他和霍父亲的想法一致,但年轻人的顾虑就少多了,除了不能射之外,他可是想有所作为的,眼前的肉体一看就是个热爱运动、朝气勃勃的女孩,自己与妹妹相依为命,一直未结婚,虽然也干过几个女孩,处过对象,妹妹一直不同意,她们也根本无法与眼前的这个女孩相比,真想看看她长什么样子啊,妹妹一直说到了国航工作一定会给他介绍一个既贤惠又漂亮的嫂子的,想到此,宁哥哥心理非常舒服,仿佛又看到了妹妹脸上的小酒窝,随即又担心起妹妹来,只是担心归担心,年轻人那根强壮的鸡巴却毫无退缩的迹象,一直埋伏在李楠楠的臀部间的森林里与她打着游击。其实慕容蓉是知道这个活动的,她叫哥哥来就是叫哥哥来品尝这难得的美女玉体的特殊代表一高一矮的站在蒋雪梅和吴润濨. 说高是跟那个矮代表相比,高的也不会高过吴润濨. 他们拥有别人难以企及的权势,相互之间也防备,对于女人他们只是在百忙之中才享用一下,而且要求极高,在台湾华航的时候他们就出现过,他们对于国航未来对日本贵族航空的攻略很有帮助,他们是下更大盘棋的人,现在的胡总也得低头。常人无法去理解他们,他们运筹帷幄、勾心斗角,当无人的时候也许他们会为寻回逝去的青春而采用一切暴虐手段,消费高素质女人的肉体、痛苦和污辱来换回自己的记忆,面对公众的时候他们谈笑风生、和蔼敬人、忧国忧民,大谈精神文明建设。

今天这种有人的情况会怎么做呢,谁知道呢,据说吴润濨的母亲当年曾在高个代表的单位待过,据说蒋雪梅可是会喷尿的年轻女孩啊,反正他们不会射进去的,因为他们不会让高贵的精液流入这些贱民的体内或给其他人流下证据的,精液可是能查出许多隐私的,包括一个人的健康、疾病、弱点等等。如果不是因为时间紧急,马上有要事赶往日本,才曲尊大驾和其他人一起玩享的。

当一切都就绪后,周涛知道再也不能拖延了。

周涛:“各位等不及的老大,这可是在操干女孩,不是在比赛啊,怎么互相之间怒眼相向!把精力都放在怎么享用这几个刚从女孩变成女人的肉体上面。不要顾忌她们不堪操干,不要顾忌别人,他们会毫不留情的干你的亲人的。你的任务是把眼前的女孩干好了。”

周涛一说,霍父亲和慕容哥哥一下就着急了,什么比赛,别人会干自己的亲人,任务是干好前面的女人,什么比赛,一片混乱,即担心着别人也在干着自己的青霞或蓉蓉,又坚定了信心一定要赢得比赛。

当周涛终于开了发令枪时,选手们纷纷干了出去,顿时舞台上响起了女孩们被贯穿的声音和凄沥的惨叫声,台下的代表们看着自己心仪的女孩终于被干了,看着她们耸动的身体、飘荡的秀发和揺晃的玉乳,纷纷套动着自己的鸡巴,喊着自己女孩的名字,大声说着我爱你为她加油,场面如此混乱,大家以为这是一场百米赛,一开始就热情澎湃,却不知道这是一场万米障碍跑。

黑幕后面亲自操干的选手们,此时一点不轻松,在毫不怜惜的大力贯进女孩的花蕊之后,那种身体的剧烈收缩和惨叫让自己鸡巴更加昂扬、义气更加风发,看着自己的阴茎一次次没入那一个个自己早就想得手的女孩蹶起的花蕊里,听着肉体激烈相撞的声音,特别是四个副总,梦想得以实现,竞豪气的高吼起来,如同有时大仇得报的疯狂。

然而,这种状况并不能持久,她们不是熟透的女人,她们只是刚破身的女孩,那种花径的狭长,阴道的超强收缩和压力,那种痛苦的表情、泪汪汪的让人怜惜的惨状,都会加速着选手的精神分配。

时间不到10分钟,李副总就在桐桐的连续高潮中喷射出来,白浊的精液洒满了桐桐小小的禁地。李副总感觉到营养是补够了但春药却没起作用,实际却是环境让他们难已自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