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39章

网络2018-12-06 10:39:0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黄奕:「昨晚的压轴大戏是吴夫人。但由于她身份的特殊,几位老总在操干吴夫人时都没有用力,只做了个表面文章。吴夫人根本就没有享受到作为一个女人应该享受的快乐。不知道后来选出的两位代表让吴夫人享受到了没有!先听一下代表感想如何。」

黄奕:「代表1 ,你是不是觉得时间太短!」

代表1 :「跟这位代表相比,时间是太短,但还有许多代表只能看不能吃啊!我可比他们幸福多了,而且我还有5 分钟的鞭打啊!谁能有这种机会啊!」

代表1 :「抽吴夫人的时候,我可一点都没有手软,吴夫人如此丰腴鲜嫩的肉体,但如果没有吴夫人的鼓励,我也下不了手,当我毫不留情的抽她的时候我以为她有经验,结果我每一鞭下去,都会看到她是如此的痛苦,那被捆吊起来双腿大张的吴夫人尽管极力的逃避着,但我却每次都准确击中那些敏感的部位,每次被击中后的肉体都在惨叫声中痛苦的抽搐着,才一会功夫就把吴夫人抽得通红和泪流满面,但同时也把她抽得淫水直流,在我的一生中,从没欣赏过如此高贵典雅贵妇人的白嫩肉体在我的皮鞭下哭泣,后来我才知道她只是不想我浪费掉这样一个好机会。当5 分钟时间到后,吴夫人被重新捆在案板上时,她浑身泛红,乳房和臀部明显鼓胀,我明白她在几位老总象征性的操干后已经性欲高涨,当我掰开她嫩红的双腿含吮着她潮湿、热气腾腾的阴部时,她明显是情不自禁了,她扭动着紧紧捆住的身体,凌乱的洞口流着淫水,在我眼中她就如同一朵成熟的花朵和熟透了的西瓜,随便一碰都会砰然炸裂,看着她仰起的头和那扭动双腿中的红嫩通道,我真想把自己的大鸡巴捅进去狠狠给她几下,减轻一下她的险情。但我得控制,我只有一次机会,我得好好的体验体验再干她不迟。」

马伊莉:「这可真苦了吴夫人,我也有过这种经历,女人有时候被鞭打时会引起强烈欲望的。」

此时依然脸红的吴夫人:「其实这主要是因为公司没把操干我的方案告诉我,为了应对各位代表的操干,我是提前作了准备,吃了一些药,结果搞得自己很敏感和兴奋,那一鞭鞭的下去简直要了我的命,淫水和尿液随着每一鞭都会渗出来,到鞭打结束时,倒吊着的我浑身湿透,脸上和头发上都被淫水湿透。」

黄奕:「原来如此,那后来怎么样?他俩让你满足了吗?」

代表1 :「当然了,我只不过是在干吴夫人前,真正尝尝吴夫人的味道。我只有一次操干的资格,所以就有效利用了一下。你们不知道吃吴夫人多么美味啊,就是她的脚趾、屁眼都如此美味,我觉得我吃她比干她还让她兴奋。」

吴夫人:「那不是兴奋,那是难受,后来你干的时候才是真舒服!」

代表1 :「但我觉得最舒服的却是干她小嘴的时候,我媳妇怀孕,我只好让她用小嘴代替,慢慢的却发现了口交的乐趣。我想试试干吴夫人小嘴的乐趣。当我经过所有的准备工作最后向她从案板上倒垂下来的脑袋中间开始猛烈口交时,吴夫人俏脸就如同平时我操干女人时候阴部一样,都有一根粗大的鸡巴捅在中间,而旁边的部分同样颤抖扭动着。随着我刺激感的增加,我不断的加快速度,捧住她的小脸固定住次次拨到小嘴边然后再猛烈的全根而入,次次击打在吴夫人咽喉深处的地方,两个睾丸也随着撞击着她的双眼,吴夫人的身体激烈的扭动起来,小嘴一阵阵的抽搐着、干噎着,有时候是我还挺着大鸡巴然后采取来回扯动吴夫人头部的方法来抽插她,每次到鸡巴根部的时候我还会把她的脑袋固定住然后在我那毛茸茸的地方来回磨蹭着她的俏脸。有时候我按住吴夫人的脑袋把跳动的鸡巴全部塞进她的小嘴时,将她整个脸部的紧紧按压在我的小腹上无法呼吸,在她的喉舌的抽搐中,让体验那种强烈的收缩。一直到我看到了一个眼泪、淫水和尿液横流的吴夫人出现时,我才拨出那根更加强壮的肉棒,然后直接贯穿了吴夫人。」

代表1 :「我说过,作为代表,我会替全公司狠狠干她的。」

黄奕:「你非常享受,而且也十分粗暴。但最终吴夫人淫水和尿液都出来了,有这么夸张吗!」

吴夫人:「我不知道出来没有。但我也很享受,那种痓息感、抽搐感当时真的很害怕,所以如果我真流出那些东西也很正常。当然了这也有我表演的成份。毕竟我作为吴局长的代表来让大家操干,结果最终只有两人有机会,因此我尽量配合,让他俩尽性是我所能做的了。」

马伊莉:「难怪呢!要不凭吴夫人的功夫,她要来真的,几下眼神就让你出来了,她肯定是任由你玩弄所以才会让你这么尽兴。吴夫人真是替局长用心办事啊!那后来呢,他干得怎么样?」

吴夫人:「干起来,他就控制不住了,就象坠入沼泽的动物一样,越挣扎离死亡越近,应该不到15分钟,他就射出来了,量倒是很多,为了延长他的时间,我可是什么技巧都没敢用啊!」

代表1 :「吴夫人本身就魅力无穷,身体里更是峰峦叠嶂,真是越挣扎越感觉控制不了,那根东西不停的往深处挺进着,直到最后疯狂崩溃,但干吴夫人确实舒服,我觉得每一滴精液都射进了她子宫里,或者说是每一滴都被吸进了子宫,那种感觉至今难忘。」

黄奕:「那你让吴夫人口交高潮了,但似乎没把她干高潮了啊!」

吴夫人:「他没有,但第二个代表把我干高潮了啊,而且是多次!我觉得他完全可以让他的新女友感受到性爱的快乐,那怕是第一次时也会的。嫁给吴局长后,大家都当我是吴夫人了,但那个代表把我当真正的女人了,他终于不再以自己为中心,不再是简单的狠狠贯穿再贯穿,他终于找到了我的致命弱点,每个女人都有弱点的,然后控制着我,玩弄着我,让我撕去了一切尊严,痛快的体验着快乐的。但我保证,最终他也享受到了至高的快乐。」

马伊莉:「那恭喜这位代表了,我们还真怕这次吴夫人来作奉献,公司接待不周,让她象个怨妇一样的离去。」

黄奕:「你觉得再面对女友的时候,有信心了没有?」

代表2 :「不再是能否干她的问题,而是我要好好谢谢她,谢谢她按照老天的安排来找我,我会让她快乐一世的。」

黄奕:「我看,还是赶快推进议程吧,代表们的情绪已经调动得差不多了,再没有女人让他们干,他们完全有可能上台把我们给吞噬掉的。」

周涛:「先把吴霞、蒋婉送到套房里,让副总们在那里为她们作最后的总结。然后,进行几位老总女儿的分配,让代表们热热身。胡总也得加快速度,先把华航的处女开苞,然后才能推进华航空姐的项目。」

黄奕:「下面请将秦副总女儿秦怡,李副总老婆温梅同事沈冰,马副总儿子女友孙晴,赵副总女儿马婷推上来。」

经过前面的酝酿,代表们早已情绪高涨,昨天操了夫人,今天又是女儿,能不能把老总们的全家女性问候一遍就看这一次的和下午那些处女女儿的选拔了,但对她们的了解确实不多,只能针对性的赌博了,想一想,也许这种待遇连老总们都不一定有啊,以前代表们每当从屏幕上看到那些流氓土匪轮奸对手的全家时总是特别兴奋,想不到这种梦想今天竟然能得以实现,要是能把她们母女摆在一起干是多么愉悦的事啊!

这种愿望让代表们热血,当四个两腿分开、捆绑在案板上的女性奖品推到台上时,全场一阵掌声。经历了吴霞、蒋婉的展览,谭晶的告别,两代表操干吴夫人的经验分享,以及吴夫人婀娜多姿被操干得身体青紫的肉体展览,代表们早已欲火高涨,此时盯着台上的4 个奖品,纷纷在心里选择着操干的对象和记住她们的身体特征。

四个奖品的年龄分别在25,24,23,29,正是最散发女人魅力和芬芳的年龄。

秦怡早已承纳了无数男人,吸收了无数男人的精华,身体正处在发酵期,少妇的优美一览无遗,浑身散发着女人浓郁的味道;沈冰和孙晴性交对象不多,正处于身体被男人逐渐打开,女人被男人操干的功能逐步体现,心理从害羞转向接纳,身体和心理快速成长的阶段,乳房和臀部日渐丰腴,曲线日渐玲珑,气味逐渐迷人;马婷跟随母姓,29岁的年龄再加上长期的科研工作,让她的知识分子气质明显,女性的魅力还深深的藏在身体里,也许正等待着代表们去挖掘。她们四个环肥燕瘦,形态风情各自不同,如果采用昨天的模式,要猜中她们还是比较容易的。

而且她们属于非处女,年会是专门把她们和即将推出的华航空姐作为承受代表们操干的主力的,禁忌也少一些。这样安排,并不代表她们不美,只是考虑她们经历更丰富些,从身体和心理更能承受男人们的攻击,更耐操一些,但具体到人也不尽然,比如沈冰和孙晴,这两个替代老总女儿的奖品,也许抗打击能力就差一些,对付些小喽啰还可能,对付重点攻击能力的不足就暴露出来了。

胡总通过昨天的观察,已经发现了一些有能力的攻击集团了,他们自动聚集在一起,有的是专门针对某一个副总,比如秦副总,有的是专门针对某一个可能受冷落的女性奖品,他们负责任的让她享受到一波波的震憾体验,还有些是专为实现某些现实生活中难以感受的刺激体验,比如双管齐下,让人感动的还有些是专门引导其他代表去享受的,比如有些代表在获得肛交的资格后无法进行,就是在他们的引导下一下下的深入,一下下的体会到那种快感的。但如果他们对某一个女性奖品真的感兴趣了,那她受到的就不是一般的体验了,痛苦、撕裂、痉挛、抽搐、失禁、羞愧、难耐、悲落、屈辱、反抗,到最后不情愿的却又酣畅淋漓的高潮,这将让她难以忘怀。

周涛简要介绍了四个女性奖品的职业、年龄与副总们的关系等情况之后,将四个代表罩上绒布,只露出2 个乳房和臀部,推到台下,然后由代表对其身份进行猜测,每人最多猜测二人,猜中的将获得操干的资格。

在代表们进行选取的时候。几位副总们已经在不同的套房里开始对吴霞和蒋婉进行最后的总结了。由于是对副总们的奖励,副总们可以不用戴面具就可直接干蒋婉,因此她可以真切的看到是谁在干她,是谁在野蛮和凶残的在她体内攻击着她,这给那些需要让她知道是谁在在给她特殊快乐或是谁在惩罚她的副总们提供了便利。当秦副总复杂的看着李副总和马副总分别恶狠狠的在蒋婉身体内用根本不如自己的技巧给她作着总结的时候,他却分明看到了蒋婉肉体对他俩的欢迎程序,也许是经过代表们昨天的合力攻击,终于放出了她沉睡已久的身底欲魔,让她现在无比喜欢男人的抽插,也许是昨天代表让她享受了太多的高潮,终于改变了她的人生观,从一个跋扈的女人变成了柔美的女人,现在正乖乖的做着女人,任劳任干的任李副总和马副总肆虐着,无论是多么重的突击或抽杀,尽管她似乎是多么的疼痛,就象是如同被劈成两半般的痛苦也是默默的承受她他俩的操干,就算是他俩往她口里渡入唾液她也任劳任怨的吞下去,这不仅让秦副总心直揪痛,也让李副总和马副总惊奇,一边畅快的深入着,体验贯穿下属和秦副总夫人的快感。

如果不是认识蒋婉这么年了,尽管没干过,但她的娇媚、白嫩和身材还是无比熟悉的,否则都不敢相信她是蒋婉,她的娇嫩和柔美让他俩难以自制,这就简直是一个全新的蒋婉啊,她刺激着男人,引诱着男人奋力的去探索着,而且让李副总和马副总惊奇的是,经过昨天那么惨烈的战斗,她竟然挺了过来,而且更加灿烂,如今经过他俩各具特色的重击依然在柔弱的反击着,李副总采用的是持续的贯穿,而马副总采用的是一次次的突击,尽管她已经不堪折磨,身体深处已经被蹂躏得无比伤痛,尽管她吸纳了众多代表精液后无比敏感,已经出现了好几次猛烈的高潮,仍依然静静的承受着这两个老公的对手的重重抽杀,直到最后他俩狠狠捏着饱满的乳房喷射出来。

李副总和马副总认识蒋婉这么多年,今天终于得偿所愿,这种占有的快感几乎让他俩疯狂。毕竟是同事,一开始还不好对视着干,后来双方在情欲的交融中,简直就是在紧紧的双眼对视中狠狠的干到高潮,干到抽搐,他俩谁也不知道蒋婉此时的心态,那种对视是在说她希望被更狠狠干,还是说她不怕他们的干,这让他俩在纠结中不得不更深入更沉重的攻击起来,直到最后的双双疯狂崩溃。

然而,秦副总,却知道蒋婉是什么状况,都怪自己平时对她照顾不够,谁叫他俩之间曾有过的隔阂,那永远难以消除的隔阂。想到这些,秦副总再也难以呆下去了,他走到隔壁房间去享用公司多数代表心中的枪神吴霞,他要对这个也曾经让他心动的女人去作总结,他要在她身上去发泄他的压抑,尽管她的牺牲精神让秦副总感慨,以前当秦副总无法面对他们间的那些隔阂的时候,他总是出去女人身上狠狠发泄,甚至是肆无忌惮的坏掉一些良家妇女。

最后一个对蒋婉总结的是赵副总,这个蒋婉唯一没有刻意跋扈过的副总。他曾经是秦副总的好朋友,也曾经是她的年长十多岁的朋友,她知道他喜欢她,但不是那种男女间性的喜爱,他是真的喜欢她。他极力反对她和秦副总的婚姻,因为她后来与秦副总才由朋友变成了对手,赵副总知道秦副总的为人,他的风流,他知道蒋婉嫁给秦副总不会幸福的,然而蒋婉身不由已,女人除了爱情,追求富贵稳定也是目标。

蒋婉和秦副总结婚后,他们夫妇俩混得很好,晋升也快,赵副总反而一年不如一年,渐渐的也就疏远了。如今,他俩再次面对,却是在这种情景下,如果不是这次年会,也许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让蒋婉感到惊奇的是年龄不小的赵副总那根东西竟然硬硬的插住她花径里那块无比敏感的地带上,而她那些嫩肉竟然紧紧的抚摩着吸吮它的坚硬和滚烫,甚至那种感觉竟隐隐牵动着她的内心,让她对那根东西特别的敏感,似乎他的稍稍一动,都会引起她的波澜和颤抖。也许是知道是他在干她所以自己特别敏感,他毕竟是她多年未曾忘记的朋友啊,也许是他在干她所以才会激动得那么坚硬和滚烫吧,蒋婉心中想到。可惜她不知道的是,她年会的处女秀,就是由赵副总开启的,他不仅鞭打了她,肛交了她,还在她身体里注入了年会的第一泡精液。

也许这次就当作是回报他吧,想起以前他担心自己的种种,其实后来都被他说中。就让他好好的享受自己吧,蒋婉心中暗暗的道。

「赵副总,你可以好好的干我,这么多年了,你有什么不满就狠狠的干我吧!」,蒋婉竟然哀怨的看着赵副总。

赵副总原本还淡定,此时看着她的眼神,听到美人的这种邀请,一下忍不住,一个猛力的贯穿,在蒋婉的痛呼中就全根而入。赵副总心想,所有的不满昨天已经发泄过了,今天是按照谭晶的吩咐来让你和吴霞享受的,而且这是你们在年会的最终曲,我是来作认真总结的。当然会好好干的!

赵副总深入后,感觉到她柔弱不堪的身体竟然还努力的用力收缩吸吮着他的坚硬,还是有些感动。

「别动了,什么也别说,睁大眼睛看着我干你吧,我会竭尽全力的!」,然后,赵副总慢慢的进出起来。赵副总忽然觉得,也许年会后他们之间可能会发展成某种纯洁的性关系的。

蒋婉看着赵副总深入自己的那种享受,忽然觉得一阵轻松。在享受着他的体贴中,竟然慢慢的想起了她和秦副总的那些往事。那个时候,秦副总刚离异,似乎是傍上了什么后台,整个公司都在暗地传着他这个人事部长即将升任副总,许多人都不相信这个花花公子,这个玩弄了公司和其他单位多少纯洁女孩和良家妇女的公子哥会升上副总的位置。还听说,公司的许多人在得知他即将高升的消息后,许多以前怕他祸害的竟然向他介绍起对象来,其中不乏自家的亲属。人事部的石副部长竟然将哥哥家21岁的女儿石柔介绍给他,这才让那些以为是天方夜谭的人不得不相信了。只是秦副总也并没有和石柔结婚,在刚介绍的那个晚上,秦副总就用春药诱奸了石柔,在那冰冷的地上,浑身滚烫的石柔在被无情破身后,又无情的承受了秦副总近一个多小时的狠狠操干和喷射后才慢慢的清醒过来,然而这只是她痛苦的开始,随后在将近五小时的操干中,她那被强烈撕裂的身体一共承受了三次恶毒的喷射。后来,秦副总又多次领着石柔出席高官的换妻活动,在遭受了众多变态官员的蹂躏后,石柔主动的提出分了手。

后来,石副部长又亲自介绍了才19岁的女儿刘畅,但也没有成功,因为蒋婉出现了,秦副总移情别恋,这间接救了刘畅,然而石副部长并不领情,她看中的是她升上部长的机会,也许在她人事副部长看来,女儿也不是不可以牺牲的。

蒋婉出身一般家庭,她也曾象霍青霞一样的坚苦奋斗过,然而随着所有奋斗的付水东流,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秦副总,她不想让她的父母有个贫穷无尊严的晚年。赵副总劝过她,也警告过秦副总,然后秦副总却象浪子回头,老老实实和蒋婉恋爱起来,直到两人领了证之后,赵副总在祝福后才淡出了他俩的生活。

然而,蒋婉并没有得到赵副总祝福的保祐. 她的第一次并没被秦副总采摘,而是在昏迷状态下由当时的军航部的李委员采掉的,当秦副总在家里把蒋婉迷昏,扒光衣服后把李委员请进了卧室中,李委员满意的看着秦副总献上的年轻漂亮女子,这个女孩让她莫名兴奋,他把秦副总关在门外,在那将近两个小时的折磨中,秦副总只能在门外听到李委员一阵阵畅快的赞叹声、嚎叫声、在肉体里噗哧噗哧的抽插声和两人胯部猛烈撞击发出的啪啪声,最让他难受的是蒋婉在昏迷中但依然发出的哀叫声,当李委员玩弄结束并拍照后,秦副总才再蒋婉的肉体上履行起未婚夫的责任来,直到蒋婉在秦副总那忍了将近半年的操干和喷射中慢慢醒了过来。然而,这只是第一步。

三个月后,两人举行了婚礼,在婚礼上李委员看着这个优雅漂亮、风情万千的新娘子原来是那个在自己身下被自己当作一般敬献物的学生而粗暴将她从女孩变成女人并在自己几天没清洗过的肮脏鸡巴的大力无情贯穿下婉转承欢的女子时,这份用心让他感慨,李委员终于接下了秦副总的投名状,同时心中欲火却又莫名的烧了起来。婚后一个月,秦副总的任命终于下来。李委员并没有忘记向他们夫妇索取应该得到的回报,在作出了一些关键许诺之后,知道了真相的蒋婉并没有拒绝,本来她嫁给秦胡总就具有功利目的。当李委员再次玩到蒋婉时,此时的她万般风情、浑身鲜嫩可口、象洁净清澈的水一样柔柔的承受着李委员狂乱的发泄和操干,少妇的风情让人心神荡漾,女人的魅力让他欲罢不能。第二年蒋婉升任办公室副主任,此时的她似乎看透了很多,奋斗是个狗屁,关系才是王者,她已经看不起公司的任何人,包括几位副总。直到李委员退职后,体会到用了将近5年才从副主任升为主任的艰辛后,才渐渐有所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