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30章

网络2018-12-06 10:33:4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舞台上的吴霞听着下面霍青霞和慕容蓉发出的呻吟,想到她俩作为先进而自己作为惩罚对象,真到要执行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特别,自己付出的能得到回报吗,自己所在部门得到胡总的重视很多,但由于李总前期安插人员过多,至今一直进展缓慢,她真的怀疑她的付出对他们有任何作用。

然而,长时间难受的捆绑姿势在让她疼痛的同时也在摧毁着她的坚毅,而且胡总刚才对她腰臀间那无比准确的鞭打,此时却热乎乎的反映着,身体被捆得紧紧的让她烦燥的扭动着,似乎期盼着胡总赶快将她正法,在下面女性的呻吟和男人的操干声中,腿间的溪水也呖呖的流了出来,这种身体的反应让她羞愧不已,也让她不断期盼的看着周涛和胡总。

也许胡总要的就是她的这种反应,他要让她在这种环境中慢慢慰熟,到时才能将女人最完美的一面呈现出来,才能让代表们充分实现内心暴虐的欲望,作为惩罚对象,这次公司可选的对象不多,除了她之外,还有放到明天的华航四位空姐,但她承担的意义非常重大,是需要精心安排,是需要有前奏的。

工作人员还在安排着她的前奏,还在等其他人就位。终于陈蓓蓓和两位老总夫人蒋婉、谭晶在清选过后被捆在活动车上推出来了,陈蓓蓓是作为与明星比赛的失败者来接受惩罚,她为了主持人队的胜利竭尽全力,现在又接受失败的惩罚,如果她知道周涛在里屋被胡总干得饱饱的那她可能会把周涛生吞活剥的,她在参加年会以前可很少经历过这么多强壮的男人,承受的雨露也不多,作为一个正盛开女人,尽管她幸福饥渴贪婪的吞噬着那些养分,但还是让她一下受不了,她几次被操到失神;而两位老总夫人蒋婉和谭晶则由代表们选出,这种选择体现了她们在7 个老总夫人里的排名,内心里即有种莫名的荣耀,但又对要接受的惩罚有所担心,而多次参加小型娱乐会的温梅则嫉妒的看着她们被屈辱的捆绑着,恨不得过一会代表们把她俩给干死,这次她可是除了体验到李总所属基层干部的强悍战斗力之外,什么都没得到。

她们仨都套上了口罩,刚洗过的身体洁净、白里透红,被无情操过的花瓣红红的象暴雨后摧残过的傲放红梅,依然分泌着晶莹的淫水,而且由于没有丑恶男人射进去的浑浊精液污染,分泌物显得洁净透明,芳香诱人,如同花蕊上的蜜汁正引诱着采花蜂去辛勤忙碌。随着身体的律动,阴唇偶而颤抖着,嫩嫩的肉缝经过多人的操干后一时难以合拢,洗净的身体柔弱无力,乳房上和腰臀间留下男人冲刺时揉搓抓捏过的青紫,它们是曾经的如何受代表们的青睐和特殊照顾。

尽管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二位夫人比三位明星被操干的次数要少一些,但她们的经验要少得多,而又由于她们特殊的身份从而受到的特别关照更多一些,特别是蒋婉的乳房、腰臀部和谭晶具有模特品质的高翘臀部,公司的老总、紫色代表基本都对她俩她俩进行了鞭打和肛交,一般代表也在揉搓着她们娇傲的乳房而勤勤恳恳的对她俩娇嫩的土地一遍遍的深耕播种着。如果不是年会特殊的氛围,她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坚持下来,周涛:「相信部分代表刚才已经从霍青霞和慕容蓉两位先进工作者身上尝到了什么叫做销魂的滋味了,我不知道公司有多少代表实现了他们心中的梦想,经过这一次后,她俩的身体深处或内心里将永远留下你们的足迹,那可是李总和几位副总也没去过的幽山狭谷,那种美丽的风景只有他们才体验过,如果我是男人,我一生足矣。」

周涛:「但我还看到一些还没有实现心中梦想的代表,他们在那些代表享用青霞和慕容这两道人间美味的时候,折磨着自己的肉体和内心,他们也在期待着另一个公司代表、另一道能实所有代表梦想的人间美味推出,为了这重要时刻,为了凝聚所有的力量,我和胡总刚才决定在所有代表的呐喊声中,在几对被惩罚对象的双管齐下的背景下,正式将吴霞这道大餐向所有代表推出。按照此前规定,每个代表都可获得对她操干、口交、内射的权利,只是我希望大家是去享用她,是去实现梦想,是去爱她,是去让她觉得她一切付出都值得的感激。」

周涛:「胡总,是否就开始?」

「再等一下不迟,胡总!」,大厅里响起黄奕调侃的声音。

此时,经过清洗的两位明星,脚蹬着高跟鞋,扭动着更加圆润、粉嫩的臀部撩拨着代表的内心婀娜多姿的出来了,真是久经沙场啊,真是经验丰富,代表们根本不敢相信那就是在他们胯下挣扎呼号悲鸣而楚楚可怜的女孩,根本不敢相信此前还满身上涂满男人体液,身体内部吞噬了无数男人精液的一片狼藉惨状的景象,如今她俩却高雅、清澈、洁净的出现在所有代表面前,只是显得更丰润、更成熟和风情万种。

马伊莉:「周姐姐,怎么想溜过去啊!」

黄奕:「周姐姐,刚才可是蓓蓓一人在孤军奋战啊,那可是艰苦卓绝的二个多小时啊,如今她依然还在战斗着,你呢?」

马伊莉:「周姐姐,愿赌服输,你被取消主持人资格了,你接受惩罚的过程我们会好好帮你解说的,一定会把你高潮时激动、销魂、难以控制的那种全中国人都感兴趣的一面给真实解说出来!」

两人一唱一合,让周涛无力反抗。

黄奕:「不要舍不得,为了主持你付出太多了,在央视付出了那么多,任他们玩弄了多少年了,怎么到这里了还留念啊,都不会让自己放松放松,享享福。周姐姐让我们向你学习学习,你在下面享受享受,不对的地方到时你再指点指点!」

两人调侃着调侃着,忽然发现似乎是触碰到周涛内心深处的忧虑了,立刻又转变了方式,毕竟她们都是为了胡总、为了办好年会才聚到一起的,从上次离开已经很长时间了,今天因为国航年会的原因才又聚到一起的。

「我真的那么留恋那个舞台吗?」,周涛心中暗暗的问着自己,在与董卿的争斗中她已露败象,她比谁都清楚,尽管内心还在坚持着,尽管还在挣扎着,但需要付出的代价越来越多,越来越沉重,内心早已疲惫不堪,也许是该回头的时候了,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事业也一样。原本到胡总这来主持年会,还有寻求帮助的意思,现在看来也没多大意义了,就当作人生的缘聚和难得的放松罢了。

周涛:「我怎么挣扎,最终还不是被你们拍死在沙滩上,算了,愿赌服输,我现在就去作满足代表欲望的准备,今天我也很辛苦,此时还没谁浇灌过我呢,也不知谁有福气能让我怀孕,那怕十天也好啊!」

大厅里顿时一阵喧嚣,大家似乎都舍我其谁的样子,一根根的坚挺着。如果到时让她全身而退,简直让公司颜面扫地!

在周涛回去准备后,两个新主持人开始施展起独特的手段来。

马伊莉:「其实,我认为央视应该是工作压力最大的部门之一了,周姐姐能在那种地方取得如此成绩,经二十年而不倒,其实是非常成功了,只是她在高处看着更高的地方,没有去看到工作之外无比精彩的世界,忘了去品味自己的成功,一时陷入误区,其实那个地方真没多少值得留念的。」

黄奕:「央视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央视那些男人个个只会要求女主持人给他们口交,满足于看着她们白糊糊的脸,忘了她们是真实的也饱含欲望的花蕊,是能力不足,还是显示身份高贵,看着她们似女仆一样服侍着他们反而比真操实干的有成就。而女主持人常常是欲望被燃起,然后又不得不冰冷的压住,就如同在古代的深宫大院里的那些宫女一样,得不到正常的发泄,得不到男人狠狠的操干,忘了自己女人的本色,所以就只能以互相间的争斗为乐趣了。」

马伊莉:「是啊,要不凭陈蓓蓓那白嫩坚挺的乳房和丰腴的腰臀,再掌握些好技巧,如果是在一个正常的年轻男人居多的央视,前途应该不可限量。说到这一点,文娱界就比央视好得多,帅哥猛男比比皆是,但也混乱多了。据我了解,黄奕15岁立志踏入文艺圈时就作好了乱交的思想准备。而我到了高三才下定了为机遇那怕被上错也不后悔的决心。进入北影前,黄奕为争还珠一的资格献出了第一次,然而某个女星却将她的第一次献给了还珠一考察组的全体成员,在考察组野外的摄影棚里,在经历了捆绑、鞭打、虐待之后才被正式破身。可惜黄奕聪明一时,失身错了人,让系副主任白白占了便宜,那晚上系副主任铁树开花,把黄奕捆在地上狠狠的干了四次,不仅喷射精液,还撒尿、口交,无所不为,也许他认为操干这样美女的机会不多,有机会了还不得一次干饱。」

俩人慢慢说着央视和娱乐圈的故事,满足着代表们好奇的心理,又透露着两个领域混乱的关系,让纯洁的基层代表们心灵受到震憾和刺激,在不知不觉中打发着时光,保持着他们的性趣,直到周涛的再次出现。

黄奕:「代表们如果喜欢我们主持,我们会加倍努力的,现在先欢迎央视主持人队的队长周涛。」

随着聚光灯的指引,被捆绑得更加屈辱的周涛出现了,腹部鼓鼓的,明显灌了水。现场响起了阵阵掌声。尽管周涛身材不如其他任何女人,但由于央视平台巨大的影响力,还是有无数的人喜欢,而且她应该是这几位受惩罚队伍里承受能力和性技巧最差的,陈蓓蓓年轻而且经过前面这段大战正飞速进步着,大家都想看看她被双管齐下的惨状。此时周涛已经失去反抗能力,嘴也套上了口罩,为了肛交的顺利,肛门提前插入了旋转的塞子,随着活动车的推进,周涛似乎难以控制那快速旋转东西所带来的刺激,正低低的呻吟着,这又引来黄奕的一阵嘲笑。

胡总看着吴霞再不被正法,可能就真昏了,她是捆得最难受的,刚才这一段花絮又平添了她更多的痛苦。因此吩咐工作人员赶紧抽签选取双管齐下的代表。

在一一就位后,黄奕充当了主持人,对站在各位女性奖品后面的代表开始采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