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48章

网络2018-12-06 11:43:5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胡总:“先让她休息一下,我相信接下来她要承受的几个代表都不会超过我的强度,下面该谁来。”

众女还在感叹的时候,胡总的突然发问让她们一阵惊慌,纷纷扭过身去羞红着脸不作答。

胡总:“如果,不说,就我来决定。你们希望我还要刚才那种方式,还是用温柔的方式,到时随你们!”

胡总一把扯过惊叫着想逃跑而摔倒在地的孙冰的脚。

胡总:“但让你们体验到从女孩变成女人时的痛苦却是我必须做到的。这次为了抓紧时间,我不会象刚才一样慢慢展示性爱的魅力,而是直接将你们每一个一次性的从开苞直接持续不断的干到哭泣,干到高潮,外面还有许多的代表期盼着品尝你们的肉体,希望着从你们身上汲取前进的力量,只有他们才使你们的奉献更有价值,只有每个人都奉献了,国家才有希望。”

胡总将孙冰拖进了待春阁里的碎花室,直接将孙冰捆绑成此前徐婉莉破身的姿势,固定住头部,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准备,就在孙冰浑身紧张、绷直的身体上强硬的捌开大腿将她从女孩变成了女人。在外面的女孩再一次的听到了女孩被宰杀的哭泣声,然而却没有第一次的惊慌了。20分钟过去后,孙冰在同样经历了痛苦后迎来了一个个源于身体深处的体现女人被操干功能的欢乐,当她被拖出时,浑身布满了一些青紫的伤痕,她是一个有受虐倾向的女孩,当胡总揉搓她镶了美人痣而显得饱满诱惑的乳房并狠狠挤捏着白玉乳上的紫红宝石时,当她被按趴着拍打着同样镶嵌了美人痣的雪白丰腴臀部时,当她大腿内侧美人痣旁鲜嫩细薄的肌肉被狠狠掐捏时,她都在痛苦中发出了快乐的哼叫,胡总最后将她推向高潮时采用的就是狠狠掐住大腿内侧嫩嫩皮肤大力贯穿的姿势,汗湿透的秀发散乱在疲惫不堪的身体上,园园的脸上依然镶嵌着两个迷人的酒窝,只是没了平时的甜美,哭得伤心至极,但在那圆润的大腿中间,那些分泌的红白物流湿了整个下身,可以想见刚才的战况的剧烈,让在外的女孩们听到的欢乐嚎叫比徐婉莉过之而无不及。

接着是吴润濨,她是主动进入碎花室的。只是胡总以为她熟透的身体应该在重重的破身后就能快速的承担起女人的职能并享受到做爱的快乐,然而她却在胡总的胯下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在她破身后鲜血一直流个不停,在胡总抽插她时,她的肥臀细腰丰乳让胡总着迷,她体内超强的吸力让胡总极为享受,一直大力贯穿着她的玉体,而她则一直默默的承受着她的冲撞,不说一句话,泪一直流不停,胡总认识她很早,她不是死脑筋的人,也是个相对快乐的人,在现代社会里如此出身高贵的保持着处女身的有,但如此优雅、有韵味的小姿情调却几乎不谈恋爱的女人少有。直到半小时过去后,似乎她才开始享受到做爱的快乐,面色粉嫩,胸口潮红,由于花径的幽深,胡总每次抽插都能将肉棒的近3/4 插入水淋淋暖洋洋的热水袋里享受那发自自体本能的抚摩吸吮,然而深入她体内的胡总凭着丰富的经验,虽感知到她尽管有所情动,但却没有即将高潮的迹象,体内的吸力依旧源源不绝、阵地稳固毫不紊乱。如果不是时间有限,胡总肯定乐意深入在她里面享受她混合刚撕裂伤口的间歇抽搐和源自身体本能的强烈收缩,胡总决定加快进程,在针对性的加大对她敏感区的轰炸之后,终于在接近50分钟时嗷嗷的哭叫起来,而这种高潮一发不可收拾,酣畅淋漓,而胡总也适时加大了打击的力度将她推上了持续10分钟连续多次的高潮。其实吴润濨内心知道,她不是不需要男人,只是她的内心没人理解。

正当胡总将要拨出的时候,吴润濨却脸色羞红的看着胡总。

吴润濨:“胡叔叔,我妈妈走得早,你和爸爸都是最疼爱我的人,我原本以为这次会是爸爸给我开苞,这样也好,我把自己的身体作礼物献给爸爸,我隐隐知道妈妈是欠了爸爸的,我以为我能还,但后来爸爸不能出席,我非常恐慌,我不知道会抽到什么人,新妈妈曾经暗示过我可以不参加的,但知道是你来给我开苞后才坚定下来,也许这也上天满足了我的一个愿望吧。为了你和爸爸,我一直按照专业人员的咐附每天都勤加练习花房的收缩力,不知道我做得够不够好?”

经过刚才吴润濨的表白,胡总插在她高潮后依旧暖洋洋花房里的鸡巴,似乎粗壮了许多,隐隐的弹跳着。赶紧说:“非常好,简直妙不可言。其实,你妈妈根本不欠你爸爸什么,反而是我们这些男人欠了她许多,放心吧,公司会成为一个非常卓越的公司,你爸爸最终也会成为一个光荣的人,不会辜负你妈妈所有的付出。”

吴润濨:“我还有一个要求,我要你把全部的精液都射进我的身体,把我的花房装得满满的,给我一个原原本本的初夜。”

此时胡总已经品尝到第三个女孩鲜嫩的肉体,而且她们是最成熟的三个,如果不是坚强的意志,如果不是为了将满胀的精液留给宝贝女儿胡茹茹,也许早就在她们的花壶里喷洒而出了。然而,发自内心,吴润濨也是自己的宝贝女儿,自己对她也有责任。

胡总:“好宝贝,叔叔为能得到你的处女,为能将自己的精液射进你的花房感到幸福,我会完完全全的进入你,会一滴不剩的交给你,我会让你在幸福中开始你女人的新生的。”

时间又飞逝着,胡总紧紧的圧在吴润濨身上,深深的拥吻着,胡总吸吮她的津液然后混合着自己唾液再慢慢的渡回她体内,解除了对鸡巴的控制,下身款款摆动,一次次的轻击着蕊心,一次次的触碰着敏感区,慢慢培养着迎接幸福乐章到来的氛围,而吴润濨也无比投入,高潮后疲倦的花房慢慢的又在努力下开始了让胡总肉棒享受到舒爽的收缩和吸吮。两人情意绵绵的进出着,即象是胡总在插入,也象是吴润濨在吞入,极力的延长着这幸福的进程,似乎无比眷恋,好象害怕那突然而至的高潮会结束这美好时光一样。然而,两人早已是强弩之末,胡总的肉棒里集聚的战斗力经过了长久的征战,早已需要休整,而那些为出征提供动力和弹药的精液兵团在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后,面对如此广阔富饶肥沃的处女地,早就想冲出去找到最肥沃的地方圈占并打上属于自己的标志了。胡总抽插的动作尽管很轻柔,但还是感觉路途艰难,女孩娇嫩身体里的温柔和缠绵一点点的侵蚀着它的斗志,使它难以离开这温柔之乡。随着战斗的深入,那怕是最轻柔的耸动也会引起身体阵阵抽搐,双方都到了失控的地步了,两人心有灵犀,喘着粗气开始了最后的挣扎,两人终于撕去面纱,各自用独有的武器凶狠的杀向对方,在战斗进行的每一个回合除双方的呐喊、肉体相撞的声音,还留下越来越多的蜜汁,最终还是胡总更有经验,在战斗进入纵深后,开始大开大合的干了起来,吴润濨一次次被干得身体收缩起来,又一次次的被胡总展开压住狠干,直到最后一次大溃败到来。在吴润濨哭泣般的哀叫中,崩溃的身体内部一股激流喷涌而出,胡总受到强烈的刺激,一下控制不住,在重重的两下贯入后,紧紧抵住那颤抖抽搐的玉体用那根暴涨坚硬的深入身体深处的导管对着那饥渴、痉挛的子宫里沽沽的喷射起浓浓的略带黄色的滚烫精液来,吴润濨的身体起伏着,紧紧的用四肢缠绵着胡总,身体内部则喷射着蜜汁浇淋着正喷射着浓精的热气腾腾的大龟头,而整个花径和花房的阴肉则协调一致前后左右的按摩着捏握着整个炮管,用那些水嫩嫩的阴肉绞挤着胡总身体里面的每一滴精液,胡总舒爽至极,难以自制的勃动着,直至将所有的精液彻底缴械,一滴不剩,这是胡总没有使用精液烫伤大法里极为舒爽的一次,胡总采用这种正常喷射时,成功播种的机率极高。

长长的高潮过后,两人才发现其他女孩全部出现在碎花室里。在胡总拨出那条开始变软长长的肉棒时,吴润濨忍住浑身的酣畅挣扎着起来跪在地上为胡总口交起来,此前已经品尝过这根东西的徐婉莉和孙冰也跪下来轮流含吮着胡总的两粒肉球,看着三个女孩清纯秀丽的脸和纯洁无害的表情认真细致服侍着,胡总鸡巴又慢慢坚硬了起来,果然原本补充的营养和药物终于发挥了作用。

当胡总20分钟后转向其他女孩时,还是引来一阵本能的慌乱。

胡总:“你们都看到了,性爱是如此的醉人和酣畅,接下来我要狠狠的让你们体验到从女孩变成女人的痛苦,让你们从此记住从此你们不再是女孩而是一个有责任的女人了,这包括对你们的家人、朋友和这个国家的责任。痛苦我要给你们,快乐也能给你们,但在接下来的活动中,你们的快乐也能由你们的亲人或公司的代表们给予,甚至他们更在乎从你们身上得到的快乐,对给予你们的快乐更是感到毕生骄傲,何况你们的亲人更是无比珍惜那第一次往你们花蕊里喷射精液的机会。”

胡总:“我将按刚才说的办,我将狠狠的给予你们从女孩变成女人的痛苦。你们还可以重新决定由父亲或是由其他女孩父亲操干的顺序。”

当胡总从孙冰口里拨出又再次杀气腾腾的大肉棒时,它又恢复了原有的霸气和坚硬,看得几个女孩心情一阵荡漾,其实并不是胡总不想射给其他人,而是以胡总的经验和强壮根本,在吴润濨身上彻底渲泻过后,再次苏醒后的鸡巴意志更坚定,即使把几个小女孩干死也不一定能保证射给她们,因此胡总提前说明,以免到时那个小女生情动哀求胡总精液时伤了感情。

胡总首先将想要逃跑的小女生蒋婉的侄女蒋雪梅按住展开,在她白嫩、小巧玲珑的身体上探索了几次后就在其他女孩按住她手脚的帮助下,坚决的贯穿了她,看着她的泪水和凄惨的哭声,大家都不再担心,因为随后,她的家人和9 个代表会给予她更多的关心和快乐。胡总抓捏着她匀匀的椒乳在她刚裂开的身体里一下下的开拓着,清除着那通往禁地路上的障碍,碾压着崎岖不平的道路,探索着她的敏感地带,始终只用一半多鸡巴捅插着,这种插法实际上让胡总很难受,但想到还要把自己的精华留给宝贝女儿,胡总就一次次忍住了纵横千里、直捣黄龙的想法,直到胡总开始感受到她已挺过最艰难的时光,才逐渐将自己整条鸡巴的杀伤力展现给蒋雪梅,几次直塞式的进攻,又让她体验到更深的痛苦和更窒息的心跳,胡总就这样控制着她,让她不断的感受着越来越深的疼痛和身体内的撕裂。

无数次她都紧张着身体震颤的迎接着胡总一次狠似一次的重击,生怕自己不小心尿了出来,从小她遇到紧张害怕的事就会尿紧,她觉得忍得很辛苦,然而那种紧张、疼痛、紧胀,还有隐隐从身体深处透出来的酸麻却又有带来一种难以言表的快感。胡总感觉到她身体内部的变化,蜜汁出现了,凭经验她极其敏感,此时应该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候了,说实话那么多人都干过蒋婉了,而自己却没有品尝过她,不知她是否也如此敏感。胡总决定开始进行让她体验整条鸡巴的长度和硬度的时候了,这波攻击仅胡总仅痛快的干了十几下,蒋雪梅就完成了从痛彻、紧张、酸胀、尿紧、崩溃到失禁的过程,在她的惨叫中,这个亭亭玉立的柔美女孩就将她如此羞愧的事暴露出来。

胡总抽出水淋淋的鸡巴,畅快的看着她的肉穴喷完最后一滴尿,又在她的窒息声中重新将她贯穿,不给她以反应的机会,胡总没保证过一定要给她们几个女孩快乐,但不妨碍抓住有利战机,主动出现带给她意外的快乐,这一次胡总刀刀见肉、棍棍入心,直抽得蒋雪梅浑身颤抖,直翻白眼,没一会的功夫,在她刚才尿失禁通道里嫩肉都还没恢复平静的时候,新的更猛烈、更舒爽的缘于女性职能的高潮来到了,它带给蒋雪梅如此的快乐,让她颤抖、抽搐,让她泄掉压力,却也让她如此美丽,浑身粉红鲜嫩,浸泡在尿水和蜜汁中,偶尔抽动着,如同一道刚烹饪完的鲜嫩的、汁液横流的诱人美食,一点没有任何污秽的感觉,胡总甚至怀疑那些日本A 片为什么要把女人的排泄搞得那么肮脏。

胡总终于庆幸只用了15分钟就蒋雪梅从女孩变成了女人。想乘热打铁把李楠楠、李若桐和马丽莎变成女人,然后由老总们和代表们去实现深藏在心底的那些欲望。然而当把目光转向她们时,却一个个的都想逃跑,羞红着脸说要去尿尿,原来女人尿尿也会传染,胡总和其他几个女孩并不会放过她们,要出丑大家一起出,尿尿并不丢脸。最终一个也没跑掉,马丽莎是采用站式深度弯腰臀部蹶起的姿势被变成女人的,这种姿势彰显了她模特般身材,也加深了被贯穿的痛苦,她身材高挑、阴道狭长,胡总采用了与蒋雪梅一样的工作流程,坚定的击破处女后,从深入2/3 的鸡巴位置开始将她娇嫩的肉体在胡总鸡巴的抽插引导下逐步感受着越来越深的疼痛和撕裂,前后用了20分钟,把她水嫩嫩的阴道几乎干穿,把她富含韵味的身体多次带入高潮,并最终失禁。

李楠楠尽管没有马丽莎的身高,但腰线极高、臀部坚实有弹性、阴道同样狭长有力,对胡总这种大鸡巴来说,这是适合从后操干的极好品种,胡总一开始也采用了2/3 的位置,胡总用了将近35分钟才将楠楠带入高潮,具有运动员品质的楠楠韧性较佳、意志坚强,身体的激烈反抗让胡总进入她体内的鸡巴享受到了无比强烈的收缩和吸吮,针对她的不服输胡总反而乐意延长对她的享受,即使时间紧迫。胡总慢慢的推进着她感受痛苦升级的过程,她似乎想要证明什么却让胡总更痛快淋漓的享受着的她的痛苦和她一直流着血伤口的刺激,她似乎期盼着胡总只是想要让她痛苦而不是真要将她操到高潮甚至失禁,因此一直绷紧着坚韧的身体,尽管痛苦,但至少延迟着高潮的到来。

然而胡总操干经验如此丰富,他明白她想避免什么,这恰恰引起了胡总的好奇的,非常想欣赏当她置于那种环境时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20分钟过去了,似乎胡总还没有从她已经痛苦不堪的身上拨出那根已经全部捅入了的大鸡巴,而她的反抗却在这持久的对抗中全部耗尽,体力透支,甚至还隐隐听到自己体内那渐渐流动泉水的声音和感觉到渐渐苏醒过来的对男人粗壮鸡巴的反应,她不知道胡总已经探明了她的敏感带,正若有若无的叩击着这个地带,慢慢引导着她对自己身体的感受,当她猛然体验到在一阵阵的全根而入直捣老巢的全力贯穿所带来的身体震颤和舒爽的抽搐时,她还悲哀感觉到她最想避免的那种酥麻胀感觉和那种想要尿尿的冲动却越来越明显,尽管如此她还是想极力的挽救着。

然而,胡总却已胜卷在握,一边享受着她肉体的挣扎和心理的激烈交织所带来的快感,一边有针对性的镇压着她的微弱反抗坚定的推动着楠楠的肉体朝最终崩溃的道路上前进,当胡总最终的攻势到来时,楠楠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那种身体强烈的需求和感受让她觉得恐怖、感到羞愧、但更让她享受。当她高潮不可避免的到来时,她的失禁也如约而至了,而且比蒋雪梅和马丽莎的失禁更为壮观,都怪胡总不让她们上厕所。正如果墨菲定理所讲,自己最想避免和最害怕出现的,结果却恰恰不可避免的出现,而且会更强烈。楠楠终于用自己的行为让自己的尿喷得比其他女孩要远要多,与其说她是被操失禁的,不如说是女孩间传染的。

在李楠楠被破身后,就只剩下最后两个处女,胡总肯定将自己的宝贝儿女放到最后,用长长的时间去爱惜,胡总抓紧时间就是为胡茹茹腾出宝贵时间。当胡总抓住李若桐时,这个还在就读初三的女孩尽管看到了前面女孩所走过的路,最终身体都得到了开发得到了享受,但面对胡总那强壮的鸡巴时,还是真真切切害怕起来,然而胡总是个经验丰富的人,他知道女人所能承受的痛苦超过许多男人的想象,古代许多少女十三岁就圆房生孩子了,他要做的与干其他三个即将高考女生不同,对她们是让她们感受痛苦,而对她是让她不是很痛苦的在自己胯下变成女人。从开始操干以来,胡总开始认真的为她口交起来,在其他女孩的控制下,大家都开始品尝起小桐桐的身体,特别是她虽然单薄但还是渐渐明显的女性关键部位,胡总不断的用手指去探索着桐桐狭窄通道里的感觉,其他女孩也几乎吻遍了桐桐的全身,终于桐桐的下身开始有清水流出,身体也随着大家的探索间歇性的抽动着,大家终于将桐桐运作到可以干的程度。其实18岁的女孩已经到了可以大力使用的年纪,只是胡总鸡巴太过粗壮,如果是其他代表此时也许正把桐桐摊开在地上狠狠的贯穿到最深处痛快品尝着她的芬芳呢。

许多成功人士就是喜欢品尝这种类型的女孩,专门用大力的操干去感受她们的痛苦,用对女孩的破坏和对美好事物的消灭去体现他们的成就感,然而这更多的是一种心理效应,许多女孩18岁其实已经基本发育成熟,而且大部分男人的鸡巴都差不多,并不能对她们造成伤害性的重击,否则刑法也不会定了那个14岁的界限,也就是说18岁的时候女孩已经到了可以放心使用的时候了,也许是学长、也许是教师、也许是叔叔,尽管桐桐身体单薄些,但如果胡总仔细些还是可以将桐桐全套吃了的,只是时间极其有限。最后,桐桐是在其他女孩的帮助下采用女上男下的姿势丧失处女的,是桐桐自己分开那紧紧的阴缝套进胡总向上高高竖起的肉棍上,然后咬牙座下去失去处女的,前后只经历了5 分钟,后面的时间基本是桐桐在小小心心的品尝胡总,最后还在其他女生的帮助按压下将胡总尿了一身,胡总总共得到的机会只有收尾阶段的4 、5 下的全力抽插,而就是这几下大鸡巴的全力贯穿让小桐桐痛入心扉,却让胡总舒爽之至,如果不是有其他女生存在还需要维护企业老总的形象,也许胡总在看到她痛苦害怕的惊恐表情,就会暴露出原始的暴虐欲望,把她给彻底痛快的给强奸了。

此时,胡总内心特别羡慕那些强奸对手妻女的坏蛋,可以肆意的贯穿着那个痛苦哭泣的小女孩。最后的结果是胡总的那几个舒爽的贯穿吓坏了桐桐,也不敢再去追求所谓的高潮了,但胡总总算基本完成任务,而且充分感受到操干女初中生的快感,那种无以伦比的通道紧窄、收缩挤压和肉体的鲜美,以及一点也不输以她人的温暖润滑,特别是身体内最原始无任何技巧的花房律动都让胡总无比享受,更是一种体验参与女孩成长过程的精神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