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47章

网络2018-12-06 11:41:4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如同代表们此前猜想,大部分中层干部选择了女中学生作为操干对象,这成了最为激烈的战场,年纪最小、最清纯、最单薄、刚脱离只要操干就带上强奸罪名,年龄刚有18岁还在就读高三的李若桐,无论她多么具有美人胚子像,仅仅初三学生这个身份就会让许多叔叔们选择的,而且她看上去似乎还不到公布的年龄,她得到35票,代表们都在幻想着小桐桐在自己强壮壮实的身体覆盖下凄美的扭动挣扎着,娇弱的身体被自己强壮粗长的鸡巴扎在案板上哀哀的流着血和泪,身体似乎要撕裂一样根本无法承受那庞大体重狠狠撞击,咬破了嘴唇也无法制止邪恶、肮脏的叔叔通过那浅浅的甬道往她才露青青苗的土壤里喷射着浑浊的体液。但结果却只有4 名代表获得吞吃这只可怜小白猪的机会,有三十多人浪费了他们的一个投票权,而且获得最终整晚机会的又是一个黄色代表。

选择胡茹茹的可能有胡总女儿身份的原因,但更多的却是因为她刚满18岁却曲线玲珑的缘故。肌肤雪白、臀部圆润诱人、乳房一掌匀握,乳头尖挺,洁净温柔,而且胡茹茹的阴毛柔美秀丽,阴阜略略隆起,可以窥见花蕊的娇嫩和丰满,更奇特的是她的身上飘着淡淡的体香,这条不知从那里透露出来的消息让代表们异常兴奋。腰线极高,从娇娇双乳至丰满隆起的胯部美美的划出了柔和顺畅曲线,腰肢纤细,更显臀部优美和双腿美长,略略后位的花门与纤腰的隆起的距离尽显茹茹紧闭花径的幽深,尽管才高二,但跃然而出的天姿艳色还是让代表们深深感叹,而且亭亭玉立身体下青春成长的朝气又和她下身肉质的细腻丰腴极其不符,可以说茹茹吸引了各个年龄层的代表,但在实际选择时,高层代表选择她的不多,也许是从内心里认可胡总的奋斗和作出的牺牲,另外一些认为这里竞争极其激烈进行了明智的退让有关,但还有34名的代表进行了选择,一部分是中下层中强壮高大自认为勇猛帅气的青壮年,周涛已经作了动员,拚死也值啊,何况他们自认为本人和胡总一样高大帅气,如果自己高大强壮的身体严密的罩住跪趴在地上丰满臀部高高蹶起的茹茹雪白身体,粗长的鸡巴撑开她嫩嫩的略略后位的花门,勇猛果敢的大力贯穿着她,通过自己的实力让她刚成为女人后那细腻丰满的新生矿道里被压榨出她人生的第一次点点溪流,通过自己的技艺奏响她身体的乐章甚至拨动其心弦,就算有一丁点的结成姻缘的可能也值得去作无悔追求了,谁都看得出胡总的前途伟大;另一部分是人到中年奋斗精神开始消沉的黄色代表,对他们来讲,能享受到她肉体的娇嫩、品尝到她肉体的芳香、在她洁净的花壶里洒下自己的种子、打下自己的印迹就足以了,更何况也许还能体味她的痛苦、她的哭泣、她的抽搐、她的高潮呢,只要在她通向未来更加美丽高贵的人生道路中有自己的足迹就足已了,这是多少珍贵的中年人梦想啊。然而结果与李若桐一样,最终获得操干权利的代表并不多,只有5 名。

由于投李若桐和胡茹茹的太多,浪费了多数人的一次选择,因此投其他女孩的获得操干权利的概率就高了不少。

大部分技术干部和部分年轻代表将选票投给了成熟高挑、细腰肥臀、肌肤雪白粉嫩、柔美浓密至细柔腰肢的长长秀发、从事高精尖科技工作的吴润濨和主攻航天新材料的研究生徐婉莉,对于她俩到了女人最盛开的季节依然还是处女,大多不太理解,如果不是心高就是确实没多么男人能打动她们的心扉。选择她们的几乎都是二人全选,干不到吴润濨,也许能干到徐婉莉呢!对这两个身心俱熟的女人,给予她们的也许不太多,猛烈的性爱、销魂的体验、有力的抽插和滚烫精液的灌入,她们成熟的肉体自会回应,而且她们多年没从女孩就变成女人,不是缺少男人的关注与追求,而是在追求那种虚无缥缈的缘,持续的等待会耗尽精神的执着,也许一天那怕是最不可思议的强奸都可能被他们误认为是缘分,何况是这种年会上因为亲人、因为国家需要而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一个自己无法反抗的男人呢,许多30左右的代表们都嘿嘿的盘算着,根本就不去正视她们上等的容貌、身材和气质会让他们精尽人亡的,另一部分则是见多识广、经历丰富的代表,有些代表曾经在国外生活居住过,至今还在怀念那些国外的岁月,她俩的身材让他们无比心动。两个都得到了26名代表的投票,但获得操干权利的不相同,由于吴润濨在公司工作,她的一些基本情况有少数代表一清二楚,只有一名代表获得了第三轮的资格,所以仅有3 名代表获得,而徐婉莉则有6 名代表获得。

李楠楠、马丽莎、蒋雪梅除了受各自亲人主管下属的喜爱外,还受许多中层管理干部的喜爱,他们正处人到中年,几乎家里都有年龄相似的女儿或与儿子早恋的见到长辈装得很有礼貌的女朋友,他们是最能体会到这个阶段女孩之美的了,也是最渴望把与女儿相似的女中学生按在自己胯下用自己经验丰富的鸡巴去体会正在茁壮发育中并具有强烈代沟的女中学生,何况她们是如此的美丽和具有象征性,但由于女中学生较多,又各具特色,代表们都纷纷选择了最象自己女儿或最象好朋友家女儿的奖品进行投票,如此反而分散了投向。

蒋雪梅有丝丝蒋婉的影子,清纯秀丽,肌肤雪白水嫩,洁白无瑕,臀部圆润,淡淡的茸毛,羞红的双颊,极力想要夹紧的白生生的双腿,让代表们强烈的希望打开她的身体,啜饮她的柔弱、秀丽、洁净与羞涩,用肉棒深入她身体去感受她身体的娇嫩、慌乱、疼痛和多情。

李楠楠紧致的身体上展现着运动员的气息,身材匀称健美、英姿挺拔、乳房饱满有弹性、臀部挺翘、大腿丰满笔直,浓密的短发扎成马尾辫随着主人的活动而精神的摇动着,大部分代表在去年观看公司游泳运动会上时就对那个身穿游泳衣尽显女孩优美身材时凸显出的饱满结实的两只快乐小白兔、坚挺的乳头、若隐若现的浓浓茸毛和饱满的肉馒头映象难忘,更何况此前大屏幕展示的几天前她为年会作准备时她跨越障碍、奔跑时展现的青春活力和上下跃动着两只快乐的大白兔而作的选择,似乎不到一年时间这个快速发育中的女孩下身更饱满了、白兔也更茁壮了、腰更高了、毛更黑更密了,只是不知她是否明白性的含义,这种坚强的女孩常常具有坚韧的品质、强烈的尊严和不服输的精神,当采用小狗式的姿势插入她那紧致阴道、体验着她的强力收缩、击溃着她的反抗、羞辱着她的尊严,最后再将邪恶的精液灌入她不情愿的花壶该是多么能满足大男人主义的荣耀啊。

马丽莎身材修长,18岁却已经具有1.75的身高,许多人都说她未来必将是超级模特,此时她差的只是一点内涵,一点只有男人才能给予的内涵,谭晶就是这样说的,好几次她到谭晶那儿去学习模特的时候,常常感叹她为什么没有谭晶的臀部丰腴、没有她走得让人心神揺奕、没有她的腰臀纤合度好,谭晶说,身体和心理的成熟离不开男人的浇灌,形似而神不似只是山寨产品,只有读懂了男人的欲望和心理你才能成为一个超模,才能在T 台上抓住男人的心,谭晶承认自己就是因为这一悟性不够所以才会一直处于看峰近登峰难突不破的阶段,这让马丽莎非常困惑,也许这次年会就是一次突破吧,但更多却的是代表们渴望着对她进行深入的辅导,亲自告诉她男人的真正含义。

也许是上天非常体谅这些中年代表内心深藏了多年的渴望,极力想满足他们想在这些如同自己女儿般大小的奖品身上实现品尝自己女儿的愿望,尽管选择李楠楠、马丽莎、蒋雪梅的非常分散且有限,然而成功率却很高,李楠楠、蒋雪梅分别得到9 、9 名代表操干的权利,而迫切需要通过男人浇灌才能领悟到所缺少的那点内涵的马丽莎却得到了最多的13位代表,谁叫他们的选择如此协调一致,而运气又如此之好。

孙冰是孙晴的妹妹,在读的师范大一学生,从小就爱像模像样给大人上课,圆圆的笑脸上两个甜甜的小酒窝笑起来很让人舒心,身材与孙晴不相上下,只是臀部更宽厚一些,腰更细一些,更肉感一些,乳房饱满绵实摸起来非常舒服,茸毛浓密,臀间丰腴,馒头肥美,散发着淡淡的体香,而且让人血脉贲张的是洁白如玉的细腰肥臀间、两片厚实臀肉间和白玉般的右乳上各有一颗大小不等的黑玉痣,增添无穷的诱惑和妩媚,尽管还是处女,但已略解风情。选择她的代表也不少,达到了24,但最终却只有3 位获得了操干的权利。

与其他代表的狂热相比,马向东却逐渐平静下来,在经过无数的犹豫和动摇之后,他并没有参加孙冰或马丽莎的选取,否则以他对她们的熟悉,最终陪她们整晚的不可能再有其他人。

“别了,孙冰,别了,马丽莎”,马向东在内心里喊着,犹豫了一会之后,他还是在内心里喊出“别了,孙晴”,但长久的犹豫之后,他还是没有喊出“别了,小姨,别了,妈妈!”

最终,马向东选择了吴润濨,她的才华和气质让他欣赏,非常幸运的是,他获得了吴润濨整晚的资格。

周涛最后总结到:“除了考核成绩靠前优势自动获得的名额外,可以说是黄色代表的完胜。真不知道,他们工作成绩排后,干女人的水平却出类拔萃。”

在挑选代表的程序还在进行中的时候,最先确定操干代表的吴润濨已经被送到待春阁,早已休整完毕的胡总严阵以等,她坚守了23年的处女身即将在倒计时声中结束了,但胡总并没有马上开始。

由于这次有8 个处女需要开苞,除3 个是20岁以上,其余皆为十八岁以下的中学生,也许这是许多人梦想,然而对胡总来说却是一种折磨,这缘于他粗长强壮的阴茎,对这些身体还未长开的女孩却难以享受的,她们是为公司作奉献的,是大家的宝贝,不是来接受惩罚的,如果那怕象吴霞那样有一个勉强的借口也好,那样就可以痛痛快快的品尝她们娇嫩的肉体,给她们以痛苦,痛快的发泄男人深藏的暴虐欲望,其他代表也许不用考虑这么多可以痛快享用,他胡总却还得有所控制,在最初确定由胡总和吴局长来替女孩们开苞的时候,就是考虑到怕老总或选中的代表因个人之间的矛盾而深深伤害到她们。而且互相间占用了对方女孩的处女可能会导致后续关系的复杂,而吴局长和胡总威信高,众人皆服,反而化解了难题。对于吴润濨、徐婉莉、孙冰,由于身体已经发育充分,甚至可以说完全成熟,从肉体到心理都已经能够提供给男人享用,胡总可以适当发挥,而其余则必须做足前戏,否则会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而对于自己的那个宝贝女儿,自己肯定不会让她失望的,有那个父亲不疼爱自己的女儿,如果她需要,胡总所有的精液都是属于她的,那怕精尽人亡也在所不惜。

胡总决定先制造一定紧张的氛围,目的是让她们的身体变得紧张,以便更能感受到身体被贯穿时的痛苦。先从成熟的徐婉莉开始,凭经验她这种闷骚类型的女人是很容易在胡总丰富的经验下采取针对性的手段进行宰杀而被摧毁的,届时她很可能现身说法的给其余的女孩作出性爱表率,打消她们内心的紧张和恐慌。

然后是孙冰的小宰杀,吴润濨的大宰杀,期间应让女工作人员多次给其他女孩口交热身,并在她们吸吮感受熟悉即将进入她们体内的大香肠后,快速的将她们正法,作为女孩有责任让她们去承受破处时的身体被撕裂、痛入心脾、痛苦痉挛的感觉,那是她享受的义务,而不应该象其他女孩那样随随便便就弄丢了自己的处女,唯有经历了痛苦的洗礼,随后的新生才会苦尽甘来,尽管胡总心痛她们柔弱的、还在发育中的身体但还是觉得应该给予这些经历,然后再让她们慢慢高潮,至于新的高潮胡总相信其他后来者会有崇高的觉悟的。

最后才应该是自己的女儿,想至此,胡总心里荡起一阵温柔,这是自己宝贝女儿的第一次,作为父亲有义务让她去体验作为一个完整女人应该体验到的一切,经历了破处的痛苦才有之后的欣喜,只有痛苦才能让她记住那个带给她生理、心理变化的男人,才会完整的成长起来。而且作为一个单亲家庭,她日益思念她的母亲,一心想替母亲完成未尽责任,胡总也只有象当初给妻子破身时的那种畅快发泄才能起到一个类似年轻小伙给心爱女孩开苞时所需要的激情和畅快。“她是我的女儿,也是我的妻。”,胡总心里说着。

胡总认真欢迎着每个新送进来的女孩,将她们的颈环套在从上垂下的可伸缩绳子上,松开其他的拘束,然后将她们的双手捆在背后,将左小腿与大腿、右小腿与右大腿紧紧的捆在一起。然后重点给她们介绍自己那根强壮粗大的鸡巴,并一一用它去拍打她们洁白俏丽的脸庞,让她们体验了它的坚硬和热力,并说为了让她们永远记住这个将她们从女孩变为女人的男人,为了让她们感受到为国家所作奉献的艰辛,他将会毫不留情的干她们,将她们干哭。

在女孩都还在怀疑的时候,胡总已经将徐婉莉狠狠拖了过来,用套环套住细柔的脖子固定住脑袋,然后将她紧紧合拢的身体用力捌开并重重的摊开在地板,然后用粗大的鸡巴找到颤抖窄小紧闭的花蕊,剥开两片大阴唇,然后用布蒙住她的嘴,在试探了几下后,大鸡巴一举突破处女膜的坚守,只听一声惨叫和周围女孩的惊呼中,隐隐有女孩身体内部撕裂的声音传出,徐婉莉的身体顿时颤抖着剧烈扭动起来,然而在胡总的压制下,摊开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看见那痛苦起伏的腹部和越加紧崩的身体,胡总静静的体会着处女身体对紧紧闯入身体深处的不速之客剧烈的抵抗和绞杀着,看着其实胡总装得凶狠和淡定,其实一点都不好受,如果不是认真的作为规划,徐婉莉女孩青春成熟的肉体早就让胡总缴械了,胡总咬牙坚持着默默运着内功,鸡巴更加壮大,手上也开始蹂躏起躺着依然坚挺的饱满乳房,不断的刺激的徐婉莉身体的反应,享受着身体内部一波波涌出的强力吸吮,那是任何口交都不可能达到的境界。

在充分体验了女孩身体的悸动直至慢慢平息,胡总才慢慢抽出染红了的鸡巴至洞口,然后在徐婉莉的哭喊声中又重重的再次贯穿了她,这次的贯穿更有力更深入,但明显还有长长一段在外面,但徐婉莉类似小动物被宰杀的声音还是让其他女孩惊恐,让胡总更加振奋,在其他女孩认为徐婉莉受刑的过程,胡总却感觉到她内部的湿热和鸡巴贯入时粗大龟头疼痛程度的减少,适时的抽插起来,只是一次比一次抽得更远,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而徐婉莉的叫声随着胡总的动作一次比一次高亢,身体越来越粉红,喘息越来越重,从破身才不到10分钟时间这种呻吟声连其他年幼许多的女孩都不好意思,更何况吴润濨和孙冰这种发育完整只待开苞使用的成熟女孩,胡总心中暗想:“果然是熟透了,轻轻一干就采摘了。”

胡总接着稍稍放缓了节奏,转变策略,开始探索徐婉莉体内的敏感地带,并加大了钻探原油的力度,每次插入虽不快,但却加大了插入的深度,一次进去一点,让攻击更近大本营一些,让不断开拓出现的肉壁钻探面的悸动一次次离心脏更近一些,让徐婉莉的心跳一次次的与胡总闯入内室的大鸡巴逐步同步,甚至于后来徐婉莉会不自觉得抬起丰腴的阴部去承受胡总的重击。胡总不断开拓着纵深,并在每轮攻势的尾声借助猛然的耸动用大龟头突击着徐婉莉身体最里面的娇嫩,一点点骚弄着她日渐敏感的神经,捣磨着富含原油的嫩肉,直到渐渐靠近大本营的时候,前面的嫩肉已经无处可逃不再逃避胡总每次深沉的扎入,开始就地抵抗起来,只是这些手无寸铁的嫩肉怎么能反抗这根征战在江南北屠戮无数的大鸡巴的暴行,整个肉壁紧紧的组织残存的力量收缩吸吮着这根深深扎入的大鸡巴,战况一边倒,屠杀极其惨烈,在鸡巴的一次次扫荡中,善良的老百姓死伤无数,在徐婉莉的大本营前积满了无数被压榨出来的蜜汁,温度越来越高,以至于被胡总狠狠操干的徐婉莉在其他女孩看来胡总的每一次攻击都会引起身体的震颤,原本雪白的胸脯起伏不止,潮红片片。

胡总终于决定总攻了,因为徐婉莉体内的阵阵局部的抽搐已经不断暴发了,如果时间允许胡总肯定还会慢慢的享受这种尽情屠杀的快感,慢慢钻探着她洁净未被污染过的天然矿泉水,慢慢享受着她不知所惜的收缩和吸吮,然而胡总知道他今天的工作是既要让她们体会到破身的真实、性爱的快感,更重要的是他的宝贝女儿还在期盼着他。在胡总前段有所控制的屠杀中,徐婉莉一直不能自己的呻吟着,咬住嘴唇,声音弊在咽喉里呜鸣着,这种声音直到胡总一次改变节奏的长距离破门而入真正贯穿她的身体开始才用高亢起来,这次打击击溃了徐婉莉的所有抵抗,胡总的鸡巴直捣老巢,重重的穿过子宫颈,狠狠的扎入子宫里尚且余势不止,这一下打击正中穴心,瞬间将毫无经验无力抵抗的徐婉莉干得直翻白眼,胡总乘胜追击,一连串猛烈的直塞棍连续击中穴心,狠狠的贯穿着徐婉莉,不到1 分钟就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剩下就是肆意的残杀了,此时徐婉莉已经丧失了抵抗,身体内部因长时间运动摩擦和滚烫鸡巴的烘烤温度渐高、狭长的花径被鸡巴完全占用并不断强拆扩建使得身体深处鸡巴四周的敏感的富含蜜汁的肉壁一阵阵的紧胀和酥麻,那些蜜汁随时都可能因全局崩溃而大量的举手投降,胡总尽管知道此时她分开在自己身体两边双腿的正一阵阵抽搐着,这座千穿百孔的大厦轰然倒塌是早晚的事,但胡总还是要将徐婉莉这个标本解剖给其他女孩看,经过刚才的扫荡,成功的查明了她的敏感带,胡总又在猛烈的几次贯穿后,在徐婉莉媚眼如丝、双颊粉红的关键时刻,将那根至今一直未全部深入的鸡巴抽离至洞口,其他女孩此时都通过屏幕清晰的看到了洞穴附近的狼藉、阴肉的鲜红和阴道的阵阵收缩,顺着鸡巴流出的是白中带红的股股溪流,整个臀部下面全是湿淋淋的,淫秽至极,而身体里正集酸麻胀于一身的徐婉莉因突然的空虚而呈现出难耐的渴求操干的表情,并极力的控制着下身主动去套那根陈兵洞穴的大鸡巴,然而胡总并不再给与任何重击,任由灾情泛滥,只是一下下轻轻的捅入着,反而俯下身来认真的抚捏那双饱满坚挺的处女乳房来,徐婉莉浑身酥麻,却又无处着力,自己的乳房又极其敏感,正是火上浇油,急得只能一阵阵的媚眼往胡总身上抛,然而胡总只是继续逗弄着她,并没有任何的活雷锋的行为,上面继续揉捏着敏感的乳房,下面暗暗的改变了节奏,每次插入都隐隐挑拔着每个女人都有的敏感带,十多次的挑逗后总会来一次让她滋滋冒油的全程贯穿,不断的引诱着徐婉莉。可怜徐婉莉毫无经验,明知胡总在玩她,也只有任人玩弄了,在最难忍的时候,终于想到了前几天所学到的东西,只好拿出来救急了。

徐婉莉:“胡总,求求你,爱我吧,我求求你了。”

没反应。

徐婉莉:“胡总,求求你,用大鸡巴干我啊,干死我啊!”

没反应。

徐婉莉:“哥哥,放过妹妹吧,用大鸡巴使劲操我啊,把你的精液满满的射进来吧!”

没反应。

徐婉莉:“大叔,你放过侄女吧,用你的大鸡巴使劲操我,使劲的干我、日我吧,羞辱我,污辱我,让我白白嫩嫩的处女子宫装满你的精液,快让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花房吧!”

终于胡总有反应了,鸡巴徐徐的插入到底后,双手任意的揉搓着她的双乳,就象揉面团一样,徐婉莉似乎很痛苦又似乎很舒服,这种感受其他女孩也有过,谁没自己探索过自己乳房的秘密,但象胡总这样大力的揉搓反而使得初为女人的徐婉莉觉得很受用就让她们奇怪了。

胡总:“我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性爱的魅力,我们身体的差别让我们在这场游戏中互为对手,互为享受,从而产生了欢乐,产生了爱,少男因好色而幕少艾,少女何尝不如此,男人女人只有阳明和谐爱情也才能长远。你们看,为什么我大力的揉搓她她反而高兴,而她却是一个才刚破处的女孩,一个二十多年来没有尝到过性爱的女孩,这就是男女之前间的差别,也因此世界才精彩,才永恒。”

胡总:“你们看,徐婉莉的身体反应是如此的强烈,这就是我们差别的体现,一会儿你们还会看到,在我干她的时候,我也大力她越舒服,我对着一个我真心喜爱的女人,我越用力干她我心理越有成就,也越舒服。以后你们会发现,并不是想干你们的都是道德低下的,这只是我们差别的真实体现。”

几个女孩认真的听着,几乎忘了刚才胡总凶狠宰杀徐婉莉夺去她处女身的样子,其实她们也发现了潜藏在身体深处的欲望,只是服从于表面道德的约束。而徐婉莉此时就不是发现的问题了,而是真正的迫切需要了。

徐婉莉喃喃着:“叔叔。干我,干我嘛!”

胡茹茹:“爸爸,求求你,快干徐姐姐,干死她!”

几个女孩也开始焦急的喊起来,只有吴润濨和孙冰脸红成一片,呆着不说话,心里想,如果到时自己被操到这种状况,怎么办?

胡总:“大家为我加油吧,看她到时会不会因为我的狂暴凶残把她干哭,干到高潮,干到昏过去而感谢我!”

胡总说完后,终于在众女的注视下将硕大的鸡巴抽离至洞口,将徐婉莉翻转过来跪趴着,采取后骑式将此前一直未全部捅入的鸡巴有力坚定的缓缓全部推入,直至一点不剩,让她在膨胀的空间里真实的感受着胡总鸡巴的粗壮、长度与滚烫,在她几乎晕厥的感受中又缓缓抽出,然后紧紧掐着纤细柔弱的腰肢,按住雪白丰腴的臀部,开始发起猛烈的总攻,在众女的面前,胡总那杀气腾腾的粗大鸡巴一次次的的破门而入,狠狠的捅入那白嫩臀部中间毛茸茸地带里的湿淋淋的花径里,重重的力量每次都将徐婉莉击得全身震颤,那两颗肉袋里的钢球随着每一次的全根而入晃荡的打在徐婉莉挂在那两片雪白的中间地带,插入的噗哧声、臀部相撞的声音以及肉球击打的声音都让每一个观战的女孩都羞涩不已。

然而,浑身酥麻的徐婉莉在胡总的大力贯穿中终于找到了能着力的东西,正用力打的往后蹭着,主动的去承受着胡总的打击。而胡总在将她成功解剖后,剩下的就是将成果展示出来,基本就要完成任务的心情非常放松,尽管这个女人此时凭着原本极为成熟的肉体和出色的潜质,花径的狭长紧窄、重重的吸力和水嫩的嫩肉都让胡总享受到了极点,但胡总还是决定速战速决了。胡总运起内心,直贯肉棒,顿时鸡巴滚烫,硬粗加倍,开始了连续的重击,每次抽插后不再抽离洞口,抓住白嫩的臀部迎着向前贯穿的鸡巴狠狠的相撞起来,顿时徐婉莉舒爽到了极点,每一个毛孔都开放起来,身体最深处的花心被一下下狠狠撞击着,那些酥麻胀的地带一下下的被扩散着,那些抽搐的感觉一下下的顺着全身神经漫延着,花房里的每一块嫩肉都被胡总的鸡巴无情的冲撞着、碾圧着、扩散着而间歇的律动着,每一个细胞都欢乐的震颤着,就等着那指挥棒发现大合唱的指示。胡总感觉到了徐婉莉的异样,因为她的体内已经出现了许多层层叠叠袭来的收缩和吸吮,压力一下强大起来,胡总马上从后骑式换成年臀式紧紧掐着纤腰有节奏的狠狠重击起来,每一次全根把入后都抱着臀部用力的摩几下,终于徐婉莉作为女人的第一个高潮到来了,在弓起的身影中,在窒息的痉挛中,在流泪的欢乐中,她体内的蜜汁喷射而出,滚烫的冲洗着两人相结合的空间,让胡总的鸡巴舒服的泡着温泉浴,然而胡总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职责,为了她享受到连续不断的高潮,依然在一下一下有节奏的重击着,不给她任何松懈的机会。

徐婉莉的潮水随着她跪趴着的双腿和胡总的阴茎不断的流到地上,滴到地上,却似乎总也流不完,当她瘫软在地时胡总依然不放松,继续按着她的臀部对着那更加紧窄的肉穴操干着,直至一波波的高潮过去,直到她泪流满面,痛苦失声,胡总才将依然坚硬的鸡巴抽了出来,上面沾满了征服一个女人的战利品,前后共用时半小时。这个闷骚的女人终于可以撕去全部的伪装了,以后好好享受你的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