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43章

网络2018-12-06 10:49:5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胡总并没有从左莹开始,他准备从云芸机组的组长赵敏开始。赵敏毕业于某大学历史系,是台胜党反动的老巢穴,受的反动宣传较多。赵敏她们参加年会,是迫不及防,但后来当知道如今的胡总已经进入中国政府的高层,对未来台湾的前途和地位有很大的影响,她反而想留念这条线。她如今是台胜党苏副主席小儿子苏雄月的名义对象。让她生气的是,苏雄月至今依然与一些女人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依然还在结识着新的女孩,每次他都说是作为政治家他得保持一定的联系,就如同象刘德华等艺人一样尽管已经结了婚但对外却从没公开过。赵敏保持处女身只是想留到结婚的那一天,也想避免自己沦为他的玩物。有几次,如果不是她反应敏捷和态度坚定的话,早已在他经验丰富的揉搓下被按到地上给法办了。让她坚定信心的是有一次他在玩弄他父亲的秘书时她无意听到对自己的评价,那就如同评价发情动物一般。也许是她对自己的身体不清楚,其实苏雄月在经过对她的身体探索后所得出的评价非常准确,就如同现在的胡总经过对她身体的探索所得出的评价一样,因为此时她的身体已经湿透了,看着在不远处相互绞缠在一起的几位男女听着他们声嘶力竭的叫唤,赵敏的身体变得无比敏感,身体深处有一处焦着的地方酥痒耐忍,不断的收缩着,刺激着浑身白嫩的肉体。

当胡总在她后面在她湿淋淋的阴部间用手撸了一下,赵敏一声闷叫,眼神里透露出一阵恐慌,身体向前挣扎似乎想要逃跑出胡总的控制,然而单脚支撑的身体难以保持平衡,挣扎过后的身体却随着顶上的绳子绕起圈来。胡总耐心的看着赵敏优雅旋转的身体以及她极力想控制旋转所展现出来的运动美感,感觉到年轻女孩难得的另一种风情。当赵敏放弃对自己的控制随波逐流后终于恢复平衡时,她经过运动和挣扎后的肉体蒙上一层细汗,浓密的秀发湿湿的粘在潮红的俏脸上,臀部和两腿之间一片粉红,在淫水和汗水的映衬下散发着女人动人的光彩,就象一朵烂漫的花朵,散发着迷人的花香,引诱着采花人。胡总用手抓住赵敏秀气的脖子,将她的头抑起,盯着她逐渐迷离但却不时闪过惊恐、羞涩和愤怒等时而清醒的眼神。胡总一边认真的注视着她,一边用力揉搓起那娇嫩、突出、饱满的双乳来。此时,赵敏精疲力竭,已经无法反抗,那俏丽的秀脸在胡总的抓住秀发的手里显得楚楚可怜,整个身体在胡总的掌控之中,她知道作为女孩的时间不多了,尽管她极力控制着身体的反应,但在胡总经验丰富的攻击下,身体的颤抖却随着胡总的揉搓亦加明显。当胡总开始将重心移到她湿滑的阴部时,赵敏整个身体忽然剧烈的扭动起来,两条腿痉挛着似乎想要紧紧夹住,她就在胡总的紧紧注视下,羞涩的仰来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由于捆绑的原因,整个身体无比开放的展现出高潮中女人的尽情开放,到最后因高潮而引起潮吹、喷尿时,赵敏已经摊作一团,任由淫水从鲜嫩的花径中渗透出来,赵敏的惨状看得刘菁菁、卫玲和左莹都羞愧水已。胡总看着赵敏近乎虚脱的粉嫩肉体,终于决定开始行动了。

胡总将粗大的鸡巴探到赵敏花蕊的入口处,轻轻的拱开一条道,在赵敏年轻处女紧紧的花径中开拓着前进的道路,娇嫩的阴部饱含着充足的水分,在胡总肉棒的压榨下滋滋的顺着坚硬的肉棒流了下来,随着胡总的进入,赵敏的身体紧绑起来,前身向上仰起,虽然蒙着嘴,但其它三女还是能明显感觉到赵敏的疼痛。

胡总并不急于破身,此时女孩身体通道所形成的压力和收缩令胡总非常舒服,不断开拓前进的肉棒已能感觉到那层薄薄的处女膜,以及因为无法控制身体而偶而将膜撞上粗大肉棒带来钻心疼痛而引起的身体抽搐。赵敏扭动着身体似乎想挣出胡总肉棒的压迫,又似乎是在身体的本能反应下在男女器官的吸引下逐渐的吞食着胡总的肉棒。扭动出去的身体在从上吊下绳子的拉扯下失去平衡,又慢慢的退回原地,反而陷得更深,肉棒对赵敏处女膜的刺激更加明显,那种撑裂疼痛的感觉让她浑身更加紧绑,对肉棒的收缩和吸力越加明显。胡总用手绕到前面捻着赵敏细细的红嫩乳头,看着赵敏白嫩的身体象踩中陷阱被坚硬弓箭射伤的猎物一样,无力的在原地挣扎着,只不过是动物流出的是血,而她流出的是淫水,但两者都是一样的颤抖痛苦着。随着胡总肉棒的深入,赵敏整个身体越来越难以忍受那强大的撑裂感和处女膜的突破感,而她为了避开高大胡总从后面插入内棒的压力而不得不踮起的左腿颤抖着,越来越难以支撑身体的重量,整个人就象被胡总挑刺着的猎物一样。

胡总的肉棒还有将近2/3 在外面。尽管她知道如果放弃,自己就将被贯穿,也将从此丧失宝贵的处女。然而她却无能为力,终于,无法再忍受的赵敏开始放弃似的哭了起来,整个身体,特别是那丰腴的臀部颤抖了起来,坚持不住的身体顺着胡总的肉棒落了下来。此时,胡总终于等到了他出击的时机,粗大的左手快速的从乳房上移到赵敏的细腰上,另一只手右手扯着她的乳房,双手猛力往后用劲,借助赵敏放弃抵抗后下落的身体重量,胡总的鸡巴退到洞口后整个下身快速对着向后的白嫩臀部中间的鲜嫩花蕊全力出击,整根黑亮的肉棒从洞口猛力灌入,在将处女膜击得粉碎后,笔直的贯穿了赵敏的整个花径。随着赵敏的一声惨叫,她不仅体会到处女膜被刺穿后的感觉,更体会到娇嫩花径被撑裂的痛苦。此时,胡总的整条肉棒全根而入,不仅将花径撑得没有一丝缝隙,而且强壮的捅进了花房,重重的击打在花心上。在一阵扭动和颤抖后,初为女人的赵敏痛昏了过去。

昏过去的赵敏整个身体失去了单腿的支撑,全部重量圧在身后向她穿刺的胡总鸡巴上,花蕊里嫩滑的阴肉紧紧的压迫着绞缠着鸡巴,让胡总从头顶舒服到全身,鸡巴的感觉象抽筋似的牵扯着周围的神经,刚才赵敏失身后沉甸甸下落重重击在胡总鸡巴上,差点让胡总泄了出来。胡总屏住呼吸将鸡巴抽到洞口,鸡巴上沾有点点腥红,赵敏的花径入口处及大腿两侧绽放着朵朵鲜红梅花,胡总再次贯穿被吊在空中全身失去支撑、身体向前倾、花蕊大开的赵敏时,伴随着疼痛、胀肿、撕裂的感觉,赵敏苏醒过来,在胡总的操控下,忽高忽低的声音演奏着赵敏从女孩变成女人的进行曲,与之前赵敏还能稍稍挣扎不同,此时胡总双手紧紧控制着赵敏的腰臀,在每一次从洞口直捣黄龙的贯穿中,鲜嫩的肉体只能死死的承受着粗壮坚硬贯入的如同通红钢管的胡总肉棒的蹂躏,丝丝秀发随着胡总的抽插而舞动,哭声也随之律动。尽管胡总很想痛快的惩罚一下赵敏,但在真正面对女人时,特别是在初次破身时所展现出过份恐惧、害怕、疼痛时,还是难以坚持下去。赵敏清醒过来后,那只不断用劲的支撑脚使花径暗中用力紧紧夹着胡总肉棒即使胡总很舒服,也导致了她在每一次贯穿中都痛苦无比。

在将近20分钟的抽插后,看着无助哀嚎、汗湿透的粉红肉体,胡总解开了绳子,让赵敏柔软的身体面朝上摊开在绒绒的地毯上,开始了胡总让无数女人疯狂的性享受之旅。半小时后,赵敏柔弱的身体慢慢燥动起来,仅捆绑着双手的身体难耐着扭动着,曾经昏暗的眼神又明亮起来,只是里面不在清纯,紧盯胡总的眼光中透出强烈的期盼,吟唱的旋律也逐渐高亢。另三个被捆绑着的台湾空姐,自始至终的看着赵敏从女孩变为女人、从疼痛不堪到浅浅呻吟,也逐渐从紧张、恐惧中平复下来,特别是赵敏失去捆绑,让人羡慕的躺到地毯上享受,反而让她们产生了希望从自己开始的想法,那种又期盼、但在女人本能控制下又展现出的羞涩,让还在抽插赵敏的胡总心动不已。

胡总依然抽插着赵敏,依然在引导着她身体积聚情欲的暴发。此时的赵敏似乎苦尽甘来,正在感受着胡总坚硬的鸡巴,发挥着女人被按倒在男人胯下展现女人被操干的天然职能时,反而显得自然、融洽,在配合胡总的贯穿时浑然天成,根本看不出是一个刚破身的女孩,这就是胡总的过人之处。胡总的每一次纵情深入,无疑都受到了赵敏的柔情欢迎,赵敏尽情的开放着身体,本能的迎向那根进入身体深处狠狠鞭打子宫的强壮肉棒,体会着那团灼热以及随着而来的抽搐感觉,整个身体因为那根东西有序的运转起来,特别是身体深处的那种痒酥麻肿感觉,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人生体会,根本不是男友的揉搓与自慰时无法比拟的。此时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自己的控制意识越来越弱,对那根东西的感觉却更强烈,每次深入时对通道壁的摩擦和刺激已到了疯狂的地步。

赵敏倦曲着身体,向上仰起身体,她此时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肉棒不要停下来。胡总操过的女人无数,知道她的灾情严重,后面还有三个女孩,还有许多老总的女儿,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不能浪费太多的时间,知道是该给她致命一击的时候了,至于她后面会有公司无数的代表去让她体会更多的高潮,去让她的身体吸纳更多代表的体液的。胡总突然改变了抽插的节奏和力度,在赵敏被紧紧控制并被按压得突出的细细茸毛掩护下的鲜嫩、丰腴阴部上开始了赵敏人生里刻骨铭心的总攻,胡总每次都将进攻的炮管拉到洞口再重重的轰进去,在赵敏无力反抗的肉体上充分展现着男人雄壮力量与女人的柔弱如水的美。几个回合之会,初为女人的赵敏根本不是胡总的对手,丢盔弃甲,整个阵地瞬间崩溃,赵敏在发出一连串长长的呻吟后,就在胡总深入的紧紧插住的鸡巴贯穿下高潮了。胡总享受着年轻女孩那鲜嫩、结实、有活力的芬芳身体,深入身体的肉棒感受着喷涌而出的温泉水和收缩有力的吸吮按摩,如果不是后面还有工作,如果不是多年操干女人积累的经验,早就一泄如注了。胡总屏住呼吸,看着在自己胯下痉挛、抽搐着的粉红肉体,偶而配合着抽动几下,直到赵敏逐渐平息了,才抽出了依然雄壮且更加黑亮光滑的大鸡巴,顿时赵敏身体里所累积的淫水喷涌出来,将赵敏如花似玉的大张的身体绘出一幅最为诱人的图画。

胡总来到卫玲、刘菁菁和左莹身边,测试着她们的感觉。经过了刚才的性教育,心理不再象此前那样恐慌,只是当胡总的手揉搓在关键部位里,尽管已有了动情的征兆,但被鞭打后留下的触手疼痛却又提醒她们自己还是守身如玉的处女,下面要进行的是无法预测的破身之旅,谁也无法预测它,因为它被控制在胡总手里,是胡总才能决定她们的第一次是什么样的人生旅程。

胡总测试后选择了刘菁菁,因为卫玲和左莹似乎还能坚持,心理情欲还需要积累。而刘菁菁躲避着胡总的眼光,却偶而瞟向那根黑亮的鸡巴,满脸羞红,同时胡总用手一摸就能感觉到乳房的胀肿和花蕊的湿滑。另外,刘菁菁体力的透支,也让她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然而当刘菁菁发现胡总选择了她的时候,身体却挣扎扭动起来,脸也开始变得惨白。无论那个处女,当她面对即将失去处女之身的时候都会一阵阵的恐慌,而这些在男人眼里却又显得无比动人,强烈的诱发着男人深藏着的暴虐元素,让男人产生强烈的征服感,此时向刘菁菁走去的胡总已不是刚才温柔抽插的人了,而是被刘菁菁恐慌眼神和挣扎所诱发出男人本性的强悍男人了。

刘菁菁是四女中身体和性格都最为柔弱的空姐,具有台湾女性的甜美,又体现出女人的柔弱之美。作为航班上的服务员,甜美和礼仪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现任男友是台湾棒球队的队长许台郞,台湾职棒队是叫嚣台独最为严重的地方,他们因为经常与美国、日本比赛和训练,受到的毒害最深,特别是对日本人简直就是认贼作父。许台郞是后来崇拜日本改的名字,暗含“太郞”又有台的意思。

在日本训练时经常享受到日本人有意提供的女人,那种让男人随意享用的女人让他大开眼界,有一次一对日本女大学生让他享受到了最为震憾的体验。如果不是遇到刘菁菁,他可能和日本女人都结婚了。两人认识不到半年,性格温柔、容貌娇美、身材动人的刘菁菁不是身材矮小的日本女人所能比拟的,特别是她曲线玲珑、修长的身材让操贯了日本女人的许台郞惊为天仙,自此开始了坚定的追求,刘菁菁最终同意作许台郞的女友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父母是坚定台胜党,许受到父母赏识其父母又是刘父母至交的缘故,刘菁菁对许的条件是断绝与其他女人的来往,并且婚后才能行使夫妻权利,许为了温柔、娇美的刘菁菁只好假装好人,忍了将近半年没操过女人,直到上月才领了结婚证。

然而许台郞却在美国碰到有云雨前缘的林志玲时终于原形毕露,被媒体暴光了两人进出宾馆的暗情。刘菁菁并非真正的台胜党,也并非真爱许,只是觉得很没面子,被同事朋友笑话,出于教训许,无论许怎么认错,刘菁菁故意冷冻了他近三个月,但毕竟已经领了证,心里还是将许认作了老公,随着许加大了攻势,慢慢的还是冰雪消融了,上个月在刘菁菁的闺房里,如果不是许故作深沉,也略带报复的意味,被脱得精光、一身雪白粉嫩被揉搓得通红、两片娇嫩花瓣被吸得酸胀的刘菁菁坚守多年的蓬门早已被许台郞无情清扫了,只是当时的许看着身下欲望焚身、饥渴难耐的她,心里想的是“他妈的,敢跟我装,直到你尝到10次欲求不达的痛苦,老子才会操死你,到时新婚夜,老子当着林志玲的面操死你”,而每次都说“亲爱的,我一定要把这神圣的事情留到新婚之夜”,从此后,每周刘菁菁都要尝到这种难耐羞愧的折磨,最后却又不得不忍受着许把粗大的肉棒贯穿至小嘴深处用力捅插并最终在他狂暴的喷射后干噎着吞下浓腥的精液。只是刘和许想不到的是,他们一再浪费的机会会导致今天刘菁菁被当作惩罚台胜党的项目,今天被捆在这里等待被破处、被很多人玩弄,而且还打象玩物一样的进行了长时间的鞭打。

此时的刘菁菁面向下,双腿大开的绑在一块木板上,长时间的一字步让娇弱的她体力透支,近期被迅速开发的身体潮红一片,娇嫩的花蕊和小巧细嫩的菊花蕾水淋淋的,在火热的沼泽地里似乎弥漫着薄薄的迷雾,在靠近木板的部分早已汪成了浅浅的水渍。鞭打并没有击溃她的意志,反而是凌乱疼痛刺醒了她近期难以满足的成熟女人的性呼唤,此时的她没有任何对许台郞的任何歉疚,反而充满了对他的怨恨,如果不是他满足于对她的长久折磨和略带报复的性虐待,早点让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她就不会因为处女身的缘故而成为这么多人的操干对象,既然你不珍惜,我就让你成为耻辱。

因为今天议程还很多的缘故,胡总在刘菁菁的后面只是随便的抚弄了几下,就开始了真正的破处进程。尽管刘菁菁已经作好了思想准备,但当她看到胡总抓住她秀发将粗大油亮的鸡巴伸到她面前时,还是被比她男友强壮着多的恶狠狠的鸡巴吓坏了,被扯下了口罩的樱桃小口还来不及畅快的呼吸就被胡总的鸡巴给贯入了,顿时嘴唇的抽搐和痛苦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带给了胡总还剩1/2 还没进去的鸡巴无比的享受,在她的咳嗽声中,粗壮的鸡巴又涨大了一圈,刚才在赵敏体内强烈忍住的感觉更加凶猛的迸发出来,差点没有当场缴械,如果刘菁菁有经验,及时抓住胡总的弱点,用优雅的小嘴一吸可能就会将胡总击溃。差点喷精的胡总心里暗叫一声,及时收紧了邪念,开始了略带报复兼比拼的口交。胡总给刘菁菁带上专门用于口交的口套,让她的小嘴痛苦的大大张开,左手捏住白皙细致的脖颈,右手扯住满头飘逸柔顺的秀发,使她的俏脸无助的仰起来,胡总看着泪流满面并隐隐惊恐的刘菁菁,如果她不是台胜党的身份,可能早已放弃了,想到自己必须尽快结束云芸机组的破处工作,以便让更多的人加入到惩罚台胜党女人的行列中,胡总还是决定无视她痛苦的神情,并马上开始了缓慢但有效的惩罚。

居高临下的胡总捧着刘菁菁的脑袋用力的在她被不断撑圆的小嘴里缓慢坚定的推入自己粗大的鸡巴,尽管受到了极力的挣扎,但还是全根而入,直接贯穿到了她的喉管,并把整个俏脸紧紧圧到了结实的腹部上,呼吸受到限制的刘菁菁脑袋无法挣脱,只能希望通过身体的挣扎来重新呼吸,此时捆在木板上的柔弱身体更加娇红,腰部的摆动和两条洁白大腿的无序挣扎带动了木板的运动,发出的响声惊醒其他的三女,吊在空中在阵阵咳嗽声和抽搐声中舞蹈的刘菁菁如同在水中蛙游的美人鱼,更如同因溺水而挣扎的美人,即优美又凄惨。随着时间的推移,刘菁菁竟然慢慢的停止了挣扎,只是呖呖淋淋的有些尿液顺着木板滴了下来,在她身体下面的木桶里滴满了半小桶。胡总抽出了鸡巴,任由她低垂的秀发遮盖住无力的脸。

终于胡总再一次来到了刘菁菁更加丰腴圆润的臀部后面,此时两瓣臀部中间的花瓣更加鲜嫩动人,胡总重新调整了捆绑的角度,让她的上身相对前倾,臀部更加翘突,正好与胡总的鸡巴相适应。胡总的鸡巴销一探索就准确的找到了花径的入口,在她身体的惊颤中慢慢推进到处女膜的位置,层层叠叠的嫩肉娇弱的缠在黑亮结实的鸡巴上,胡总稍微一扯动就会看到白嫩的臀肉随即痛苦的颤抖着,然而淫水却沽沽的流着,一会的功夫胡总的下腹部和刘菁菁的整个下身都一片潮湿。胡总弯下腰,用两只粗糙的大手紧紧抓住刘菁菁结实饱满丰盈可人但翅布满了条条红印及块块青紫的乳房上,充满男性气息和勃勃活力的身体紧紧盖住了刘菁菁纤长汗湿,沾满丝丝秀发的后背上,然后用牙轻轻的不断的咬着刘菁菁的细致耳垂,直至她慢慢苏醒过来。

胡总一直慢慢的揉搓着她的乳房,那根插在她体内的肉棒温度越来越高,越来越粗壮,不断的拓展着她娇嫩的空间,刺激着她的神经,同时随着她臀部的扭动和逃避灼热的铁棍反而更紧的圧在那薄薄的膜上,那种刺痛的感觉时时侵扰着她的意志,随着时间的推移,胡总一直在细致的在她耳边说着话,热热的气流不断的吹进耳朵,让她的全身不断抽搐着,刘菁菁越来越身体深处那种酸麻肿的感觉逐渐到了极限。但还是本能的揺着头!

胡总:“如果你不点头,我就一直这样的揉搓下去。”

胡总逐渐加大了揉搓的力度,并不时的扯捏着她鲜红的葡萄,终于难以控制熊熊欲火的刘菁菁在连点了几下头之后,汗湿透了的臀部胡乱的朝后顶着。胡总虽然鸡巴一直捅在那么一个温暖娇嫩的所在,还要抵抗着那时不时无规律的阵阵收缩和吸吮,但依然保持着清醒,此时一看期待的战机终于出现了,马上卸掉她的口套,让她大声的喝出来,紧紧控制住她乱动的臀部,插在她体内的鸡巴不进反退,至洞口后再徐徐推进,不断重复清理着这段通道,慰平着层层叠叠的阻碍,十几下后,刘菁菁的淫水越流越多,身体越发滚烫,她只觉得鸡巴总是到了关键的地方就退回去,害得自己不断的去追逐,而耳边那几位被副总操到声嘶力竭女星的淫叫又象阵阵诱惑的鼓声咚咚的敲在心上。

终于,刘菁菁大喊一声:“操死我吧,求求你,操死我这个台胜党人的女人吧,快操死我吧!”

在她喊出后,胡总双手用力的紧紧捏住她早已不成形状的绵乳,然后将她的身体扯离开直到胡总鸡巴退出洞口很多,胡总在她耳边说了最后一句:“你要的我会给你,你不要的我也会给你,我会让你永远怀念今天的梦里奇遇。”

然后胡总把她顺着绑绳推到空中,直到刘菁菁明白的时候才放开双手,随即刘菁菁顺着即定的轨迹加速的画了个半园直直的向胡总笔直的鸡巴双脚大张的撞了过来。

随着一声痛彻心扉的惨叫声过后,胡总的鸡巴在穿透刘菁菁坚守了21年贞洁的处女膜后,挟持着破碎的处女膜碎片沿着狭窄曲折润滑的花径,重重的撞开早已浸泡在滚烫淫水里的子宫口,直直的象一把利剑一样狠狠的扎在子宫房里颤抖不已,胡总看准时机,紧紧的抱住被利剑扎住的颤抖臀部,不留一丝缝隙。刘菁菁身体里被毫不留情的插进一柄深及脏腑的利剑,整个身体如同无情撕裂一样,整个身体因为痛苦而强烈的仰起了头,泪水伴随着痉挛的面容流了出来。与刘菁菁的痛苦不同,此时的胡总却沉浸在无尽的快感中,那被暖肉紧紧包裹住的阴茎在无比舒服的享受着周围汹涌而至的吸吮抚摸和令人窒息的收缩和压力,如果不是因为刘菁菁是台胜党的缘故所以才使用了如此强暴的手段,否则就算阅女无数的胡总也难以体味到此种销魂滋味。幸亏胡总有所准备,否则此次相撞胡总难守精关。胡总死死的掐住刘菁菁的细腰,愈加粗壮和超长的鸡巴更加深入刘菁菁的体内,体味着年轻处女破身后带来的如同火山爆发般的连锁反应,惬意的看着被自己扎入后挣扎扭动颤抖不已的身体和白嫩臀部,直至她慢慢恢复平静。然后又一次在刘菁菁的惨叫中拨出了热气腾腾的鸡巴,待红白相间的液体流至洞口时再一次将雄纠纠的鸡巴快速的将刘菁菁贯穿,然后按住扭动的蛮腰再次的体味起销魂的滋味。胡总如此的几十次贯穿后,被以后背方式破处的刘菁菁在经历了地狱的磨难后,终于慢慢的感觉到身体最深处的某一部分开始感觉到酸麻酥胀的感觉,而且鸡巴每次撞击到或掠过都会引来身体或内心的阵阵颤抖。此时的胡总已经改变了此前采用重击的方式意在让敌人体味痛苦,而改变成冲进敌人阵地开始了快速的博击意在扰乱敌人的反应,整根强壮的鸡巴就塞在刘菁菁的花径里专门寻找着她的敏感区域尽情的践踏着,在这些无人耕耘过的地方贪婪的蹂躏着,喊声也从先前的声声惨叫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只是从一个男人的视角看,刘菁菁此时浑身绯红,柔弱不堪,双乳肿胀,秀发飘逸,声音诱惑,眼神迷离,正在胡总的凶狠攻击下展现着一个初为女人的无穷魅力。

随着抽插的进行,胡总看到刘菁菁已经开始感受到性爱的魅力后,慢慢的加快了节奏,开始了大力的从洞口至花房的全程贯穿,顿时刘菁菁的叫声又高亢起来,叫得才破身不久的赵敏又紧紧的夹住了玉腿,未破身卫玲和左莹的脸色也从当初被她破身惨状所惊吓的惨白而变成略带羞涩的粉红,被紧紧捆绑的玉体也不安份的扭动着。20分钟的大力贯穿后,刘菁菁的叫声若继若续,脸色惨白,双腿间一片狼藉,原本修长优雅的阴毛杂乱无章,已经经历了数次高潮,终于胡总决定再次加快节奏,将她彻底击溃。再一次连续10分钟的攻击过后,一连串长久持续的高音过后,刘菁菁一阵阵的痉挛后,再次昏迷过去,胡总看着她小巧细致菊花蕾的阵阵收缩,克服着层层吸力,屏住呼吸慢慢的将湿淋淋的鸡巴拨了出来,瞬间浑浊的淫水和红白相间的物体随着热流流了出来,胡总看着不时因为抽搐而引出法治潮涌的不堪凌辱的鲜红花瓣,确认刘菁菁确实充分体味到了高潮的滋味后,才离开了那具随着木板而摇摆的充满雌性气息的肉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