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44章

网络2018-12-06 11:34:1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当胡总将眼光转身卫玲和左莹时,两人都带着羞红的脸色和羞涩的神情赶快扭过头去,内心都在惊叹破处前后的神奇变化,感叹性爱的神奇,两人都是成熟肉体,耳闻目睹,对性爱和心中的白马王子也早有期待,置身于如此淫秽的环境中,经过两天来无数女人迸发高潮的身临其境,对性爱也不再恐惧,因为捆绑的痛苦反而有所期待。

当胡总走向卫玲后,被采用最艰难捆绑姿势的左莹顿时面露失望,感觉吊在腰间的重物越加沉重。

然而当胡总的双手抚一卫玲的玉体时,卫玲还是展现出处女即将失身时的惊慌来。M 型的姿势使得胡总能同时欣赏到卫玲羞红的俏脸、洁白结实的双腿和紧张颤抖的花瓣、菊花蕾。

说卫玲是台胜党有点勉强,只是因为赵敏和刘菁菁的动员才加入台胜党的,男友陈木山,45岁,据说还是台胜党主席的叔叔,是赵敏的未婚夫苏雄月介绍的,由于陈木山数次离婚并与曾多次欺骗多名台胜党年轻少女,因此卫玲至今未答应陈木山的求婚,赵敏做了多次工作也没用,只是保持着关系,但卫玲自己没能熬多久,因为父母难得傍上这么个大佬,以弟弟妹妹们的幸福施圧. 终于卫玲答应以女友交往后,陈木山就数次使出下流手段想将卫玲变成自己的女人,然而对台胜党不是十分相信同时又是台北大学高材生的卫玲凭借自己智慧屡次脱险,终于有一次陈木山找到了机会,当他面对着他今生所见到的最为美丽的女人时,当他将卫玲洁白成熟的肉体扒开准备将她变成女人时,却发现她泪流满面并不惜咬破嘴唇时,忽然觉得这个女人就是他浪迹一生苦苦寻找相伴一生的完美妻子时,临时决定要将她的第一次留到新婚夜。自此,将卫玲认做女友的陈木山出手大方了起来,使得卫玲的全家都极为高兴,做为回报,卫玲从此之后也默认了陈木山,和以前的男友彻底了段,曾经想将自己苦守了21年的身体献给男友,谁知也是台胜党的男友在得知她的新男友是台胜党大佬的陈木山后竟然祝福他们幸福。从此年岁相差极大的卫玲便只能在无数人的祝福中无数次的在陈木山的肆意揉搓之后吞下45岁中年男人肮脏腥臭的精液,那怕当时她是多少的想有个男人将她无情贯穿。随着近一年的交往,曾经清纯、才华出众、快乐无比的卫玲在陈木山的揉搓、口交和口中灌溉后变得成熟、艳丽、风情无比,身材曲线玲珑,身体雪白丰腴,活脱脱一付经过云雨洗染后优雅动人的少妇风情,当体检结果出来后,全机组都不相信那个毁坏无数女人名节的陈木山胯下会留人,连赵敏都不相信。

其实,卫玲早就想被男人操了,只是没想到会被大陆人操,也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会献给比陈木山英俊、充满男人魅力的胡总。此时的卫玲尽管还有丝丝的慌乱,但当胡总双手抚上身体后,手掌里传来的热力却平息了内心的悸动,有所期待,眼神中充满了迷离和羞涩。胡总从资料中得知这是台胜党大佬的未婚妻原本准备大力操干的,此时却再也硬不下心来,卫玲M 型的捆姿配上她气喘吁吁、满脸通红、秀色可餐的艳丽景色,实在是适合让人温情采撷、细细品味的美人啊!

胡总用手抚住卫玲细致的雪白脖颈,另一只手掌紧紧盖住因靠垫而突出的双腿间白嫩的芳草地粗糙的来回重重摩擦着,体味着那湿润、潮湿而又冒着腾腾热气地带的娇嫩,然后慢慢的俯下身来,用充满男性气息的嘴唇仔细的从卫玲的细嫩额头开始亲吻起来,胡总那沉重的男性气息不是陈木山可以比拟的,卫玲沉浸其中开始配合起来,当胡总移到卫玲的樱唇时,卫玲自动的原本细细咬住的嘴唇,任由胡总强壮的舌头侵入其中追逐调戏品味着娇嫩的香甜无比的美人舌。尽管胡总知道时间紧迫,大厅里无数的代表还在等待着体验新的奖品,但阅女无数的经历让他明白这是个细活,无法着急的。胡总依然仔细的亲吻着卫玲,只是她原本清秀俏丽的脸上在胡总强烈男性气息的侵袭下已经迷失了自己,满脸都是口水,呼吸渐渐急促,柔嫩的脖子上隐隐透出娇艳的粉红,经过揉搓后粉嫩的乳房上两粒红嫩的草莓硬硬的挺立着,随着难耐身子的扭动,若有若无的刺激着胡总结实的胸脯。

对于胡总来说,没想到要大力操干的卫玲此时却无比配合,即娇羞又风情,在胡总的身体下玉体如火,声音呢喃,柔弱缠绵,不象是在接受惩罚的处女,反倒是象离别长久的刚体味到男女欢爱的新婚夫妻。但胡总却更沉醉在卫玲依然清纯处女身上所散发出的清香和身体的洁净。胡总在犹豫之后,还是作出要给予她恰当的惩罚,给她留下深刻的记忆,有利于以后工作的进行。就在卫玲还在贪婪胡总的亲吻并不断吞咽着胡总喥入的津液时,胡总从身体大张的不体上直起身来,重新调整卫玲的姿势,使卫玲头朝下,依然捆成M 型白嫩肉体上的圆润臀部中间丰腻柔脂堆就的沼泽地带中间鲜嫩花瓣暴露在胡总前面,而胡总几乎接近爆炸的火热钢管下的阴囊正好位于卫玲的樱桃小口下。卫玲在惊叹胡总鸡巴的强壮时,更感叹它的长度和强度,这不是陈木山可以比拟的,经过胡总前面对赵敏和刘菁菁的享用,胡总的鸡巴上面红白相伴、油亮淫邪、青筋纵横。卫玲几乎就在胡总将大嘴噙住她花瓣的同时用香甜的柔舌温柔的舔起了胡总的两粒睾丸。由于卫玲长久替陈木山口交,因此对男人的熟悉甚至超过了对自己肉体的熟悉,此时的胡总由于长久的操干,强壮的鸡巴一直在美女身体中最娇嫩的花园里为所欲为,受到了无尽的呵护和照看,尽管马眼上一直不停的流着分泌物,在她们的体内不断的留着印记,但毕竟体内已经积满了强烈的欲望,无数的生命精华沸腾着正拥挤在城关里就等一声令下,冲到敌人的阵地上去纵横驰骋。胡总尽管强壮,但在经历了对赵敏、刘菁菁的破处,肉体的芬芳、疆土的开拓,特别是两位美女在他胯下的丰富诱人的人生体验也让胡总自损八百,离高潮不远了。卫玲此时的柔舌按摩就是胡总的破绽,卫玲浓密秀发按掩盖下的体俏丽脑袋正一下一下的攻击着胡总即将熔化的钢管,同时在胡总面前的花蕊也在绽放着花的芬芳、散发着强烈雌性气息,随着胡总吞咽吸吮的加速,花蕊和菊花的抽搐越来起来强烈,当最终卫玲弓直了身体在胡总前面绽放出处女的高潮时,那些清香的液体终于摧毁了胡总了坚持。

胡总快速的重新调整了卫玲的位置,在还处于高潮状态的卫玲体内拨开颤抖的掩体迅速了埋入了滚烫的铁棒,在卫玲的耳边说了句“陈木山从此将无地自容”后,紧紧的将舌头探入她的樱唇里,整个身体紧紧的将丰腴、饱满、活力、洁净的肉体压住,然后在卫玲的无力挣扎、痛苦颤抖中将那根炙热的利器缓慢坚定沉重的踏入了卫玲体内,在击碎了卫玲处女膜的抵抗后,在消融掉潮涌而至的压力、吸力和嫩肉分泌淫水和攻击后,这根在将卫玲从内心联通外界的充满曲折和皱褶的花径的每一寸空间无情占有并霸占后终于艰难的到达了这个弓直了后背浑身僵硬之前还有快乐活泼女孩的最深处。因为剧烈疼痛的缘故,卫玲紧闭的双眼无声的留下了泪,但被胡总侵占的坚守了21年的私密花园却用今生第一次酣畅的高潮迎接着这个新主人的到来。只是这个新主人也失去了往昔的镇定,原本在贯穿女人后无比惬意享受破处女孩因破门而产生的年轻肉体强烈的收缩和痉挛,此时却成让胡总不再淡定,源自卫玲身体内部强烈的吸力让胡总的鸡巴一阵阵的暴涨着,青筯毕现,让胡总的后背神经产生一阵阵的酥麻感,再看着被自己粗长鸡巴挑刺在利剑上的卫玲柔弱无助、紧咬双唇、眉头紧簇、脸色羞红、原本雪白的嫩脯至今已是粉红一片、并伴随着阵阵的颤抖和因紧紧包裹滚烫鸡巴而引起的自内至外的不规则的律动,极象是一只被洗刷干净任人宰割的嫩白羊,胡总再也忍不住了,在几次缓慢而有力的全程贯入并引起卫玲惨痛的反应后,胡总在她还未平息的肉体上开始了她今生第一次展现女人被男人享用的职能体现,胡总充分运用自己多年的经验,一次次的贯入卫玲娇嫩的花径,用粗壮的鸡巴碾平着幽深肉穴里残破的碎膜和娇嫩的突起,狠狠的深入卫玲荒芜的岩洞用有如鸡蛋大的龟头尽情的鞭打着卫玲子宫里敏感的娇嫩,强壮的压榨着被鸡巴撑圆在青筋突起烙铁上无助的蓄满淫液的肥嫩阴肉上,每一次的抽插都引起卫玲从内心到肉体的阵阵涟漪,其初次经历男人的无助、惊慌、娇羞、疼痛、本能反应与及阵阵的抽搐都毫无掩饰的展现在胡总面前,让胡总体会到操干如此娇美女孩的成就和征服感,然后,胡总在卫玲身体深处那如同婴儿嘴唇一般温暖、润湿的吸吮与抚摩,让在每一次深入后都无比留念的研磨几下,那有力的屁股启动下笔直撞击在卫玲突出的、粉红鲜嫩、一片狼藉的大腿部肥嫩部分时所发出的啪啪声,那推开层层压迫、穿越淫水半盛的曲曲折折小道所发出的噗哧噗哧声,以及象两个低垂钢球随着有力抽插而击打在卫玲娇嫩细致被淫水流湿的菊花蕾上的完美弧线,即加速着卫玲内心对男人贯入东西的的感受,也同时震憾着让已破处的赵敏、刘菁菁和未破处但捆绑得极其屈辱的心灵,随着卫玲那一下下被贯穿的身体在胡总的身下绽放着,三女的双腿都在极力的紧缩着,一股股的淫水清透的流着。

尽管胡总早已想暴发,但还是按住卫玲狠狠的进进出出了将近20分钟,中间那怕卫玲经历了两次的高潮也没有停止贯穿的力度和节奏,此时卫玲因按压而翘起的白嫩臀部下,红白相间溪流中流淌着块状物的淫水湿透了整个臀部,高潮过后的卫玲柔弱不堪,无助、凄惨的大张的双腿接受着胡总的挞伐,偶而才有微弱的反应。然而,又在胡总全力的几次大力抽插后,卫玲却又伸直了脊背,头又高高昂起,她已真切感到那根深入体内的肉棒,瞬间又暴涨了一圈,即使是初次承欢,卫玲也感觉到胡总似乎是要喷射了。胡总,也感觉快要熬不住了,浑身处于一种抽筋的酥麻状态中,但依然没有忘记之前忆破处的赵敏和刘菁菁。胡总在继续贯穿着卫玲的过程中,抓住两人的头发利用空中的轨道赶快把两人扯过来,把卫玲的案板放低,然后把双手捆在背后的两具粉红鲜嫩依然在娇喘中的玉体按趴在卫玲身上,此时三朵盛开的粉嫩花蕊和两具丰腴的饱满结实臀部彻底的展现在胡总前面,胡总从卫玲体内抽出更加粗大的鸡巴,从上到下依次从刘菁菁开始一一贯穿,尽管淫水涟涟,但刚破处的伤口被重新撕裂,还是引起了声声的哀叫和身体的颤抖,特别是胡总还用大手狠狠的拍打着肉感结实的臀峰,这些贯穿,胡总使用了内力,更加有力,更加火热,更加强壮,一会的功夫三女就齐声的呻吟起来,肉紧的声音一个比一个高亢,不一会,最下面的卫玲就浑身颤抖并高声尖叫起来,在胡总拨出鸡巴的同时,一股丰足的淫水喷了出来,同时了引发了赵敏和刘菁菁的高潮,就在胡总的面前,三女扭动着臀部蠕动着花蕊喷射着潮水,顺着三女叠在一起的双腿大大分开的自然堆就的天然沟壑如泥石流瀑布般的流淌下来,胡总马上抓住战机,在三女还在喷射的过程中狠狠的重重的开始了快速的全根出击,淫水四溅,那些原本优雅的细细茸毛沾湿了淫水杂乱了簇拥在花径的周围,一片狼藉,终于,在胡总的一声大喝中,其他已经完成肉体交流的几位老总、主持人和依然艰难等待破处的左莹都将目光投入到胡总这石破天惊的致命一击上来,被胡总贯穿至最深处的卫玲在子宫口被强烈撑开后首先即似痛苦又似欢欣的迎接着胡总滚烫精液大法中喷射而出的滚滚熔岩,所到之处,烈焰熊熊,卫玲还未平息的高潮又在这股热流的摧毁下引发了更大的高潮,从无人光顾过的子宫禁地贪婪的吞噬着胡总那浑浊的富含生命力的精液,如同原本富饶的土地上历经干涸后被注入具有生命种子的圣水一样,瞬间孕育了勃勃生命。卫玲在胡总射入时,在滚烫精液的浇灌下,原本紧闭的双眼却大大的睁开了,绽放的身体让她坚定的认为那些攻进她身体的种子将在她的土壤里生根发芽。

胡总用手紧紧的掐住还在弹跳的鸡巴根部,在卫玲柔美的温暖包围中用力拨了出来,然后又直直的捅进在还中喷射淫水的赵敏花蕊中,深深的闯入子宫禁地后,滚烫的精液所到之外寸草不生,再次引发了新的高潮,这个原本坚毅的云芸机组的优秀机组长,一心期待着为台胜党献身的女子如同卫玲一样,身体绽放着吸取着胡总精液的精华,干涸的土地上因为甘霖的浇灌而确信生命的孕育,这种信心让她在异常艰难的形势下,奋力的蹶起浑圆的臀部承受着胡总用力的攻击,并保护着那些注入的种子。

胡总成功的控制着注入赵敏体内的精液,以便还有足够的种子灌入刘菁菁体内。在胡总万分艰难了拨出赵敏体内时,尽管赵敏极力保护,但已经灌满子宫和阴道狭小空间的胡总精液还是流出体内顺着结实丰满的大腿流了下来。胡总把刘菁菁单独抱下来,按成头朝下,丰腴臀部朝上脆立的姿势,掰开两片肉感的臀部,将还在怒气腾腾的鸡巴灌入她的体内,然后腾身而上骑在她洁净浑圆的臀部上开始了最后的挣扎和疯狂,没有了节约子弹的顾虑,这最后的全力进攻,让刘菁菁浑身毛孔洞开,那个被胡总全力抽插的花蕊及周围无比酸麻,那被紧紧捏住的乳房痛苦中更多的是坚挺乳头的生疼和扯至内心的强烈收缩,那淫水浸泡子宫里随着鸡巴贯入后波浪的拍打引发的是整个私密地带的酸胀,更让她难以承受的是那自上狠狠灌入的力量似乎要将她撕碎,劈成两半,让她支撑的双腿打抖发颤。终于又是胡总的一声大喝,胡总整个人紧紧的俯圧在刘菁菁的背上,强烈的气息直接的喷发在她的耳边,胡总深深扎入她子宫的鸡巴在那狭小的空间里合力的喷发了。这次喷射,胡总没有按圧住鸡巴根部,所以强烈的精液滚烫直接击打在子宫壁上,直接将刘菁菁送入了天堂。只是与卫玲和赵敏一样,她深信处于危险期的她一定会成功孕育生命,她的那些正常的子宫壁此时一定会饥渴的吞噬着胡总浑浊的精液。这一刻似乎永恒,周围一片寂静,观战的男女都痴痴呆呆的凝望着两人的结合部,以及刘菁菁波动不已的腹部、弓直的身体,几位副总内心无比震憾,从此对胡总心悦臣服。这一次喷射足有几分钟,至全身平息后,胡总才意尤未尽的拨出了还在摇摇晃晃的鸡巴,顿时刘菁菁洞开的花蕊中随着声响红白相间的滚滚液体喷涌而出,又引起了她身体的一阵波澜。

在胡总和三女休息了约半小时后,三女被以正常的姿势捆在活动案板上,在对胡总的深情目视中被推了出去,几位副总和主持人也跟了出去,她们将主持三女的群交,副总们垂涎三女的容颜和身体的芬芳也出去了,他们是有先操的优势的,而且刚才对主持人的辛勤奉献,也让周涛和陈蓓蓓下定了明年必须推出新主持人的决定。

包间里只剩下胡总和左莹了。当胡总转向她时,早已在艰难捆绑中体力耗尽的左莹尽管很是期待,但还是羞涩的转过身去,低下了头,这种姿势却让从昨天至今天一直不敢充分发挥,刚才才痛快享用到女人的姣美和操干的销魂滋味的胡总鸡巴又直直的抬起了头。胡总走过去,用手一摸那因为重物而不得不翘起柔嫩饱满的双腿间时,却听到了女人的一声惊叫和身体的一阵颤抖。胡总凭经验知道,这是一只成熟了的猎物,随时可以宰杀享用了。

胡总安排工作人员播放起提供准备的音乐和对左宗棠平复新疆叛乱以及家族后来种种的维护国家统一、扞卫民族尊严的种种事迹在音乐的背景中动情的解说出来。

处于痛苦和情欲状态的左莹在听到对左宗棠的解说顿时觉得无地自容。从内心讲她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台胜党,也不同意台胜党的观点,只是因为容易受到年轻人热爱台湾、建设台湾口号的吸引才加入的,后来家族的反对让她明白了自己的历史承载和责任,她非常希望祖国复兴和两岸统一的,但观察国民党也并没有坚定的反对台独,而只是利用它与大陆谋取利益,不值得退出台胜党而加入国民党,因为没有找到一个值得加入的政党,同时在台胜党后来的发展让她觉得也许以台胜党的身份掩饰同样可以做对国家民族有効的事,所以就延迟了退出台胜党,对于接受如此大的惩罚,也许左莹还是有意为之的,就是为胡总而来的。

左莹在进入台胜党后,台胜党发现左莹因为左宗棠的缘故有宣传的价值,因此人美、高挑、硕士、军队的特点,同时还有坚毅的神情、模特的风情和可人的待人接物顿时吸引了众多的台胜党大佬,种种宴会上常常出现她的身影,无数的大佬及衙内纷纷幻想着剥光她包裹着曲线身材、展现飒爽英姿的空姐职业服装,将她按趴在地上狠狠控制住那浑圆丰腴臀部从后面贯穿她娇美身体并在她痛苦痉挛中将男性肮脏浑浊的恶毒体液注入她洁净白晰体内,后来这些幻想的人中又加入了陈主席和他的大儿子,自此左莹慢慢意识到自己可能发挥原本意想不到的作用。慢慢的她加入了某一个秘密组织。

至于这次华航敬献台胜党处女空姐,以左莹的背景如果她不愿意是没人可以强迫她的,此前陈主席父子已经多次希望替她安排更好的工作,而不是服侍公众的空姐,更不是负责保卫的女特勤,他们希望她飒爽英姿的制服诱惑只是由他们欣赏。对于这点也正是胡总疑惑的地方,以胡总现在所要承担的重大任务后面所拥有的情报系统来说是知道她的身份的,难道她不惜玉体甘愿让国航的众多代表往她洁净的身体深处深入他们肮脏的精液。今天胡总决定要打开这些疑惑,但前提还是要借此机会充分开拓她的身体,以便更好行事,毕竟她是足可以与陈芬、陈菲相比拟的绝色女人。

在其他人走后,胡总充分利用了他服务女人的特色,在左莹已经可以宰杀的肉体上又充分体验到了作为女人被男人充分玩弄的本能快乐,为了让她充分体验这种快乐,胡总解开了对她极为屈辱和艰难的捆绑,只是简单的在后背捆住双手、在沙发背上用绳子松松的捆住左腿。

当左莹经历了三个高潮并解开了口罩后,平息后的双方开始了重要对话。

胡总:“在你作为女孩最后的时刻到来前,你应该还是很多话要对我说。”

左莹:“胡总,据我了解,胡总你应该与我担负着同样的责任,只是我是打入台胜党的潜伏,即使作了天大的贡献,起了不可抹灭的功勋,将来表面上也只是祸国殃民的反面教材。并非我要如此,只是当历史机遇到来时,作为左家的后代我责无旁贷,即使代价很大。有时候,一个女人所起的作用超过许多前线浴血奋战的男人。”

胡总:“这就是我想证实的。只是我们有许多联络的机会,没有必要选择今天如此尴尬的情形,在这种情形下,我也无法保证你身子的洁净。”

左莹:“这是我俩的复兴之盟,付出这点代价算什么,而且不这样,又如何能相互信任呢!与其让陈氏父子得到我的处女身,不如让我的第一次交给一个我内心向往的人,与其从此我纯净的身体成为许多台胜党大佬们玩弄、凌辱和浇灌的厕所,不如我为中国开创世界先进战斗机系列的集体贡献我微弱的力量。”

左莹:“我只是希望,胡总你在将我变成女人时能让我感觉到女人的幸福,就象你让其他女人一样的高潮,而且也但愿我的土地上在经过你的第一次耕耘、施肥后能得到你的播种。这样我也无憾了,那怕,这后要接受众多代表发泄和一生中无数台胜党大佬们的排泄。”

胡总:“在我们组织的计划中,原以为台湾是最好解决的,毕竟都是中国人,凝聚力要强一些,但从实施结果看,反而是韩国、朝鲜和日本要容易一些,台湾因为台胜党的缘故,至今进展不大。如果有了你的帮助,应该会加快进程的。朝鲜没任何问题,稍后不久,有可能我就要宣布对大韩航空的兼并,日本贵族航空的兼并一些关键性的问题基本得到解决,而且利用这两个航空公司对它们上层的渗透进展非常顺利,我们安排的人员都初步占据了一些关键性的位置,利用今后几年的和平选举和紧接着的世界动乱和局部冲突,在动乱中抓住时机,建立相应层次分明的联盟很有期望。”

胡总:“我原本是台湾国民党核心决策部门的负责人,原本只是打算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探讨第三次国共合作,促进两岸和平统一,复兴中华文明。但在和大陆作了深入探讨后,特别是了解到一个庞大的恐怖集团即将引起的可以称之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动乱后,为了民族利益及早应对和布局,改变了我原先的种种想法,开始配合高层实施建立新的东亚大华夏帝国的计划。”

胡总:“从技术上讲,现在公司的战斗机技术已经突破瓶即将突飞猛进,现在正在试验的航空战略飞机检验了众多使我国的卫星和月球信息系统纵贯全球的技术,效果超出预期。现在关键是抓住时机。”

左莹:“想不到比我期望的还要好。果真如此,祖宗灵下有知也会欣喜的。”

左莹:“就让我们记住今天的势盟,在今后的战斗中,相互鼓舞。但胡总,今天时间有限,你是不是该发挥你男人的功能了,在这时间长了也不好!”

胡总其实鸡巴早就硬得难受,一直若有若无的在左莹大开的双腿间杵来杵去的,那怕左莹不提醒,胡总也已忍不住了。

胡总解掉了捆在左莹身上的绳子,留下从空中垂下栓在左脚环上的绳子,双手依然被捆在背后向上提拉着,饱满的乳房更加突出,形状更为优美。左莹自由后就躺在胡总怀里,开始了将近十分钟的湿吻,胡总不仅用不一阵阵男人的气息陶醉着未经人事的年轻女孩,更特别的是展开了凶猛的有技巧的玩弄女性的手段,胡总一面亲吻着左莹娇嫩柔软的樱唇、往里渡着或吞食着两人的黏液,一只手狠狠玩弄、揉搓着那白里透红玉体上的两只活泼不听话的大白兔,特别是还一阵阵用力的挤捏着两团绵实大白面馒头上原本鲜红此时已经发硬坚挺的紫草莓,引起左莹身体一阵阵的痉挛;另一只手则一次次的进入到被胡总用大腿分开的不断想合拢的浑圆玉腿中间软玉温香凝脂堆就的细细茸毛摭掩下水流潺潺的紧密合缝的秘密花园里,如同一只辛勤工作的蜜蜂,找到花径中左莹最为敏感的娇嫩部分,占据有力地形,叮住蕊心对准那香甜、散发着芬芳的关键点准确有力的用两根指头挠了起来,时不时的还去试刺一下左莹那坚韧的处女膜,从G 点的位置、处女膜的深度、周围嫩肉对手指的触压和手指对嫩肉水分和质感的体验,经验丰富的胡总知道这个即将在自己胯下丧失处女身完成女人洗礼、接受自己无情贯穿的女孩是一个厚实、鲜嫩、花径深、极富吸力、穴口压力大极富紧痉和束缚力、拥有强力作战能力的女护卫。如果是其他女人,在经历了胡总近二十分钟的玩弄后,早已软作一团,而此时尽管她体温升高,娇喘连连,但两条大腿依然有力的想要合拢着,阵地依然稳固,让胡总在感叹的同时也非常的享受。

胡总在这个早已熟透的鲜嫩欲滴的年轻肉体上继续充分施展着他有经验,这是他从许多女孩身上探索到的经验,随着时间的推移,左莹所有的坚持终于全部破灭,熟透了的身体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的意志,湿润光滑的肉体剧烈扭动着,在年轻女孩羞涩的神情里白嫩丰满的大腿中间鲜嫩的花蕊里突然迸射出一股股的清澈温泉,有力的冲刷着胡总手指深入左莹阵地里紧紧骚扰着G 点附近敏感地带的大手,胡总一下一下有节奏的随着左莹尖叫的频率快速的抽插着手指,体验着左莹处女时代的干净花蕊所喷射着的清香洁净的珍贵体液,无比留念的注视着女孩在自身身体所展现出现的女人娇羞的性爱内在美,这是大自然的杰作,是最真实最优美的画面。

在胡总的细致照顾下,原本一直坚韧想在胡总面前留下美好印像的左莹,终于还是无法控制自己成熟的身体,完整的让胡总欣赏到了最动人的一面,一次次的喷射让她矜持的肉体完全放松,浑身湿淋淋的,饱满的乳房鼓胀胀的、草莓挺立着、细嫩的脖颈和潮红的胸口渗着细细的汗水、丝丝秀发无力的紧贴在微红的秀脸上,浑身无力的歪倒在沙发上,在胡总的辛勤劳动下,终于呈现出一付柔弱女人的美来,而这种美对男人具有致命的诱惑,这是一具可以任意驰骋的肉体。

胡总在作着对左莹完成使命的最后准备工作。胡总拉着左莹的玉足扯过粉嫩的肉体,将双腿紧紧圧下,便整个白的嫩丰腴的温润地带完全的呈现出来,比之前显得更加鲜嫩,肉感更细,色彩更诱人,肉体更成熟,这是一个让无数女孩变成女人的姿势,明白即将成为女人的左莹羞涩得将头转向一边,紧紧的埋在沙发的角落里,但身体的起伏和平坦柔软腹部剧烈的波动真实的暴露着她内心的波澜。

胡总将鸡巴搭上左莹那条湿滑、温暖的通向身体深处禁区和内心情感深处的通道时,两片鲜嫩粉红绽放的阴唇立即将浅浅闯入的火热龟头细细的包了起来,当胡总闯进通道里面一片娇嫩,与穴口强烈的拘束形成鲜明对比,当胡总尝试推开嫩肉想深入更温暖所在时,左莹终于将可爱的脑袋从沙发的角落里昂了起来,迷离的眼神突然闪现出挣扎的光芒,浑圆的臀部向后逃避着,身体本能的想逃出胡总鸡巴的贯穿。然而沙发上空间非常有限,而且胡总经验丰富,长长的鸡巴随着左莹身体而移,直到左莹臀部紧紧的靠在沙发上,双腿分得更开,而胡总的鸡巴却更深入她的身体,体味着她花蕊里嫩肉强烈的绞缠和按摩。左莹难耐,胡总也不好受,尽管之前发泄过一次。

胡总将逃无可逃的左莹身体再次扯到沙发边上,使白嫩浑圆的臀部一半暴露在外,将双腿按得更紧分得更开,经过一番挣扎,左莹再次被摆成被操干的姿势。

胡总将更加暴涨的鸡巴往她撑得几乎要裂开的狭窄紧致的曲折幽深的通道中,克服重重困难,向前推进至一道关卡前按兵不动,细细体味着年轻女孩身体的慌张和对私密空间被侵入后本能抵抗所引发的强烈快感。让女孩变成女人和征服女人的过程比击碎那层间隔更有成就和魅力。

胡总一直按兵不动,等待着直捣黄龙的时机,等待着左莹能真切感受破身过程的时机。当左莹逐渐适应那根埋入她体内敏感关键位置不断烘烤她日渐脆弱神经、激发身体本能反应的火热,身体渐渐产生难耐和焦灼时,胡总开始了对经过多次喷射虚弱无力的左莹的总攻,胡总掩盖住左莹身体对他形成的日渐强烈的感觉,控制住暴涨鸡巴周围嫩肉持续温暖的按摩下渐渐激荡的势头,将修炼得炉火纯青的内力缓缓注入至青筋盘护的热棒上,开始了让男人心驰神往的华航华芸机组23岁女特警保卫员左莹的健美、玲珑、丰腴身体的享用探秘之旅。胡总的鸡巴在向前有力的对关卡进行了短暂刺探后,在曲径幽深花径中层层嫩肉的吸吮中,忍着强烈的摩擦和渲泄的快感,胡总将宰杀左莹的利器抽至穴口。

胡总:“向你的处女时代告别吧!感谢你的父母!”

在左莹还在忍受那种让她肉壁渗水的摩擦和吸附力时,胡总坚硬、笔挺的火热带着灌入内力的摧毁力瞬间轰破了坚硬的关卡,带着无比的威力狠狠的贯穿了左莹处女之身,在瞬间而至的由花蕊扩至全身的疼痛、夺眶而出的泪水和凄沥的惨叫中,左莹终于在颤抖中用自己身体最隐秘和娇嫩的部分绞缠着那根射入身体深处颤动着的粗大利器上痉挛着跨入了女人的行列。胡总在扎入左莹身体后,在享受了片刻的快感后就开始了对这块新鲜、散发着新开拓土地芬芳气息的被主人精心呵护花园的耕耘,对这具让无数台胜党大佬们魂牵梦萦、曲线优美、高贵文雅的光滑白嫩大白羊的痛快宰杀。尽管胡总想慢慢享用,但左莹日久精练武艺的身体不仅身体健美、肌肉有力,即使是在胡总用尽手段后经历多次喷射后柔弱无力的身体也依然凭本能对闯入身体的陌生者形成强有力的围剿,那种绵绵不绝汹涌而至的吸吮和收缩让胡总知道没有充足准备与她有一场大战,希望利用她初经人事经验不足快速的将她击溃。

在左莹的再一次惨叫中,胡总再次贯穿了左莹,克制住内心的波澜表情冷静的看着她再自己的重击下挣扎扭动、痛苦痉挛,一下下的准确的镇压、点射着她无法有效组织仅靠本能的反抗,每次都听到她痛苦但又让男人疯狂的惨叫、尖叫和呻吟。在将近十分钟近500 下的重击后,胡总那根贯注了内心的肉棒终于迎来了初步效果,从破身后被撕裂痛苦和大力贯穿的强烈摩擦中慢慢适应的伤口经历了初期的打击后,产生了光滑的液体使胡总的操干更舒服、顺畅和深入,也使左莹慢慢滋生出许多复杂的身体变化,每次的重击在让她体会到男人的意义时更体味到源自身体深处的酸麻胀感觉,似乎这种撞击越重感觉越舒服。此时在胡总胯下的左莹,在每一次的重击下,依然楚楚可怜,让人更加暴虐,揉搓乳房的双手更加凶狠,叫声更加哀怨,每一次的快速抽插依然会引起左莹的连锁反应,只是在两相撞的部位从之前的剑拔弩张变成了相死缠绵,噗哧噗哧的声音随着淫水飞溅更让胡总强壮让左莹羞涩。又经过近100 下的对左莹敏感地带的针对性蹂躏后,左莹忽然全身绷直,浑身痉挛,花径强烈收缩,一声长久的哀嚎过后,一股温暖的潮水从胡总肉棒的四周喷涌而出,胡总终于放下了心,终于把这个坚韧的女保卫人员提前送上了高潮,胡总紧紧的控制住全身趴在左莹身上感受着她身体的起伏,不敢看她诱人的神情,只是那根深入她体内的肉棒享受着超人的待遇,浑身透至后背的快感差点让胡总缴械。

在胡总经过左莹第一次的考验后,彻底放松下来,开始舒服的享受起她正逐渐绽放的身体来。这一次胡总紧紧的趴在上面,一直在她的耳边喘着粗气、数着数,然后一边有规律的狠狠干着她,胡总强壮的身体和强烈的男性气息让她着迷,尽管她也见过其他男人的身体但从没如此强烈的感受过,胡总有力的深入也让她沉醉,那种有力搅动和对身体的侵略让她第一次体会到男人的意义,更让她心醉的是那一声声的报数和随着而来的有节奏的进攻总是让她身体不断的反应着,去反复迎合着他的侵入和强硬。一次高潮没多久,左莹又迎来了第二次,很快又第三次,时间越来越短,喷射越来越弱,哀嚎声越来越低,胡总此时反而神勇起来,但考虑到她还要接受众多代表的享用,也想快点结束战斗。

胡总:“再操你500 下后,你准备迎接你人生中男人的第一次精液吧!一、二……”

然后胡总在左莹的耳边咬着耳垂重新报数起来。身体被胡总紧紧压住、严丝合缝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左莹无力反抗胡总的操干,只能摊作一团的婉转承欢,只是内心的欲望却随着胡总的报数声又强烈的点燃。随着时间的接近,胡总直起身,更用力的揉搓着饱满乳房,更用力的按压着她白嫩的身体使那饱满的肉馒头更突出,更用力的重击着、贯穿着她,400 过后,没有任何反抗力的身体还是本能的感觉到那根肉棒突然的粗壮起来,盘绕在上面的青筋突出着对花径里嫩肉的摩擦更强烈。在接近500 的时候,即使是初经人事的左莹也明显感觉到胡总的慌乱和节奏的错乱,一声声的嚎叫和淫语让她觉得胡总行将崩溃,那根将自己变成女人的凶器温度急剧上升,每次都是匆匆而入,然后慌张离去,而且每次都在敌营的强力收缩下飞酒下一些男性分泌物。只是左莹没发现,其实她的哀嚎声不断,与胡总相映成曲。

终于在500 下到来的时候,胡总强壮沉重的身体紧紧的抵住左莹后一蹶不振了,左手紧紧捏住左莹乳房,两人连在一起的肉体通过胡总那根深入她最深处的强壮导管在深度剧烈的交流着,两人的剧烈蠕动的身体和收缩的屁眼从一个侧面展现出两人都在那个窄小私密的空间里如何畅快的喷射着浓浓的体液,偶尔看见胡总间歇性的在大张的白的嫩双腿间耸动着和左莹一阵阵的颤抖着。左莹初经人事的身体在胡总独特的滚烫精液大法的灌溉下,正展现着一波波的高潮,子宫张大了口贪婪的吞食着胡总倾泄而出的滚烫,那些能让女人土地更肥沃更能开花结果的一股股肥料和生命种子,污染着她的身体,欢快的在她珍贵洁净的肉体上打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尽管已经喷射结束好一阵,但当胡总拨出时,还是引起了左莹身体的连锁反应,那种看着自己女人在长长的呻吟中从粉红鲜嫩的花蕊通道中娇羞的流出自己灌入的精液时,每一个男人都无比自豪,都能感受到那种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