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41章

网络2018-12-06 10:43:2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马副总开始了一步步的计划。马副总将再追加500 万投资,年会中马副总所得将近50万无偿给她俩,孙晴以马副总儿子未婚妻身份可得50万年会费,以及其他各种杂费20万左右,应该可以弥补那些投资缺口。马副总还保证,以后他会尽量协调投资公司的关系,给马健创造好的发展道路。自从与马健重逢后,那天同学聚会回家的晚上在路过的公园里,孙晴就献出了处女身,她心里非常爱马健了,为他守护了多么多年,这也让马健非常感动,她知道马健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给她一个有力的臂膀,但金融危机却毁了这一切。

对于男友父亲这样的要求让孙晴觉得羞辱,但却无力反抗,没有那笔钱马健也许是疯掉的,也许只能先把自己贡献了,至少还能获得这么多资金,否则以她一个弱女子,就是一辈子也不可能挣到这么多,参加年会没什么,反正马副总连他夫人、女儿都贡献出去了,她们可是比自己高贵得多的啊。只是这三晚上,专门接受未来公公的享用,让她心里难受,身体的痛苦她倒不怕,只是她不知道,她是她母亲的化身,她对马副总意味着什么,儿媳妇意味着什么,更别提她曲线玲珑、白嫩洁净的肉体了,也许只能怪马健教给她关于男人的东西太少了。

那三天晚上,是马副总最快乐、最体现男人征服感的三晚上,一边问着房丽这些年来的情况一边狠狠的抽插、虐待着孙晴,看着儿媳那才破身不久依然对男人略感生涩、身体依然清纯洁净、依然不堪男人大力驰骋的身体在自己的胯下经历长久的贯穿后不知所措的迎接着男人恶狠狠喷射时的动人情景,看着儿媳每当用幸福的神情叙述房丽快乐的时候总是莫名被自己连续猛烈贯穿而引起的不堪抽插而痛苦及花径抽搐时而产生的快乐报复感,马副总觉得这些钱真值,内心常常的感谢老天。

这三天对孙晴来说却是最痛苦的三天,但却又是最羞耻无奈的三晚上,因为在男友父亲的肉棒的抽插下,孙晴不仅享受了无数的高潮,还暴露出女人渴望蹂躏、虐待和污辱的内心潜在欲望,尽管她逃避着、哭泣着马副总那强烈的贯穿、鞭打、灌尿,但整个过程她的花蕊里淫水一直流着,没有停过。到后来,她甚至怀疑马健虽成为她第一个男人但却没有开启她的新生,而马副总才是让她新生的男人。

三天结束时,孙晴并没有任何怨恨,这三天已经将她完全改变,让她认识了女人盛开的另一种灿烂,马副总深入身体搅动她内心的种种深深的刻在她心里面了。最终,为了马副总年会的贡献,为了马副总未来的事业,她甚至连妹妹孙冰也拉了进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

然而,此时,孙晴却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了,因为她的周围已经围满了高大强壮的代表。三个代表用手在她全身关键的部位一揉搓,她就知道今晚她将原形毕露了。他们似乎配合密切,各有分工,他们进攻的任一个地方,那怕是细嫩的脚趾,都会让她暗流涌动,心神俱醉。

此时在下面已经深深进入她,闻着她淡淡发香,狠狠将她饱满双乳压向自己胸部,让她秀美结实臀部蹶起,暴露出柔嫩细小菊花轮的是马副总的下属后勤管理部的秘书长马向东,他成了继马健、马副总后孙晴生命中的第三个男人、年会上的第一个男人,在她后面按住颤抖臀部并用粗大鸡巴在屁眼前端蹭来蹭去随时准备闯关的是马副总的陈秘书。

马向东是马健、孙晴从初中时的同班同学,还是孙晴的高中同学,在他心中,没有人比他更爱孙晴了,梦中孙晴已经无数次在他胯下哭着被灌入精液了。他比马健壮,他们还是亲戚,妈妈是吴蓉蓉的亲姐姐,马向东喊吴蓉蓉小姨,家境虽一般,但全家恩爱无比,幸福融融,直至父母车祸双亡,那时他才十一岁,他住在小姨家,开始时他一直以为父母并没离去,只是小姨骗他的,后来他不问了,但却更沉默了。在这里无论他们对他有多好,但总有对马健偏心的时候,他能感觉到那些细微的东西,他总是觉得寄人篱下,低人一等,有时他觉得妈妈比吴蓉蓉好看多了,也慈祥多了,妈妈是那样的清晰,有时又觉得妈妈是那样的模糊,似乎小姨就是妈妈。平时他住校,周末也很少回家,但如果家里只有小姨的时候,他的内心会莫名的温馨许多,有时他也觉得其实她并不比妈妈难看,甚至还有些异常的感觉。其实内心他知道小姨家对他还是不错的,只是自己的心理出了问题,他太压抑了,那曾经无比温馨的生活的狭然而止和长久的连续思念让他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问题,因为妈妈,小姨成了妈妈的替代者,但他无法象马健那些拱在她怀里,所以他狠马健,也因为孙晴是马健的女友,所以他也喜欢孙晴,不,是喜欢争夺孙晴,但当得不到她时,他也因此更狠马健和孙晴,也许他也不知道这究竟算不算爱,也许她也只是逝去妈妈的另一种替代而已。

孙晴与马健因故分手后,他非常高兴。大学毕业后,在马副总的关照下进了国航,但他认为凭自己的实力他比任何人都胜任这项管理工作。然而当马健和孙晴再次相逢没多久,他发觉他长期对孙晴的投入不及马健对孙晴的不理不睬,慢慢的他发现了最不愿意发现的孙晴身体变化,那是女孩变成女人的变化,那是臀部更加丰腴、腰肢更加柔细、肌肤更加白嫩、眼神更具羞涩和姿态更加撩人的变化,无疑孙晴终于成为了马健的女人了,从此只要马向东和他俩在一起他就会幻想出马健插入孙晴饱满洁净肉体并向深处注射精液的情景。此时他对孙晴已由爱生恨,心底里全是破坏她、占用她、征服她的种种念想。

如果不是这次年会,尽管他有非常多的想法,也许一个也实现不了,只能将孙晴的俪影永映心底。然后继续在那种压抑的思念妈妈的状态下非健康的生活着。

然而此时马向东却根本不敢想象自己的肉棒竟然深深的扎入到马健的未婚妻,自己最期望破坏、占用、征服的同班同学、自己的初恋孙晴身体的最深处。而且让他更为兴奋的是此前自己还深深的进入了小姨吴蓉蓉的身体里面,哭泣着的在那里沉迷了好长时间。

此时他依然还记得昨天干小姨时的快感,似乎她身体的温度和香味依然还停留在自己的指尖、嘴唇、下身和心里,他当时可是抱着无比的仇恨开始的,但此时回想起来却是无比的温馨。他是紫色代表,时间要宽裕些,还可以鞭打和肛交。

鞭打和肛交是象征性的,他没有浪费任何的时间,在他深深的进入小姨之后,他发现还有长长一段留在外面,他明白自己具有好好的干小姨的本钱了,然后就粗鲁野蛮的操了起来,他以为他的强壮、凶猛、力量和技巧足以让小姨在他胯下疼痛、哭泣、高潮甚至崩溃的,然而小姨却自始至终的任由他作为着,无论多么猛烈的抽杀,无论多么野蛮的贯穿,无论多么持续的连续重击,她都包容着他,即使有时痛得有隐隐的泪花,她也无任何埋怨。

马向东在象闯入禁区的野牛狂暴了一会之后,多年的愿望得到实现后,也慢慢平静下来,他发现小姨知道干她的是谁了,因为她象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体贴着他、包容着他,无论他是在犯天大的错一样,无怨无悔。这让他感到内疚,然而这种妈妈的味道又让他不能自拔,甚至还促使他更加去享受她,他就象个孩子般的贪婪品尝着,陶醉的吸吮着,狠狠的贯穿着,用力的研磨着,他不知道自己是在干她,还是在往她身体里挤着,肉棒往最深处挤着,身体往她身上挤着,甚至心灵似乎也在往她内心挤着,似乎他想将那些让他喘不过气来的孤独寂寞统统抛弃一样,只是那时间太短了,当最终时间到来时,他不得已而深深灌进她依然散发着强烈女性气息和无穷魅力的最深处时,他不知道他是激动还是哭喊,他知道小姨也在迎接着他,他甚至知道如果她不被捆绑的话,那么她将会将他紧紧的搂在乳房上,自从妈妈走后,他就会经常看着小姨发呆,她太象妈妈了,他很少喊她小姨,他宁愿在心里喊她蓉蓉,因为喊小姨会提醒他她是妈妈的妹妹。在喷射的那幸福时刻他紧紧的靠在吴蓉蓉的双乳上,嘴唇深深的将她的乳头含进去重重的咂着,让她生疼,尽管下身依然还在抽搐着,还在一阵一阵的喷射着,但在迷糊中,他似乎闻到了熟悉的乳香味,那是妈妈的味道,尽管他坚强着没喊出来,但内心还是脆弱的一遍遍的喊着,而吴蓉蓉似乎也能感受到,用泪湿的脑袋不断的去安抚着他。在那一刻,随着水乳交融他们真正融为一体时,他似乎有些明白,其实他的孤独源于对妈妈的思念。

如今,马向东又在实现着他的又一个梦想,他正深入到孙晴娇嫩花蕊最里面,而她的花径和小姨一样不那么幽深,还有一大截留在外面,正将她撑得痛痛的向上蹶着圆润的臀部,她那窄小的花径紧紧的箍在粗壮的烙管上,每次插入抽出都会将她柔嫩的撑得生疼,将鲜嫩的阴肉给带出来,似乎表明她以前并没有承受过这么粗壮鸡巴的贯穿,每个来回都能看到她身体随着自己的运动而在凄美舞蹈着一样。这种实力和经验的差距让他轻松的掌控着她的欢与痛、苦与乐,他完全可以实现在破坏、占有和征服的目的。但刚才突然想到昨天干小姨时的情景,他却突然有些犹豫起来。

马向东确实比此前干过她的马健要粗壮得多,比马副总要稍胜一筹,甚至也超过了马副总年轻时。而且马向东自从昨天获知女性奖品中有孙晴后,昨天把积存了一个月的精液统统射进了马健母亲、自己妈妈妹妹吴蓉蓉的身体后,就再没射过,即使是霍青霞和吴霞他也只是大力的贯穿几次后就抽出来了,今早又专门吃了耐久的春药,此时可谓兵强马壮,一副不击破敌人老巢誓不还朝的架势,如果他此前充分发挥,积极参加活动,那么凭他的实力足以成为某个突击集团的带头大哥。

尽管有些犹豫,但马向东在孙晴身体的刺激下,和又闻到的某种乳香味的诱惑之下,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和需要,“昨天是吴蓉蓉,现在是孙晴,还有孙冰,还有马丽莎,你们都等着我!”,在内心默默的鼓了劲之后,终于向孙晴发动了进攻,而陈秘书却还在等待加入战局的机会,干女人不是虐待女人,他早过了那个只管自己快乐、赤膊上阵的年纪,他要的是全歼敌人的战果,他还负责着给其他代表演示肛交也能让女人疯狂的教程,此时他赞许的看着马向东表演起来。

“你们先去干其他的,这里一下结束不了,免得到时你们控制不住浪费了弹药!”,陈秘书象个大哥一样命令其他代表。

“那多长时间呢?”,有代表问。

“看这小子心愿得偿的样子,似乎是认识她,凭他的能力不下一个小时,但年会有规定,所以至少也要干到快20分钟时才会结束的!”

“只有20分钟啊”,马向东没有停息他的攻势,他的粗大掠过通道里每一寸有反抗的土地,象推土机一样无情的镇压着,但内心却深深的感叹着,“才有20分钟啊,难道今生与她就只有这20分钟吗?就算真正的射进最深处,最算它们比其他代表有力量、跑得快,最先占领那一块富饶的土地又怎么样啊!她依然是她,而我依然是我啊!到底我要什么,要证明什么啊!”

马向东一会清醒,一会狂暴,他的奋力抽杀和全力进攻,让才进入状况的孙晴痛不欲生,他的野蛮粗鲁甚至让陈秘书也开始摇头。他是如此的强壮,她是如此的不堪蹂躏,根本无法承受全根而入的全力重击,但他却次次无情的重击在子宫口上,次次都能从紧压在马向东胸前的孙晴脑袋的颤抖和急促的呼吸中感受到孙晴所遭受的冲击,这种毫不怜香惜玉的干法根本不象是对曾经苦恋很久恋人的融入,而更象是对仇人妻女的野蛮惩罚,但无疑对其他代表却带来了强烈的感官刺激,连陈秘书都开始有些按捺不住了。

马向东的右手重重的揉搓着、紧捏着孙晴的乳房,力度之重足以留下青青的紫痕,他没有为孙晴的泪水所动摇,他还不知道如何定位孙晴,他只能任由内心的暴虐发作着,去发泄着内心的焦虑和压抑,任由强壮的身体一次次的贯穿着弱小、柔美足以唤起男人暴虐欲望的孙晴,明知道不能全根而入但却一次次狠狠的干进去,明知道不能再用力了,但却一次比一次重的揉搓着。马向东继续狠干着,但内心却一直在焦虑着,我到底想要什么啊,我究竟能否从这些虚幻的期盼和麻痹中清醒的走出来。

其实,马向东正一步步的走出来着,他的狂暴只是他对这伴随着他十几年生活的恋恋不舍而已,越舍不得,越决绝,所以越痛苦和残暴,然而这样的决断才更果断,也许马向东要的就是这短短的20分钟,他要好好的享受这20分钟。

就在马向东逐渐恢复的时候,后面的陈秘书终于找到了战机准备行动了,孙晴尽管痛苦但身体却在暴虐中开放起来。他按住孙晴白嫩扭动的臀部,把下面的淫水涂沫在鲜嫩的屁眼上,用力掰开两片臀肉,在孙晴即因为下面花蕊中的阵阵痉挛而抖动,又因为逃避害怕肛交而战栗的臀部中间,奋力的将自己的鸡巴塞到肛门入口里,在孙晴身体的一阵奋力颤抖中,马向东也终于清醒了,停止了行动,留恋的享受着孙晴的柔弱吸吮和整个身体的无尽疼痛,他在等待着。陈秘书和马向东慢慢的抽动起来,陈秘书慢慢开拓着前进的道路,两人心有灵犀的寻找着最佳的时机和总攻时的频率,他们要孙晴开放时的无比灿烂。

陈秘书,也早已垂涎孙晴的肉体,在他丰富经验的开拓下,不知不觉中,孙晴柔嫩细小肛门通道不仅容纳了陈秘书的肉棒,而且里面似乎找到感觉起来。上下两人都感觉到孙晴身体的变化,两人不约而同的加快了速度,两根粗壮的肉棒在相邻的通道中摩擦着鲜嫩的肉膜,偶而还碰撞几下。随着抽插的进行,最先爱不了的还是操干经验欠缺的孙晴,马向东感觉到孙晴里每次出来的淫水越来越多,而且每次深入的龟头都能体会到子宫口失控的律动,陈秘书也感觉到那紧紧掰开的臀部的强烈强烈的颤抖和屁眼阵阵的收缩,两人此时虽然无比留恋但毕竟时间有限啊,如果是平时能享受到这种美味,他们会象烧烤一样的慢慢将她烹饪得嫩黄酥脆,采用大开大合的干法真是浪费啊,毕竟孙晴的两张口是如此紧窄,被操干的肉体是如此的柔美,体内的温度是如此的湿热。终于,两人决定不再磨合了,开始了大幅度的合力贯穿,次次都是拨至洞口,次次都是全力捅入,没有任何的犹豫和怜惜,三分钟后,失禁的孙晴高潮的淫水流遍了马向东的整个下身,二人的结合部黏呼呼的,噗哧噗哧的插干声更响,五分钟后,孙晴昏过去了,然而此时两人已不能自己,如同上了发条的机器在孙晴软软的肉体上更加有力和快速的继续操干着,十分钟的时候,感觉到两人肉棒变化的孙晴醒了过来,一声声的闷哼着,身体用力的扭动着和逃避着,马向东和陈秘书也大声的呻吟起来,然而抽插的频率却更快了。终于最后在三人共鸣似的呻吟中,突然停止了身体的扭动,只有三人的屁眼和深入在孙晴体内的两根粗壮鸡巴还在剧烈的蠕动着。两人身体的抖动和会阴部的收缩性的颤动,表明着两人正通过那两根深入孙晴体内的鸡巴正在她洁白柔嫩的身体深处灌入着精液。在此期间,孙晴一直哀嚎着,身体随着精液的注入一阵阵的痉挛着,直到两人喷射结束,才逐渐平息。

这次操干,孙晴内心掀起了波浪,这是她所经历过的性爱里最舒服的一次。

而且这种美好感觉在接下来的几次操干中一直没有散去,直到马健那一帮公子哥们组成的突击集团的出现。

也许这就是马向东想留给她的20分钟,他在她身上曾经闻到了乳香味,但最终却什么也没有闻到,也许他已经走出来了。“孙冰、马丽莎,等着我!”,马向东内心又默默念叨了一遍,但这次他决心如此之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