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33章

网络2018-12-06 10:35:3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等待双管的时候,其实两位女主持的花蕊早已经被下面的代表给贯穿了,身体对肉棒的渴求部分已经得到满足,刚才听取那些对自己的评价,花蕊里一直在肉棒的压榨下不断的渗着淫水,心理也在期盼着被顶起的臀部接受代表们的贯穿了。而时间渐渐在逼近!

臀部已经掰得很开了,细细的菊花洞里的嫩肉已经清晰可见,当阳具捅入屁眼时,陈蓓蓓还能忍受,而周涛却疼痛不已,也许刚才这段时间周涛专注主持,没被多少男人操干,一时适应不了,同时这对撘档的鸡巴也不小,下面的已经捅到周涛的子宫口,但粗壮的根部却没进去,此时的阴道紧紧的缠着那根贯穿全体的肉棒,酥麻的感觉让她浑身发软,然而同样粗壮的阳具面对细嫩的屁眼却受不了,尽管只进去一小点,但却把周涛的屁眼撑得生疼,不得不深吸并扭动着身体来缓解,然后这种疼痛和扭动却更刺激了从事保卫工作代表的视觉和神经,鸡巴更加粗大,暴虐的激素也在增长。

当代表们开始倒数时,前两组也停止了操干,都抽到了洞口待命。当数到8时,随着全场大喊「干死蒋婉」,两个代表又奋力把可怜的蒋婉给贯穿了,当数到5 时,赵副总也大力贯穿了谭晶的肛门,当数到3 时,全场大喊「干死陈蓓蓓」,当数到0 时,随着全场大喊「干死周主持」时,周涛尽管有所期待,但等待挨操的肉体却如同等待受刑一样肌肉紧张,当两位代表随着倒数声一起发力全根而入时,上下两根粗壮的阳具披荆斩棘,劈开周涛狭窄的通道,紧张的肌肉即增加了周涛的疼痛感,又增加了代表的紧迫感,当大屏幕上同时显示出周涛疼痛扭动的肉体和代表舒畅的神情和征服女人的无比气势时,全场一片掌声,大声的喊着「操死周涛」的助威声,直到将近50下以后才停止助威,而此时周涛已因高潮舒服的昏过去了,只剩下一具软软的肉体在承受着代表越来越重的劈杀。

黄奕看到周涛昏过去,来到跟前,扯着周涛的头发直到周涛苏醒,让她去对代表的猛烈进攻作出最真切的反应和抵抗,让代表去感觉操干著名主持人的那种兴奋和刺激,一个合格的主持人怎么能忘了给代表们实现梦想的机会呢。最后她来到了胡总身边。

马伊莉似乎有所感触的说着:「看看这热闹的场面,看看这奋力操干时健美的身影,听听着男女交融时深入内心诱惑呻吟,有这么四对社会名流做伴舞,做开启吴霞接受惩罚的序幕,是多么荣耀的事啊,吴霞也该知足了!」,她似乎想起她们那被当作牺牲品的初夜!

黄奕:「是啊,从某些方面来讲,这也是一个处女开启新生的重要时刻,确实是无比荣耀啊!但还有一个问题,胡总,从你的角度,我是否可以认为,毫无留情的干处女一小时是对她的惩罚,而同样的一小时对少妇却是无比享受,这都因为你有如此强壮、坚硬和加长的武器啊。」

胡总:「刚才也已经鞭打过吴霞了,尽管时间很短,但却很疼,对于一个处女是难以忍受的,刚才又用这种极其屈辱的姿势捆绑了这么长的时间,而且过后还要提供给所有代表,我不知道这需要多坚强的品质,但我肯定知道这会让许多代表的愿望得到满足。按照原来的规定,准备操她半小时,然后进行将十分钟的吊打,相信大家都明白这样做的意义,那就是最终提供给各位代表使用的吴霞将是一个随便一插都疼痛不已的女性奖品。这样既能满足惩罚她目的,又能充分实现代表们潜藏在心底深处的暴虐欲望。」

胡总:「但另一方面,我们并没有资格去惩罚她,这一切都缘于她的奉献。但我们却要真正的去珍惜她的付出,我是非常希望代表们能充分实现他们的愿望啊!」

黄奕:「是啊,每次面临公司的女性奖品即将提供出去满足代表们的欲望时,心情总是无比复杂和矛盾,她们让人无比感动,让人对公司产生深深的敬佩,即担心着她们,怕她们的娇弱承受不了代表们的无情和野蛮,但又不得不说着更为矛盾的话去鼓励代表们更加尽力的去实现他们的欲望,去狠狠体验她们的娇弱!」

胡总:「我相信,大家都会明白的,特别是会后,也许不用年会,他们就会明白这些牺牲奉献的意义的,他们会用实际工作去回报她们的付出的!」

马伊莉:「吴霞妹妹,一会就开始了,我们现在替胡总擦枪,让他过一会干你时无比的威猛,让你的新生壮烈和与众不同!」

随后,黄奕和马伊莉就跪下来仔细的为胡总口交起来,从没如此的认真过,不仅把胡总的肉棒舔得干干净净,雄伟异常,而且艺人那独特的技艺也让胡总感到特别的舒服,特别是对胡总皋丸的吞含,让胡总心底也渐渐升起难耐的欲火来。

此时胡总的鸡巴比这前操干周涛、霍青霞、慕容蓉时还要粗大,至此,全场的人都认为这次确实到了最终对吴霞的进行惩罚的时候了,而吴霞作为女孩的最后时刻也在随着那些在序幕中奋力拚杀的报数声中而逐渐逼近着。

然而,胡总这次却有了自己的小打算,此前在对霍青霞和慕容时他都没有这样打算过,那两个女人,一个深爱自己,一个暗恋自己,胡总心里此时已经非常明了,以后她们还是会有享受自己对女人那特殊能力的机会的,但吴霞可能就这一次。胡总也明白,任何女人,无论前面把她操得多么痛苦,只要最后你把她送入飘飘欲仙的境界,她会将你深深记在内心的,然而,胡总却想在最后让她体验到那独有的精液烫伤大法。表面上在惩罚却暗中回馈。这是只有少数人才能享受的特权,她的牺牲和付出确实让胡总觉得难以承受。

大屏幕上的报数已经进行到将近1300了,黄奕和马伊莉抓紧了采访,争取将吴霞更全面的向代表们展示!

黄奕:「吴霞,作为负责技术的高级知识分子,如今要接受这么多人的操干,你觉得怨吗?你男友在乎吗?」

吴霞:「我还没有男友,至今依然还没找到志同道合、共同奋斗的男友!」

黄奕:「我理解你在茫茫人海中难觅知音的孤寂,明白你作为一个南京人希望振兴中华的强烈愿望,但也许,公司也有同样许多和你一样心系祖国的热血青年,只是当你找到真爱时,你会后悔今天的付出吗?」

吴霞:「也许会吧,也许不会,但今天我不后悔!我对性并不避讳,以前谈过几个,他们对我的身体突袭也会让我很难受的,他们的揉搓也会让我心动,只是他们的素质和境界还不足以得到我的身心,还不足以拥有我的处女。也许想你说的,也许适合我的和喜欢我的就在这个越来越向前冲的公司里面,因为只有这样的公司才可能产生我喜欢的知音!」

黄奕:「他们揉搓过你的双乳吗,它是这样的完美,形状如此美好,那一个男生拥有你多幸福啊!在你成为女人后,在老公的日益呵护下,它会更加完美的。我中学时,就经常被男生揉搓,当时乳房被按住并揉搓时,我简直无法动弹和反抗,如果是在男生家里的沙发上更是如此。慢慢的我发现随着揉搓乳房竟然长大了,也坚挺了许多,吴霞,我想你的乳房如此娇嫩,随着今后男人对你身体的开发,她们也会茁壮成长的。」

吴霞:「也许吧,但我关心的是年会后我曾经忧虑过的一直无进展的项目能否突破,让我担心不是以后男友对我身体的开发,而是现在将我的身体将被开发成什么状况,此前胡总对我的鞭打,尽管很疼,但却觉得刺激和舒畅,那些一直困扰我的焦虑和压抑统统都不见了,现在身体深处只有那微微的颤抖和水流的召唤。我对这种身体的呼唤感到害怕,这和以前的那种揉搓根本不是一回事,我确实害怕。」

马伊莉:「这只是你身体的真实反应,在这个环境中,不只是你,我想参加过这次大会的代表和全部女性奖品都如此,男的不仅操到了上司的妻子和女儿,干到了梦寐以求的明星和央视主持人,女的羞愧的接受了老公下属的尽情蹂躏,或者受到了自己单位同事的无情抽插和喷射,而她们却不知道他们是谁,可以说充分释放压在自己身上的重压和对性的羞耻。如果以正常生活来评价,这确实会让所有人都感到恐慌的,但在年会这种氛围中却是抛弃了所有压力和面具后身体的真实反应,所以你才能清晰的感觉到你身体里涌动的水流声。」

慢慢的,大屏幕的报数已经到了1450了,到了准备给吴霞破身的时候了,而原本镇定的吴霞却开始慌乱了起来,只是她比其他女人都更象个等宰杀的猎物一样,毫无反抗之力。胡总已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了对她的身体抚摩。

吴霞尽管娇小,但全身却肉感结实,曲线动人,皮肤白晰,极具江南女子魅力,屁股白嫩显眼。此时经过胡总的抚摸,身体已逐渐打开,由于捆绑的缘故,上半身死死的捆压在案板上,下半身被高高捆绑并向两边用力拉开,因此摊开的臀部显得特别诱人,圆圆的臀部树立着就象一个摆放的靶子,而中间那浓密细毛环绕中淫水浸透的蜜洞如同靶心一样,刺激着猎人的淫贱之弓。也许捆绑陈蓓蓓占用了案板一米的长度,而吴霞却只用了0.6 米,因此显得特别局促,也让男人击向靶心的欲望不可遏制。

胡总继续在白嫩的臀部间揉搓着,直到她呼吸急促不已、溪水流湿了整个臀间并沿着双腿形成了潺潺溪流,直到那狭小通道里的红红嫩肉暴露出来并微微蠕动着。此时,另外几对正在大屏幕的报数中有节奏的操干着,每一对似乎都较上劲,谁也不掉队,也不敢提前退出战斗。而女人也因为有节奏的操干而忘记了其他,只是期待着那随报数声而大力捅进来的撞击,每次自己的阴道和屁眼都会条件反射的紧张着或用力夹几下,每次柔弱的身体都会被那凶狠的肉棒榨出些汁液来。

报数声快到1500了,大家明白感觉到吴霞作为女孩的时间不多了。打从把吴霞推进蝶飞阁鞭打然后又推到大厅,已经将近三个小时了,在别的女性奖品被操干的过程中吴霞溪水一直流着,也一直紧张着,此时心里还真希望那个命中注定贯穿自己的鸡巴快点进来,将自己正法。

终于胡总在吴霞的期盼和本能的挣扎中,将那粗大恶狠狠的肉棒插进约1/3 ,隐隐的顶着吴霞坚守了二十多年的薄膜上,试探着膜的坚韧程度,在胡总向靶心的推进中,吴霞的嫩肉被撑得四散,周围的嫩肉流着汁液颤抖着,固定住无法动弹的俏脸一阵阵的深吸着凉气,汗水浸湿了丝丝秀发。当大屏幕上显示出胡总高大的身躯采用骑马的姿势固定住吴霞,尝试性的作了几次火力侦查后并将硕大的鸡巴退到洞口等待贯穿的时机时,那在胡总胯下小巧柔嫩无法摆脱正中靶心的坚硬之箭控制并有溪流潺潺流出的臀部更显柔弱之美。

终于当报数声接近1500,并纷纷响起蒋婉、谭晶、陈蓓蓓、周涛被再度贯穿的惨叫声时,吴霞突然紧张的挣扎起来,臀部向前逃离着,似乎想要摆脱要根深入的弓箭,然而胡总知道要使女人平静下来的最好办法就是把她贯穿,只要被贯穿了,无论多么挣扎剧烈的女人都会平静下来的,何况眼前的这个女人还是第一次接受男人的享用,此时只是一个女孩对即将变动女人的正常反应。许多女孩在即将变成女人的瞬间都会挣扎,只是男人没给她们机会,女孩被摆成破身的姿势后,只要男人不心软,她是难逃正法的,除非之前就强烈反抗。

胡总看着吴霞的挣扎反而使鸡巴更加深入的臀部,心想这只会使她更痛苦,终于吴霞不再挣扎了,而那层细细的汗珠使吴霞显得更柔美,这最后的挣扎终于完成了这道耗时最长、工艺最复杂大菜的最后一道工序。此时,代表们已经开始大声喊着「惩罚吴霞」的助威声。当倒数终于为0 的时候,大屏幕清晰的显示出胡总将大鸡巴快速的捅到中间的位置,然后以更快的速度直接抽出,在吴霞紧窄的阴道刚刚合拢的时候以雷庭万钧的速度、力道和气势狠狠的贯穿了吴霞,那弱小的身躯由于上半身紧紧的捆在案板上无法移动,只有让高高树起的臀部死死的抵住那刺进靶心的重重一击,大屏幕上清晰的记录了吴霞在胡总的重击下臀背部向前弯折,腿部向上拉扯,然后又在下面捆绑绳子的作用下深深勒出的白嫩小腿肚子上的青紫痕印。尽管吴霞紧紧咬住嘴唇没有哭喊,但每个人都从她夺眶而出的眼泪以及瞬间变形的脸部感受到无情的贯穿。大部分女孩都是在哭泣中变为女人的,那怕是自愿的也会在做爱结束后或在男人说的要干她一辈子的甜言蜜语中流泪的。

胡总仅仅停留了一下,当身下的吴霞的疼痛与痉挛稍稍得到缓解,然后就在众人的鼓掌声中拨出带有丝丝处女鲜血的鸡巴,开始了将近半小时的大力抽插。

在这半小时里,操干蒋婉、谭晶和陈蓓蓓的纷纷射出了白浊的精液,三女正软软的摊在那里,任由精液缓缓流出,而操干周涛的保卫干部还在昏过去的周涛身上任意驰骋着,周涛那满肚子的尿又被干出来流到小桶里,两代表浑身都是尿,正一边猛干一边拍打着红红的臀部,一边大骂着。

在这半小时,吴霞只要一昏过去,黄奕和马伊莉就会捏着她的乳头给弄醒,因此吴霞一直到在疼痛中渡过,尽管阴部已经分沁了很多淫水,但都经不起胡总的榨取,阴道里撕裂的伤口越干越开,每次进去都是钻心的疼痛。直到第五次昏过去,此时的吴霞浑身湿透,脸色惨白,胡总才结束了对她的惩罚,这种惩罚让吴霞疼痛和难忘,让观战的女人惊心和羡慕,让代表们热血和为公司自豪。

胡总吴霞翻过来,解掉口罩,温情的看着吴霞用嘴咬住小小的柔唇轻轻的吻着,偶而还插进小嘴里去啜取香液,下面也逐渐放慢速度,轻轻的缓慢的捅进去,每次都在里面研磨几下,挑动几下,紧紧捏住乳房的手也改为轻轻挤捏着细细的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