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38章

网络2018-12-06 10:38:3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这天晚上,整个山庄下起了瓢泼大雨,临天明时转为绵绵细雨,第二天早上近十点时渐渐停息,近段时间来一直炎热的天气,顿时清爽许多,那种压抑烦闷的情绪一扫而光。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么!整个公司出席大会的代表经过昨天有生以来的最大震憾以及尽情的发泄后,浑身舒畅,经过对那么多梦中女人的操干后,如同昨晚的大雨一样,倾泄出来后整个身体无比清爽,每个代表都显得无比自信,心中那种难以控制的自豪和成就让他们看起来精神饱满,神采飞扬。

当代表们走出房间赶往年会大厅时,道路两侧又出现了霍青霞、慕容蓉和吴霞的宣传画像,昨天还是处女的三个空姐,今天开始了新的人生,而让每个代表自豪和激动的是,她们的新生是由代表们共同开启的,如今她们的身体深处和内心都已经种下了代表们辛勤耕种的种子,从此每一个代表看向她们的眼光都不再简单。

当所有的代表再次出现在大厅后,胡总宣布公司年会下半场正式开始。

今天的第一项议程如同昨天黄奕所猜,首先是操干老总们提供的非处女女儿和其他非直系亲属,共有4 位。她们是:秦副总女儿秦怡,25岁,与老公都在国航空管部上班,刚新婚不到半年,身材是典型的北方女子;李副总老婆温梅同事沈冰,才进入外交部的公务员,24岁,来自清寒家庭,上进,能吃苦,穿着得体大方,无须多修饰,在清纯外更有一股风情;马副总儿子马健的女友孙晴,刚23岁,三月后即将步入婚礼殿堂;赵副总女儿马婷,国航驻东京办事处副主任,29岁,未婚。她们将经过分配后在大厅里任人享用,由于她们非处女的身份,因此她们可能将被有资格的代表肛交,或双管。

第二项是操干华航提供的四位处女空姐,赵敏、卫玲、左莹和刘菁菁,大约165cm ,她们有着非常复杂的背景,背后有或多或少台胜党的背景,对她们的享用代表着胡总和台胜党的决裂,她们属于大厅里的群交用品。

第三项是操干老总们的处女女儿,包括胡总的女儿,共9 位,她们是吴局长的女儿吴润濨;胡总的宝贝女儿胡茹茹,高三;秦副总老婆蒋婉哥哥家的女儿蒋雪梅,高三;李副总女儿李楠楠;原李总的两个女儿李沁梅和李若桐;马副总宝贝女儿马丽莎,高三,儿子马健女友孙晴的妹妹孙冰,21岁,首师大大二学生;赵副总妹妹家女儿徐婉莉。

最后是颁奖及总结,其中会穿插一些有趣的活动,也许最后还有特别的惊喜。

代表们是非常相信最后会有特别的惊喜的,胡总已经给了他们太多的惊喜了。

而胡总也是深深的期盼着,因为和韩国明成航空的谈判自下定决心要举办年会以来,竟然一帆风顺,昨天晚上更是取得突破性的进展,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啊!

当胡总一一介绍今天的议程,并将即将接受代表们享用的女性奖品一一用特殊的方式展现在大屏幕上时,代表们平静了一晚的心情又亢奋了起来。他们一生中谁会见到这么多优质、品种丰富的女性,从稚嫩的到成熟的、从高中生到研究生、从18岁到29岁,几乎就是女性成长最美时期的展示和鉴赏品尝会。那白嫩张开的大腿、阴部上各具特色的茸茸细毛形状、捆绑得姿态万千的动人形态、以及种种诱人的表情,无不严重的刺激着代表们的神经,一个个戴着面具的代表控制不住的捋着自己的大鸡巴开始套动起来。

胡总:「今天继续邀请周涛、陈蓓蓓、黄奕、马伊莉作主持人。昨天她们辛苦了一天,即主持节目、参加比赛,还投入到公司活动中,深入基层感受公司员工,她们是最辛苦的,我代表大家感谢她们。但这也是值得的,经过昨天的活动,她们的身体里已经吸纳了公司众多代表的体液,流淌着公司的血,真正的与我们融为一体,从此后她们将是我们公司的一员,是我们的荣誉员工。」

陈蓓蓓:「今天我先说几句。作为一个主持人,我已经好长时间没讲话了,从昨天下午6 时开始,我就一直被各位代表干至深夜,后来还作为惩罚对象在台上被双管齐下。周涛比我好一点,但最后也被剥夺了主持工作,被各位代表操干到晚上4 时。我想说得是,作为主持人,我们没尽到责任。但作为女人,特别是作为一项奖品,我相信尽管自己技艺生疏,还是尽到了责任。参加年会前,射入我身体的不超过5 个男人,而这次应该有二十多个代表喷射过我,干过我的还要多些,而这是我根本不敢想象的。」

周涛:「陈蓓蓓平时生活里是一个依然还存有许多幻想的女人,在家里任劳任怨,在单位上忙于工作。对性生活并不是非常感兴趣,每次老公只是象征性操她十几分钟,单位上的领导经常玩弄,但真刀真枪的操干次数不多且强度不够、时间不长,他们经常是在她做节目之前把她叫进去,捧着她俏丽甜美的脸在一会就将主持的樱唇中口交着,然后,或者是叫她扶着沙发蹶起白嫩的屁股从那白嫩嫩的水蜜桃中间插进去最多不超过5 分钟就抖动着泄了出来,但更多的是直接就射到她的小口里,这样即清洁,别人看不出什么,脸稍有点红,重要的是这样即完成了他们对领土的巡视,又掩盖了他们的无能。节目完后,如果领导还在,陈蓓蓓还得进去再次服务他们,这更多的时候就是领导们的一泡尿了。」

黄奕:「这些我们通过观察就能发现,那些扑在事业上的女人那一个不欠操啊!年会前你们两个主持人纯粹就是一副欠操的样子,经过你们昨天酣畅淋漓的发泄和代表们的辛苦努力,今天就好多,女人的柔美和魅力一下就显现出来,如果再让你们失禁一次,绝对能达到饮用的标准了。」

马伊莉:「在这方面,你俩就不如我俩了,我俩在娱乐圈里上床也是工作,绝不会这样浪费青春的。蓓蓓在年会前,虽已经男女之事,但可以说身体一直没被打开,绽放的时候更少,她的迷人气息和艳丽依然还藏在花苞里。如果没有这次年会,她可能将她的性福永远牺牲在那些阳萎男人的无能里,这一次她终于享受到在男人身下如潮水一般的体验着被贯穿时男人的强悍和女人水分被源源不断榨取时男人绵绵不绝的力量,还有那种被男人牢牢控制住只能哀嚎着承受男人几近刺穿身体时那一阵快过一阵的重击,以及最后被男人死死按住并在身体深处喷射滚烫时真正男人的喘气和互相之间高潮同时到来时的天地共鸣。以前陈蓓蓓的性爱实在做奉献,而今天是国航的代表在为她做贡献。」

周涛:「说起来,我也好不到那里,可能因为我的社会关系广,所以我被外界的人士操的机会稍多一些,但主要还是供内部使用。象刚才马伊莉所说的那种天地共鸣的情形很少遇到。在央视我的领导比陈蓓蓓要少一些,所以服务的对象少一些,但也没少喝他们的东西。他们更在乎的是我们喝下他们排出来的各种体液,至于我们满足没有并不在乎。陈蓓蓓因为她白嫩的肉体,甜美的笑容,又是一个肉感的女人,因此饱满的乳房和圆润的臀部常常是许多领导玩弄的目标,这么多年来无数次的被玩弄、被喷射并没有带来多少痛快淋漓的享受,可以说严重的影响了陈蓓蓓的性观念,有时候我也在想,难道女人的用途就在于象厕所、痰盂一样接受男人的射掉、吐掉的体液吗?」

陈蓓蓓:「所幸的是经过这次大会,我收获了很多的东西。男人给我注入了许多东西,这并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他们更享受干我的过程,在乎我的感受,喜欢看我在他们身下随着他们的抽插所那展现出来的美,当我疼痛时他们会慢一些,当我难耐时他们会大力些,我流出的淫水的排出的尿他们也不嫌弃,大部分男人总是在我高潮了才射,少数比我先的也会作些歉意,并表示如果我需要他们会手或嘴继续服务直到我高潮。可以说从昨天下午到晚上结束,我都是在高潮中流过的。」

马伊莉:「我们可没这么多感想,看来你俩明年肯定要免费来回报这些教导师了。现在我们还是开启今天的欢乐吧!」

黄奕:「我们先回顾一下昨晚最后的情况。工作人员请把吴霞、蒋婉、谭晶和吴夫人、以及抽签到操干吴夫人的两位代表请上来。」

在昨天晚上的秋雨声中,这几位女性奖品在高级的套房继续被代表们继续使用着。被捆绑成屈辱姿势的吴霞总共经过了将近50多人的使用,有些代表在看出她和孟宏伟的关系后,就下定了采取一切手段也要在那块新开拓的土地上浇水施肥的想法,也引来了许多干女人的高手。很多代表一直在旁边狠狠的揉搓着吴霞的双乳,一边剧烈的套动着自己的肉棒,一直到即将喷射的时候才推开那些揉搓吴霞的代表,狠狠压住吴霞的双腿,然后全根而入,能力稍强的进入后继续垂死挣扎着,水平低的几乎耸动几下后就将所有的能量释放在吴霞体内,那些能力超强的则无比珍惜着这难得的5 分钟,他们经验丰富的享用着她的一切,那些技巧和能力让吴霞不能自己,竭尽全力的配合着他们的操干,虽然柔弱不堪,但依然挺动着似乎想要他们更大力些,更深入些,以便将她小巧玲珑的肉体彻底贯穿,以便大鸡巴更深入子宫里尽情的撒野和践踏,而他们直到时间即将耗尽才在吴霞痉挛的最深狠狠的扫射起来,那种滚热的精液随着吴霞身体的抽搐渗透进每一寸土地,让她加速的成为更富魅力的女人。

经过昨晚的艰辛,吴霞此时在台上依然浑身酸软无力,如同经过风雨摧残后的一地落花,虽让人伤感,但却有一种独特的灿烂和美丽,腰腿间上柔嫩的腹部微微鼓起,那是经过无数人的抽插和喷射后女孩新开拓的土地吸收了男人太多肥料后美丽,微微的膨胀着、白白的、泛着发酵的气味,吴霞已经迅速的从一个清纯的女孩兑变为极富风情和韵味的女人了。今天她还将在特殊的套房里接受几位副总的操干,每人都有将近20分钟的时间,同时还可能面临一些特殊的折磨。吴霞不在乎这些了,只是孟宏伟不能陪在身旁,让她觉得有些孤寂。

蒋婉不愧是来自成都的川妹子。昨天经过将近40人的操干,还有将近10次的肛交、5 次鞭打和一次双管,此时并没有显得非常疲劳,眼睛依然还闪着光芒,偶然还扭动一下因捆绑而觉得不舒服的肉体。可见她在经过昨天大会的浇灌后似乎找到了性爱的快乐,浑身散发着淫秽的氛围,更加的丰腴迷人。尽管才一大早,那红嫩的肉缝中已经开始有淡淡的淫水流出,当大屏幕上展示出蒋婉那流到细嫩屁眼的淫水时,秦副总非常难堪。尽管蒋婉被干的次数比吴霞少,但被抽插的时间和力度却要重得多,但却没想这次操干却充分的满足了蒋婉内心欲望,在她充分满足男人蹂躏她的欲望时,自己也体会到了做为女人的真正快乐,整个人一次次的飘在空中,看着那些平时自己看不上的代表一个个埋头在自己肉体上,用淫秽的语言议论着自己身体的各部分,认真、饥渴的揉搓着、兴奋的喷射着,可以说他们即体现了能力,也展现出比秦副总更多对自己的迷恋。到昨天晚上休息的时候,装满了各位代表体液的身体终于明白了为公司服务奉献的道理。

此时在台上被聚光灯照射的蒋婉身材更加优美,乳房、臀部和阴部比昨天显得更鲜嫩和敏感,是啊经过男人洗礼后的少妇更能体现女人的美。今天她还要接受几位副总的操干,原因是按照游戏规则,被认出最多的老总妻子必须接受各位副总的操干和虐待,地点就在吴霞旁边的套房里,看着几位副总盯着蒋婉的目光,秦副总觉得这些年来的乱操别人妻女的报应终于到了。

谭晶经过昨天的操干,尽管加深与赵副总的关系,但身体的反应依然非常明显,那么多的玩弄和高潮至今未平复,身体偶而还会抖动一下。由于模特的原因,认出她的也不少,操干她的大部分还是着迷于她修长优美的双腿和纤细身材上形状优美突出的乳房和臀部,她那即算躺着依然挺立的双乳是代表们进行最终喷射时必紧紧抓捏住的东西,那不算厚实丰腴但却圆润扭动有力的臀部上此时不用掰开就能看到的细嫩屁眼同样成为代表们玩弄操干的对象,有资格操干谭晶屁眼的紫红代表没有一个放过她的屁眼,当鸡巴不算强壮的代表捅插在鲜嫩微开的谭晶屁眼里从个人视觉上讲也比插在丰满厚实的屁眼里要有劲的多,没有操干资格的代表也没有放弃用手指对她屁眼的玩弄。操干谭晶的代表昨天已经完成。今天只是作结束语,回顾昨晚的情况。

黄奕:「大家再仔细的看一下谭晶这鲜嫩的肉体吧。我代表各位感谢谭晶!将来的再次相会谁也无法预知,虽说有缘分了还会再次相会,没缘份了天天在一起都不会操干交流的,但象公司高层作出巨大奉献的年会能有几次。在这次大会中操干过谭晶给她灌入过精液的代表谁能在去年想到会与美丽修长的模特谭晶有合体之缘,而且是以她被捆绑失去反抗任由你蹂躏、梦中才有的姿势出现。」

周涛:「是啊,今天出现在这里的人都是有缘份的。如果谭晶不认识赵副总,我们也不会认识到她如此动人的一面。作为一个女人她也不会想到还会经历在梦中都不一定会出现的如此充分展现内心性欲望和体现女性被操干职能的大会。谭晶,经历了这么多,你有何感受?」

谭晶:「我现在依然在怀疑这是否是梦!只是那些真实有力的贯穿和充实带给我肉体的刺激和享受仿佛刻还在身上,印在心里,让我一辈子难忘。我以前只是将性交做为一种工具,将男人们对自己的贯穿、虐待和喷射认为是被污辱或用来交易,从没想到当自己放开那些目的或功利,被动的或无力反抗并平静或配合着接受那些强加到身上的蹂躏时,我却体会到了那原本就该属于我、属于一个女人应该拥有的性快乐。女人如此柔弱和美丽,天生就是给男人蹂躏和污辱的,也只有如此她才能充分体现到这种快乐。一开始我被屈辱的捆在案板上,如同被屠宰的动物时觉得很悲哀,难道我的美丽、修养、学识都不翼而飞了,却要接受如此多比我低贱的男人们的污辱,让他们在我表现出女人原始的本能时被嘲笑、被劈杀。然而随着操干的进行,我忘了除女人外的其他东西,身体真实的反应出自己首先是一个内心和身体都没有得到充分满足、依然处于严重性压抑状态的有着强烈欲望的女人来,终于我慢慢的体会到那一次贯穿和刺杀带给我的刺激和感觉,体会到那一次次喷射引发的身体强烈震颤和阴道对浓浓精液那强烈的化学作用。到最后,我已忘了那些操干我的男人身份,我只能通过他们进入我身体交流的肉棒来感受他们,无论是持久、坚硬、粗壮的鸡巴还是那些紧张、冲动的鸡巴我都能体会到那种进入我身体中央拨动我心弦的感觉。我终于体会到作为女人被那么多男人剥掉所有面具后操回真正女人的快乐。也享受到了女人原来被污辱和操干也是如此的快乐和美丽。」

周涛:「那你体会到这些快乐以后,会改变生活中真实的你吗?你会接受同时几个男人的操干吗?」

谭晶:「会有一些改变,但不会太多。心理上改变的最多,对性的看法也改变很多,这不是男人发泄女人承受的问题,双方都是平等的,被干时、被灌入时我也能体会到快乐,看到男人色色的眼光不会再认为他庸俗和下流,我会更全面的看待他,如果一个男人经常把你操得死去活来,但要采取捆绑、污辱和灌尿的手段,以前我不会接受,但现在如果他在发泄过后,能认真的投入工作,能专心致致,能爱你认真对待你的一切,我会接受的,也会正确评价他的。男人如果丧失了操干女人的能力和污辱虐待女人的想法,那是很可怜的,也许他就不是男人了。」

谭晶:「这次大会后,我们重新评价一些以往交往过的男人。但要改变很多是不可能的。因为真实的生活是有着各种真实目的和代价的。象这次年会一样男人女人都为了发泄自己工作压力和性压力的机会毕竟很少。这么多我老公的下属操过我,但我不知道他们是谁,年会后我也很少会出现在公司里。所以对我影响不大,但对他们却影响太多。毕竟能操到上司的妻子、操到平时只有在梦中或电影中才会出现的美丽女人、而且还把她们操到高潮并往她们洁白的肉体里注入过自己的精液,我想对于一般职员来讲,此生足矣。我想,这次经历会伴随他们一辈子,会不断的鼓励他们在工作上更加勤奋。」

周涛:「那你与老公的关系呢,会有影响吗?」

谭晶:「我们会过得更好,会更理解。经过这次大会,我俩对性的看法会更人性化。我相信他会更爱我,也会更好的干我,不会再逃避这种责任,而我也明白他的工作压力和年龄因素,因此我也会接受他的另外一些方式,甚至一些更有趣的方式。重要的是,我们会互相尊重对方的性权利。尽管我们相爱,但并不排斥接受其他人的性爱。只有我们觉得值得了才去和对方做,也仅当享受而已。人生就是这样,努力奋斗、享受消费、实现自身价值,而价值包括很多方面。」

马伊莉:「年会上你的任务已结束,而过一会,赵副总还要去操吴霞和蒋婉,你有何感受?」

谭晶:「我希望他能充分享受她俩的美丽,同时也让吴霞、蒋婉充分享受。我已经被将近40人操过,20多人肉射过,而他并没有操过那么多,我希望他的好运能继续下去。我作为一个女人来看,也觉得吴霞和蒋婉确实值得一操。」

谭晶:「这次年会我的任务已结束,我也代表一同结束活动的温梅、吴蓉蓉、周丽丽、张娜、谢颖颖感谢公司的活动、感谢胡总,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开拓创新,开创一个新局面,为祖国的复兴作出贡献。会议结束后,我们还会接受一个选定代表连续三天的爱。我们会象对待真正的爱人一样去服侍他、接受他的一切。过后,我们会开始真正的新生活,这一切都会永记在我们记忆里,如同庄生的那个春梦一样。梦醒而蝶舞依然。」

周涛:「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请工作人员播放谭晶大会上部分片断。」

随着「女人花」音乐的响起,经过剪辑加工的谭晶年会风采集在大屏幕上进行播放。那一段段时被操干、被喷射、被双管、被鞭打的各种镜头纷纷闪过,那一阵阵的呐喊、挣扎、哭泣流泪、失禁失神、高潮、颤抖等伴随着深入谭晶代表的各种声音震憾着每个代表的心灵,而最后是谭晶脸上流满男人精液以各种体位呈现的一个个男人拨出鸡巴时那些浑浊液体流出那大张着的白嫩双腿间娇嫩洞口时的无数优美画面和失神的叫声。

周涛:「再次感谢谭晶。这份录像是谭晶生命的一部分,是她用心血的真诚演出,这个世上仅她有一份。当那一天对所发生的这一切有所怀疑时,它就是你在其中的证明。」

终于谭晶,被推走了。吴霞、蒋婉听了谭晶刚才的心灵坦白,也是无比感慨,作为女人,一下要改变了伴随了多年的观念,接受这么多代表的玩弄和喷射,那种委曲是很明显的,本来大家一起在为年会奉献着,尽管各有各的艰辛,都不容易,但共同的目标还是让她们有了许多感悟共鸣,没有了实际工作中的那些身份隔阂,内心里都成为了朋友,她们不象男性代表们,认为那一个女人是谁的老婆,谁又是谁的未婚妻而去重点攻击和喷射。如今走了六个,一下就伤感了起来,也许这根本就不是牺牲和奉献的问题,有时,她们真的想赶快结束这个虽然酣畅淋漓但却深深改变着自己,甚至无力去反抗的梦。

但代表们却与她俩的想法完全不同,特别是赵副总,得到了谭晶的指示,此时盯着自己对头秦副总的妻子蒋婉一阵阵的兴奋,秦副总昨晚你把谭晶操得死去活来,今天我也要把蒋婉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