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26章

网络2018-12-06 10:31:0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胡总休息了半小时之后,才吩咐工作人员把同样捆绑的慕容蓉推了进来。胡总明白此时因为年会进程和时间关系,自己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喷射的问题,此前对霍青霞还可说凭借近半月没碰到女人的话,那接下来对慕容蓉和吴霞就有些困难了,胡总对自己的身体状态和能力还是很清楚的,慕容蓉象霍青霞一样明确表示她们第一次要得到胡总精液的浇灌,而不是其他男人的浇灌,尽管吴霞没有明确表达,但胡总觉得自己还是得有这种责任。

半个小时的休息,让胡总自认为做好了准备,当慕容蓉推进来的时候,胡总觉得多余了,此时又昂扬斗志起来,而且胯下又隐隐的有种想以狠狠发泄的感觉。

一切都因为她的出现。

慕容蓉,是公司宣传部门的形象代言人,圆圆的娃娃脸一脸稚气,皮肤白净很受人喜爱,浑身的曲线优美动人,正式场合时一身贴身的职业套装,平时则常穿紧绑绑的牛仔裤而显得臀部丰满、腰部纤细,随时一付蹦蹦跳跳、笑意盈盈的快乐样子,不分年龄的斩杀了无数男人的目光,不象对霍青霞,人们只是内心暗想,而对慕容蓉目标有赤裸得多了,这是个让人非常亲近的女孩,如果有机会,那么谁都想把这个活泼可爱的少女按在自己的胯下把她正法,把她活力四射的肉体干到虚脱,干到泪流满面。

这种感觉不只其他人有,胡总也有!胡总看惯了她着职业装,当今天她展现出全身的柔美来,胡总还是极其惊叹。匀称修长又略带丰腴韵味,清纯秀丽又风情种种,成熟丰饶又极让人产生暴虐感。

周涛心里也惊叹着,但她想得更多的是,这个可怜的邻家妹妹,过一会要接受多少代表疯狂的蹂躏啊!

慕容蓉看到了胡总和周涛的表情,心中的担忧才放松下来,她不是那种在胡总心中毫无感觉的女人,至少差霍青霞不多。胡总那种想要把她吞掉的眼神让她心里高兴,但他那粗长强壮的东西又让她害怕,为了筹备年会,慕容蓉已经具备了许多的理论知识,心里对即将发生的事能坦然对之,但胡总的那条东西还是让她难以自制的紧张。刚才,虽没看到霍青霞丧失处女的情况,但那种快乐的叫喊着还是透露出难忍的疼痛。他会不会不怜惜自己而狠狠的干自己啊,慕容蓉心中担心着,因为此时胡总的眼神比刚才又狂热了许多。

周涛也想安慰一下慕容蓉,但她无从入手,因为慕容蓉实在太容易激起男人的暴虐了,她没自信劝说胡总,如果她是男人她也会从慕容蓉的身上畅快的体验到征服女人的快感的。周涛此时多么希望,那即将接受蹂躏践踏的是她多好啊,她的内心如此空虚,多希望男人深深的插进去,满满的填实她。难道是这个年会的氛围让自己女人的意识在觉醒。

胡总觉得自己全身充满了欲望,这不同以往,那根东西内部有股激流在咆哮着,而自己的双手也有种想要狠狠抓捏的欲望。但他还是强行控制了一下。

胡总:「慕容助理,慕容妹妹,你希望我怎么称呼你?」

慕容心中,非常希望胡总叫她慕容宝贝,但她这次为筹备年会中毒太深,在情感的道路上早已走火入魔。她知道胡总背负的辜负太多,她只能把自己的深深埋起来,不想给胡总加压太多,尽管她内心为自己的选择委曲得隐隐抽痛。

「还是叫我慕容助理吧!」

慕容蓉内心纠结着说,她想把目前到此发生的界定为工作关系,这一切都是为工作、为企业、为国家所以自己才作的奉献和牺牲。

但周涛还是看到了她的内心波动和强圧的委曲,这个傻妹妹,什么助理,这不是更激起胡总的暴虐吗?妹妹啊,宝宝啊,他可能还要顾及形象,助理这种工作上的关系本身就让人心理充满欲望,让上位者的强势得以发挥,谁干秘书和助理的时候会有顾忌啊!

「妹妹,你交过男友吗?你这么好的身材,你男友会放过你?」

周涛看着胡总难以控制的状态,希望慢慢的挖掘慕容的内心来分解胡总的注意。

慕容心中想起了这么多年来的情感之路,那些贪幕自己容貌和身材的高层,那些慌乱逃避但又暗中寻觅自己身影的青涩少年,那些淫欲目光中期待蹂躏自己的单位同事,还有那些才见面就暴露无遗的不学无术的官富子弟,有那一个值得让自己去献身。曾有多少夜晚,自己对着镜中那熟透了散发着扑鼻芳香的娇嫩花朵,看着那艳丽动人、乳房饱满、臀部丰腴的修长肉体,期盼着谁能把她霸道、有力的采摘,把她彻底征服。

「没有,因为没有一个值得让我去献身,没有一个值得我担开心扉让他来将我彻底征服」,慕容蓉坚定的回答着,心中想「只有胡总能将我征服!」

一切终将开始,胡总终于开始踏上了诱人激荡的探险征服之旅。

当胡总将强壮的身体紧紧的挤压在慕容蓉大张的双腿间时,那种强烈的男人气息和火热的感觉,那种双乳被重重揉捏,那种狭窄花径被粗糙手掌狠命揉弄并不时深入拨弄的刺激,让慕容此前所做的各种心理和知识准备全成了无用之功,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受自己控制,胡总看到慕容蓉似乎想要逃跑的往后缩着身体,然而她丰满肉感的身体在捆绑下已经显得十分局促,这种逃跑反而使得柔嫩的下半身分得更开,双腿间饱满的水蜜桃更加突出,胡总随着她的后移插在暖暖阴道里的手指紧跟了上去反而进得更深,或轻或重的抓挠起那些敏感带来,对乳房揉捏也加大了力度,在一声长长羞愧的呻吟中,慕容蓉紧紧缠住胡总粗糙手指的嫩嫩阴道突然蠕动了起来,一股暖暖的热流顺着通道流了出来,胡总感叹真是一个水嫩的女子,这可与她平时的形象极不相称啊。

慕容更是羞愧,原本以为自己不是个能随便征服的女孩,怎么一下就流出那么多啊,难道自己的身体真这这么敏感和需要吗,自己以前也被其他男人也揉搓过、也用手指进入过,可还不是最终从他们胯下逃出来了,怎么这次这么敏感和舒服。

胡总:「助理,用你的嘴为这根东西壮壮行,让它更有气势,让它过一会好好的干你」。说实在话,胡总一生很少吃窝边草,秘书和助理从没干边,这次慕容蓉为了筹备年会,前前后后的跑着,尽心尽力的辛苦工作着,也算半个秘书和助理了,而胡总知道年会上这个在身边准备各种工作的女孩将被自己无情的正法,早已有了许多的期待,如今终于实现了,心里觉得干秘书真是舒服,也该好好满足一下自己从没干过秘书的愿望了。

慕容蓉听到胡总的指示,立刻用倒垂着认真含着肉棒吮吸起来,有时轻轻的用小嘴套动着,有时沿着炮管滑吸着如同吹奏口琴,有时又深入下面用香舌暖暖的含舔着两两粒硬硬的肉球,尽管动作生疏,依然让胡总无比舒服。而胡总依然俯过身去一只手继续揉搓着慕容的乳房,另一只手的大拇指继续若有若无的触摸着慕容蓉的阴蒂,另两根手指则继续缓缓的扩充着紧窄的通道。胡总想到真正干的时候,决不拖泥带水,必将一气呵成。

胡总:「周涛,听说你们主持人的口舌功夫最历害了,过一会我还想再体验一下。你看我的助理她浑身水淋淋的,随便一拍都会流出水来,我怕过一会我控制不住把她操哭了,你能分享一下曾经体验过的最快乐滋味,让她不再害怕。」

周涛:「我一生中的快乐跟工作比起来实在太少了。我记得有一次是被几个官员轮奸并卖淫的那次。那次去老区演出,晚上当主持完上半场休息时,我快速走回房间,因为副台长还等着操我,当副台长捆住我双手,大鸡巴塞住了樱唇时,却从卫生间里出来了一个当地的领导,挺着大鸡巴就捅了进去,而我的头被紧紧按住,无法回头和呼救,他一边大力抽插,一边大骂我还打我屁股,射完后往床上扔了100 元钱,说我只值这么多。后来又不断进来当地领导干我,连领导司机都干了,到最后我浑身无力,跪着的双腿瑟瑟发抖,但奇怪的是他们都在骂着董卿的名字,然后猛干着我,如果不是董卿我也不用早早去做文娱部副主任,只有在大型节目才能露一下脸,我也奇怪,当他们骂着董卿的名字我反而觉得兴奋,当最后一个大骂着『董卿,你这个贱B ,操死你』并猛烈喷射时,我爽得连尿都出来了,尿了那人一身,当他狠狠的打我屁股并大骂骚货时,我觉得那是我最高潮的感觉了。」

周涛说完后看着慕容蓉惊呆羞红的脸,忽然有所羞愧,自己曾经是多么纯洁的女孩啊,于是过去拿来两瓶2.5L的矿泉水拉开胡总,就对着慕容蓉灌了进去,尽管她挣扎但还是无济于事。

周涛:「过一会你就知道被操得尿出来什么滋味了,看你敢笑话我。妹妹,你希望胡总用什么姿势贯穿你,把你变成女人?过一会还有许多人要干你,你害怕吗?你觉得羞耻吗?」

慕容蓉:「我是他的助理,我早作好被他贯穿的准备了,工作中他其实有很多机会的,你知道我穿职业装时其实是非常吸引人的。今天,只要胡总喜欢,他想怎么贯穿我就怎么贯穿,今天我曾经如何想过,终究也要过这一关了,女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让男人操的,如果不是今天也总有一天我会被某个男人按在地上贯穿的,我宁愿胡总狠狠的把我贯穿。过一会可能许多的人来操我,我只希望把所有的疼痛都留给胡总,然后我会笑着面对那些贯穿我的人,面对那些喷射我的人,我会尽一切可能去满足他们,让他们充分实现所想,因为我毕竟是宣传部的副部长,是负责此次年会的专员。」

周涛:「胡总,我们不要再弄她了,她可能已经作好了思想了身体准备,你再弄她可能就会沉浸在快乐中根本感受不到疼痛,是啊,女人对于第一次的被贯穿和疼痛是难以忘怀的。胡总,到时你一定要重重刺穿她,让她在你强壮粗大的肉棒冲刺下疼痛、呐喊、战慄。我至今依然记得我在宾馆地板上被央视人事干部破身时的情景和疼痛。」

慕容蓉羞红了脸,却不毫无惧色:「胡总,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把我毫不留情的变成女人吧!」

胡总:「我肯定要狠狠的操你,让你永远记住失去处女时的疼痛,但我还有责任让你快乐,因此还要等一会,让你再积攒一些,你才能体验到周涛所体会到的那种快乐!」

胡总:「现在,我要体验一下周涛口交的功夫」,看来胡总是怪罪周涛刚才给慕容灌了那么多水了,也想借机先在周涛身上泄一下火,胡总自己都觉得今天有些暴虐,看着这个根本不愿反抗、一心只想让胡总蹂躏的助理,他真怕自己伤害了她。

胡总不待周涛反应,然后就抓住周涛的脖颈按圧在自己的胯下,粗大的肉棒直接就捅了进去,几次至咽喉的抽插顿时让周涛浑身抽噎起来,双手无助的想要向外推开胡总,但胡总控制得更紧,肉棒反而更加深入,直到全部插入,直至周涛不再反抗,直至一声惊呼,直至周涛忽然而至的喷潮出现,胡总才把硕大的肉棒从周涛的樱桃小品中抽出,看着她那泪汪汪的俏脸。然而,胡总并没有放过周涛。

胡总:「年会前的招待会上和年会开始前的前奏曲都没怎么让你舒服,过一会我要狠狠的干慕容,我希望一气呵成,淋漓尽致,你刚才看到了,我们随便一弄,她就喷了一些,水淋淋的根本承受不了,所以我想把一些欲望发泄到你身上,你是过来人,你是老大姐就多担待些,我开始了」胡总把周涛按趴在地上,背对着,让慕容可以真切的看到胡总如何的贯穿周涛,让周涛双手撑到地上,这种类似对折的姿势双腿费力,紧绑绑的,让插入的肉棒极其费力和享受,但也让被干者因为强烈按摩而疼痛。

胡总暴喝一声,在胡总面前纤细柔美的周涛就被狠狠的贯穿了,随即发出的还有周涛又酸又痛的发自内心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