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27章

网络2018-12-06 10:31:4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如果黄奕和马伊莉知道专门主持胡总给慕容蓉开苞的周涛又一次倒在对手前面,又一次把自己主持了进去,那该是多么可以嘲笑她的事,如果陈蓓蓓知道的话,知道周涛丢下孤军奋战的她在这专门享受胡总的狂猛重击,那她老大姐的面子往那放,但此时的周涛却根本无法去思考,去考虑这些严重的后果,她只知道她必须用力往后才不至于被胡总给干趴下,她必须大声的呼喊着,舒缓着那潮涌袭来阵阵快感,否则她将沉入崩溃,她还必须紧紧向拉住胡总紧紧捧住她臀部的双手,否则她将瘫软在地,同时,她还必须回头向胡总求饶,因为胡总大力贯穿她狭长通道、猛烈蹂躏花房深处嫩肉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分钟了,喷泄的淫水都流湿了整条大腿,她觉得自己正进入虚脱状态,那种贯穿的感觉让她觉得幸福、觉得舒爽,但她真得害怕,自己会被胡总给干死。

「胡总,饶了我吧,你都快把我劈成两半了」「哎呀,又来了,这么快又来了,别停,大鸡巴用力,使劲操……」

周涛就在这种循环中,不断矛盾的叫喊着,不断的感受着一波波的高潮,但她觉得胡总就象高明的演奏家,看似全是狂暴的全根而入,但还是有所差别,这种节奏正适合她这种女人,在痛和舒爽中正将她推向最高潮,那是她历经沧桑、阅男无数但至今从没见识过的汹涌澎湃,那种诱惑让她向往,又让她害怕,因为当它真正到来时,她认为自己必死无疑。

当它真正到来时,周涛果然体验到它的波澜壮阔,也感受到那种欲仙欲死的美妙,她认为她真的要死了,就在她砰然倒在厚厚地毯上时,似乎看到了慕容蓉复杂的些许笑容,「这个臭丫头,在看我笑话」,但她已无力阻止那喷潮般的淫水流出她的花蕊,流湿一大片地毯。

「这是感谢你的,在没人的地方这是我目前所能做的,其他的以后再回报。」,胡总在她耳边说着,他看似狂暴的操干却是对她的感谢,她这种有身份的名人,能享用到这种不讲理的蛮干机会不多,只有在年会这种环境下,坦开心扉才能真正享受到男女的性爱之美。

这种美就连还是女孩的慕容蓉都感觉到了,男人的强壮、霸道和力量,女人的美丽、承受和柔弱,共同组成了完美和谐的优美两面,特别是周涛最后高潮到来的时候,连她都感觉到风云雷电的自然神奇,包括周涛最后的喷潮都如此自然和优美,唯有缺陷的是胡总最终没有完全融入进去,他的愈加强壮和富有动感的那根东西还在无比雄伟的挺立着。当胡总把目光转向她的时候,她知道了那根东西的最终归宿在哪里,突然紧张起来,害怕倒不存在,她已下定接受胡总暴虐的决心,她怕她抵抗不了多久,怕她承受不了胡总的蹂躏,她在关键时候的崩溃而不能与胡总共渡仙境,此刻那强烈的尿感又增加了她的担心,但心中那强烈的愿望却愈加坚强,不管如何,一定不能昏过去,一定要在胡总倾泄后清醒着,她还有话跟他说。

在胡总来到慕容蓉的身上,准备开启她人生的新篇章时,主持人的责任感还是让周涛蹒跚着站了起来,她在侧边一只手紧紧按住慕容蓉的脑袋,一只手扯住她的马尾辫,然后用嘴咬住慕容蓉娇嫩的细细葡萄,她的动作反而让慕容蓉紧张起来。胡总转动慕容蓉臀部下面的设备使她的阴部更加突出,一只手捏住另一个乳头,另一只手牢牢控制住慕容蓉的纤腰,然后粗大的鸡巴钻入慕容蓉潮热湿润紧窄的通道,慢慢进入约1/4 位置,看着因挤入大鸡巴而从茸茸嫩草中突出出来的两片鲜嫩阴唇,胡总时进时出,观察着慕容蓉的反应,终于在鸡巴进入到约莫触碰到那一片象征慕容蓉二十多年纯洁象征的处女膜位置时,慕容蓉终于体现出女人的柔弱来,因疼痛、撕裂感的增强,身体开始了本能逃避反应,胡总一生操女无数,要的就是女人此时的反应,选择在慕容犹豫和动摇的时候给予重重一击,此时胡总控制着女人腰部的手用力狠狠的将慕容蓉的鲜嫩肉体扯回来,同时阴道里粗壮的鸡巴退到洞口然后加速向前,披荆斩棘,在慕容蓉致命的惨叫声中,捅破处女膜,贯穿了慕容蓉柔嫩而无法逃避的身体,鸡巴象一根火热烁人的钢棒死死钉在花蕊尽头,引得周围一片焦灼。

就在胡总贯穿慕容蓉的同时,周涛也狠狠的咬捏了她的乳头,被固定的头部因为身体内部疼入心脾的贯穿激烈扬起而引来被扯住的丝丝秀发的剧痛。这次贯穿可要了慕容蓉的命,身体梆得笔直,泪水刷得流了下来,无论多么坚强的性格都无法阻止她樱樱的哭了出来。然后,胡总并没有兑现他暴虐的欲望,周涛也没有惩罚她的嘲笑,两人反而无比温柔,象一团温暖的阳光抚摸着她紧张的身体,那根捅入身体中心的肉棒也只是慢慢的挪动着,蹍压着周围水嫩的阴肉,榨取着周围的水分,直到她内部分泌液体的增多,那根进入身体内部并指挥控制着慕容蓉的大钢棒才开始活动起来,尽管此时慕容蓉已不在哭,但泪水依然没有停息,在胡总的抽插下,身体坚强的不再逃避,并有了反应,而胡总也开始了长距离的慢抽快插。

周涛见慕容蓉似乎不怕干的样子,心说,小女生,不知天高地厚,此时的胡总你还享受不起,我都承受不起,过一会再来看你哭的样子,就说「我再出去宣布延长一个小时。」

周涛离开后,胡总马上俯下身,大嘴几乎将慕容蓉的小嘴呑掉,紧按住乳房的双手加大了揉捏的力度,同时经验丰富的胡总在周涛身上狂干了将近半小时就是为会一气呵成的将慕容蓉干至崩溃,知道只要采用这种抱住金元宝的姿势持续的埋头操个半小时,任何女人必定疯狂。很快慕容蓉就在胡总的攻击下仰起着来也贪婪的吸着胡总的舌头和唾液,气喘吁吁,身体间歇性的抽搐,而身体内部一阵阵的酥麻,淫水顺着胡总的抽插呖呖的流着,此时胡总已不担心慕容蓉的身体状况了,尽管觉得采用这种方式屠杀慕容蓉,没有展现出男人的怜香惜玉来隐隐觉得不应该,但慕容花蕊内的柔嫩湿滑、收缩蠕动和抚摩榨压即让胡总无比舒爽,她表情的不堪蹂躏和楚楚可怜的样子和至今没有任何崩溃的迹象又不得不加大进攻的力度,而且她的柔顺和服从又真切的让胡总感觉到那种盼望着干助理、秘书的美好感觉。胡总并不想真正控制,他也控制不了,也不知为什么,胡总看着她,知道她是承受不了,但看着她受不了的样子,心理反而有些兴奋,一下更一下的重击着她,也许胡总也在实现着他的梦想,而不只为那些基层员工实现他们的梦想。

而且慕容蓉却早已痛苦不堪,身体几乎被胡总撕裂成两半,感觉那捅进来的不是肉棒,而是折磨女人的利刃,但那种疼痛又如此真实,那种肉与肉的博杀又在残酷现实中兑现着她心里早就盼望着献身胡总的梦想,在胡总越来越重的重击中,她也坚定的迎上去,没有退缩,尽管这让胡总很舒爽,让她更痛苦,她的坚持,并不只是为了那象征意义的生命能量在她体内的释放,从胡总干她和干周涛不同的倾注,她发现了也许不用去和霍青霞争什么,也许只是静静的争个秘书或助理的身份就能让她幸福的生活在胡总身边,更不会给他添加更多女孩的负债,干秘书不需要多少负债的,而且能缓解工作压力。她现在就在痛中表现着她的服从和能干,一定不能昏过去,她咬着牙,但没有白准备的理论知识还是让她展现出楚楚可怜的样子来,期望把胡总的能量给引爆。

周涛来到大厅,尽管混乱,但代表依然没有乱了原则,有资格操的女人才操,决不混水摸鱼。那些操干老总老婆的前几批已基本结束,房间里不断的有新的代表进去。

秦副总的老婆办公室副主任蒋婉由于认出的人多,会议室外排了一长串正等着操,而且很多是带有紫色、红色手环的代表,他们可以在灯光下鞭打、肛交,时间肯定长,此时台上的秦副总脸色很不好看,也只有自我安慰一下,谁叫我老婆漂亮。其实他也这么多代表选择狠操蒋婉的原因,平时她太过张扬和跋扈,不要说看不起一般的中高层干部,在李总主政时,连几位副总都不放在眼里,更何谈对基层员工是何种态度了,而这次年会中底层代表又多,再加上她确实秀色可餐,不要说一般干部的欣赏水平,连几个副总都觉得她很美,再加上工作中的种种刁难,因此不仅有许多代表想操她,而且想操死她的也不少。此时房间里正有一个壮年代表对着她被鞭打着通红的臀部、按着她的脑袋,往她脸上吐着口水大力肛交着。她被刺穿时柔弱无力的叫声和颤抖的肉体,让代表非常舒服。

赵副总未婚的时尚模特谭晶等着干的人仅次于蒋婉,她良好出众的模特身材即好认又诱人,同时还有许多代表抱着想操到赵副总还未进家门未婚老婆的心理作用,这种奇妙的心理让人兴奋,个个操起来都异常卖力。而且,听说赵副总玩女人并不在行,作为娱乐圈的女人,难免会不时想起以往那种丰富混乱的交际生活,咱们替赵副总分分担,泄泄她的欲火,免得她出什么问题,用强大的实力让她臣服,从此以后要回想也只能想国航的猛男了。此时,有位代表正在尽心的一下下全根而入的,要讲啊,这模特就是适合干,修长的身体上怎么就会长这么饱满的两个大乳房,随着抽插水波荡漾,自己忙着欣赏都不忍心去抓捏,但射的时候肯定是要狠狠抓住的,那上面的青紫,应该就是前面代表们奋力重击时留下的痕迹吧。可惜,不能双管,否则其乐无穷啊!

马副总老婆吴蓉蓉、李副总老婆大使馆文秘温梅等着操的人也不少,她们都有自己熟悉的人,老总身边的那些秘书可是很熟悉她们情况的,象吴蓉蓉,曾经的国航之花,曾经是多少要国航人的梦中情人,抛弃了多少达官贵人的追求,却反过来主动追求根本看不出后来会成为公司高管的马副总,让多少人的手淫失去了活生生的对象,婚后,尽管贤妻良母,马副总也并没有把她当作心中的宝,这让多少曾经暗恋她的代表一直耿耿于怀,为她不值,至今未忘了她的美貌。如今在她徐娘半老、丰韵尤存的时候,还能实现年少时的梦想,这真让那些为国航奋斗多少年的老一辈人感慨万端,她的魅力许多人不懂,她的美貌和风情可一点也没减少啊!如今,不再勇猛强壮的肉棒贯穿在她依然娇嫩的花径里,双手揉捏着虽不再坚挺但依然白晰柔软的双乳,满满的握不过来,代表们温情亲吻的口水和颜射的东西让她双眼都睁不开来,随着自己的抽插正款款而动,就是以前即使我貌如藩安、贵如王爷,就是伟大领袖帮忙,自己也不可能实现这种梦想啊,真如胡总所说,这个年会就是为实现咱们的梦想而举办的,蓉蓉,知道吗,我在操你啊!一个代表在心中深深感叹着,忽然狂暴的大力操干起来,而吴蓉蓉却发出了让他不可想象动人的呻吟声。

吴蓉蓉尽管睁不开眼,但这些深情进入她身体的男人她还是能猜到一些,她何尝不是想借这次机会也顺便满足一下他们多年的宿愿,尽管他们干女人的水平并不让她感觉到多么的超水平,但还是能大体感觉到他们的年纪,她配合着他们的操干,让他们听着她诱人的呻吟。除了这些老代表外,也还有不少的年轻代表沉迷于她徐娘半老的魅力中,这让她觉得很满足。直到一个年轻人狠狠的贯穿她了的身体后,她才隐隐感觉到一些担忧,尽管脸上都是精液看不见,但她熟悉他的味道,她从初中开始就将他和自己儿子马健一起养大,那个在她家里用赤裸和仇恨目光将她亵渎了无数遍的侄儿马向东,他在灯光下对她的臀部进行了鞭打,进行了肛交,最后又狠狠的抓捏着他大学时曾经也紧紧抓捏过的两个肥嫩乳房,然后狠狠的将所有的滚烫精液深深的灌入了曾经想灌入但未成功的花壶里,尽管她假装不知道,但在最后还是痉挛着高潮了,而且狭长的花径还强力的收缩抚摩挤压着他年轻强壮的肉棒,这让她在之后的服务中,一直无法忘记那个年轻人的肉体感觉而影响了对其他代表的服务。

温梅,这个李副总后娶的夫人,平时出现在公司机会不多,但她的容貌和外交学院研究生的称号还是获得了李副总下属的青睐,这种小姿情调的女人,在国外时就经常出席一些小型的娱乐晚会,一起出席的中国代表在面对更浪漫的法国女人时总是束手无策,而她的修养、气质、美丽和智慧却总是获得西方外交代表们的欢迎,有时情不自禁的时候也会去品尝一下在外国男人胯下疯狂崩溃的滋味,而回到国内,只要李副总在家总是显得特别贤慧,但公司许多代表多多少少知道一点她的底细。听说自李总走后,这个李副总的老婆就不安份起来,李副总书生性质,咱们李副总的下属可不能任由她肆意而为,该狠狠的操操她,国航现在正乘风破浪,那儿的后台也没胡总现在硬啊,只要李副总站住了就没问题。李副总下属多是从事后勤的,此时一个边区农场的壮如农民的代表正在把温梅因高潮而抽搐成一团的身体无情的展开,并以勇猛的贯穿加速着她的崩溃,这已不是她年会的第一次崩溃了。这次出席公司年会,温梅主更主要的目的还在胡总这个冉冉升起的新星上,作为外交家在这方面总是特别敏锐。然而在第一轮中,她并没有得到胡总的临幸,也没有得到其他副总的关顾,而是活活在公司环卫工人牛大地的胯下,尝到了死去活来的滋味,如果她知道那个在她高贵智慧肉体上,用最原始、最本能的方式剥去她所有小姿伪装面纱,并用满满、滚烫的精液将她毫无颜面的送至崩溃的只是国航最基层从事环卫工作的代表时,她肯定会羞愧得昏死过去,因为她认为在那些品种高贵、优质、强壮的西方美国黑白人的胯下都能应对自如,很少出现崩溃的现象。隔壁房间的吴蓉蓉已经到了如龙似虎的年经,干的人不比自己少,至今还象个淑女似的,只是咬着牙娇吟着,那象自己象被宰杀的动物一样。

而胡总的三位未婚夫人选择的则不是少的问题,而是寥寥无已,这不代表她们不漂亮,也许是代表们敬爱胡总的缘故,也许是代表们觉得就算是好好的干了,她们最终也要从自己生活中离去,也仅是偿了肉欲而已。但人数少,操作环境就好多了,这让大胆选择胡夫人的几位代表干起来又舒服,又担心,甚至可以干屁股的都不敢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