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25章

网络2018-12-06 10:30:3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终于胡总抬起了头,霍青霞的阴臀间水淋淋的一片,两片阴唇在茸茸芳草中潮湿的蠕动着,里面还间歇性抽搐着。

周涛:「青霞妹妹,过一会你就要接受代表们的抽插,他们的肉棒也将深入你的体内,你现在已经到了极其关键的时候,此时如果不喷潮,过一会也被其他代表给干得喷潮的,还不如把你最纯洁的第一次全部都交给胡总,那样才完美啊!想当年,我的第一次喷潮是被高层当作相互比拼的筹码羞辱的发生的,至今后悔莫及。」

周涛的理由如此冠冕堂皇,霍青霞终于还是决定将它献给胡总。

周涛:「青霞妹妹,放松,让她该发生就发生,尽管男人更欣赏你极力控制但却最终崩溃的情景。喷潮过后,胡总就会干死你的!」

说实在话,年会选择周涛作主持人还是正确之极,身为女人,具有各种知识,口才也好,对男女之事见识丰富,很能把握男女的心理。此时,霍青霞对周涛已经从最初的有点别扭到现在的完全言听计从,可见她的魅力所在。

在胡总把霍青霞从后蹶姿势调整为仰面、双腿大开的姿势后,胡总和周涛对她展开了新一轮的吸吮,那些蜜汁让胡总感叹,那地方的娇嫩让胡总留连,那里的芳香沁人心脾,胡总一遍遍的将她难耐的极力想夹紧的双腿扳开,不计劳苦的持续吸吮着,尽管用手也许更能让她喷潮快速到来。

尽管周涛让她放松,但最终霍青霞还是让胡总畅快的欣赏到了那经过极力控制但最终崩溃的喷潮壮观的一幕,这个曾经高傲无比、曾经对男人冷若冰霜、曾经空负一腔爱国热血的空姐在经历了极力的控制后,那股清澈温暖的激流伴随着她的呐喊和身体的抽搐优美的从那鲜嫩的水蜜桃里倾泄出来,远远的落在周涛的小桶里,这种美让人难忘,引人暇想,连周涛都无比嫉妒胡总那里修来的艳福。

这个美丽智慧的女人怎么到了胡总手里就毫无反抗,任人鱼肉啊!

喷潮过后的霍青霞似乎透支了体力,软软的摊在那里,浑身雪白粉嫩,白里透红,优美的玉体象刚烹饪完成的美味,色香味俱全,让胡总食指大动。

当胡总又一次趴在她身上,她似乎知道她女孩的最后时光即将结束,因为胡总那根大东西此刻已经怒气腾腾的在蹂躏着洞口周围的阵地了,而此前口交时让她惊心的粗长、强壮此时又让她紧张起来,尽管她心里作好了准备,但不代表她的肉体也做好了准备。

她的那些娇嫩弱弱的作着抵抗,胡总用恶狠狠的肉棒来回清理着沟壑,时不时的深入一下刺探着花蕊对它的适应程度,每次的试探都会引起霍青霞强烈的反应,那种阻力和紧紧的感觉让她有丝丝的疼痛,但那种肉与肉的接触和坚硬滚烫的感觉又让她无力阻止酸麻的感觉向周边扩散,而且随着胡总侵入的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周涛终于扯去了霍青霞的口罩,这让她顿时紧张起来,难道自己的身体到了可以承受重重一击的时候了。

周涛:「青霞妹妹,好好享受你的第一次吧!」

胡总再次调整了一下位置,终于在霍青霞的颤抖中将大鸡巴终于艰难的进入了攻击的轨道,然后上身向下俯压下来,完全将霍青霞罩在下面,嘴巴再次将霍青霞的樱唇完全含在里面,两人的舌头纠缠着,呑咽着互相的口水,而霍青霞通道的里面却因外面被撑大,形成了疼疼的一圈,而平时这些肉壁都是紧紧咬合在一起的,这些微微的撕裂感,让通道里面快速的分泌着润滑液,空虚感加上黏液的分泌,迫切的需要堵在门口的这根鸡巴快点进来。

然而胡总却不着急,依然在慢慢的亲吻着,直到感觉到霍青霞的阴道的律动和温度越来越高,胡总才又将鸡巴往前塞了一段,只到碰上了一层薄薄的膜。

此时,周涛忽然看到霍青霞的双手似乎在无力忙乱的想推开胡总,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急忙上前去按住了霍青霞的双手,摆放在头的两侧。

这个过程持续不长,在胡总推动鸡巴探明到处女膜位置时候,就已启动了快速强力贯穿的进程。就在电光火石之际,胡总忽然将鸡巴退到洞口,就在阴道里肉壁因推动压力而收缩,里面淫液向外流的时候,贯注了更强力量的胡总鸡巴又重重的力劈万钧的捅了进来,途中一切障碍都被击碎、处女膜片四散飞溅,直到超长的鸡巴重重的击在霍青霞柔嫩的花心上,那些被无情撕开现在又紧紧合拢的肉壁没有一丝缝隙的紧紧包缠着火热坚硬的鸡巴。

胡总当用大鸡巴将胯下这个美丽柔嫩年轻洁净的霍青霞在哭喊声被堵住、眼泪流出眼眶、身体被按住并一举贯穿后,胡总停止了所有动作,只是和周涛死死压住霍青霞,在那年轻肉体因被大鸡巴刺穿而形成的身体反应中去感受征服占用的成就和快乐。霍青霞阴道里的嫩肉紧紧的缠绕着象婴儿的小嘴酥酥的舔食着,使得胡总整个下半身舒服异常。

当胡总慢慢的离开了霍青霞的嘴巴时,霍青霞终于樱樱的哭了出来,不知道是幸福还是感慨,那声音没有任何的抱怨。胡总继续在她的哭泣声中不断的亲吻着,那根贯穿着她的东西也慢慢的在霍青霞柔嫩的阴道里抽送起来,在此后近二十分钟的温柔抽插中,霍青霞即使是高潮时,她也一直没有停止哭泣,眼泪一直流个不停,秀气的脸上哭得象个大花猫,似乎她想要一直哭到老。

然而周涛却是无比的羡慕着,霍青霞曾经是一个完全忘记了男人的高傲空姐,她拒绝过许多男人的追求,也在人生的道路上空虚过、傍徨过,直到胡总的出现才让她有了心慌、有了莫名期待的感觉,如今胡总又用那根热气腾腾的东西把她从女孩变成女人,更重要的是用那温柔的抽送将她变成了真正的、会哭泣流泪、软弱的女人,这其实是非常幸福的,对于女人来讲。而自己呢,周涛心里问着自己,那个将自己象个保护罩一样罩在下面,让自己幸福流泪的人在那里,尽管她也经历了很多,在男人胯下也体验过无数的高潮,但此时她却觉得无比寂寞。

在两个女人各自的心絮当中,胡总却发觉越来越难以实施这种温柔的抽插了。

他的小弟弟装了一段时间的斯文,流氓本性开始暴露。霍青霞突然感觉到胡总阴茎上的青筋暴涨、鸡巴变粗、呼吸急促,自己的两腿被压得更紧、分得更开时,即使是第一次也意识到胡总可能要实施总攻了。

此时一直在旁边沉思的周涛也赶快上前,再次紧紧按住霍青霞不能她挣扎,直到这最后一刻实在不能再忍时,胡总才兑现了霍青霞要他狠狠操干的诺言,开始加大力度和幅度,次次是从洞口直捅而进,全根而入,一次比一次重的击打着花瓣中的娇嫩蕊心,这种突然改变的节奏将霍青霞从幸福中惊醒过来,从没有过经验的她还是及时的配合起胡总来,那种有力的击打让她全身震颤,那种深入让她想要流泪,而胡总那种勇猛又让她觉得无比自豪,她忘了他带给她的还有野蛮的贯穿和撕裂的疼痛,但她紧紧的盯住胡总,紧咬着嘴唇,似乎想让胡总知道,你看你把我干得这么狠,但似乎又在鼓励着胡总,你的每一次都是那么的让我自豪。

胡总,也在每一次的操干中紧紧的盯住霍青霞的双眼,他看到了他的猛击击中了她的内心,他知道他的野蛮贯穿让她疼痛、让她抽搐,但他无法停止对她的抽插,那里的美妙感觉让他象飞蛾一样,无法顾及自身,只能不断的深入更深入,奋不顾身的去体会那温暖湿润世界里无穷的收缩抚摩和鲜嫩的美味。

周涛用手揉搓着鼓胀的双乳,看着霍青霞用双手紧紧的圈住胡总,看着他俩紧紧相吻,看着他俩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奋斗不已的健美肉体,感觉到性爱原来如此美丽,又如此荡人心魄。可又为什么他们才第一次就如同共修多年的仙侣神侠,而自己多年的寻求也找不到半丝的心灵共鸣!

就这样,在这和谐美丽的景象中,胡总终于在最后的一次全力攻击中耗尽所有能量后,紧紧的插住霍青霞的蕊心,奋力的往她身体深处耸动着,畅快的在那片刚开拓的新鲜泥土里沽沽的喷射着滚滚的浓黄精液,此时霍青霞身体内部第一次被灌入男人的精液,那种被喷洒扫射的感觉让她的内心颤动着,那种滚烫的感觉让她痉挛,那种女人花壶对男人精液天生的敏感使得霍青霞26年来坚守的私密空间瞬间高潮迭起。

这就是胡总的精液吗?霍青霞心里有种奇妙的感觉,有种灵魂出窍即将死去的感觉,如此滚烫,如此富有侵蚀性,酸酸的,让自己舒爽通透,又满满的,灌满了整个花房,原本在她心里最讨厌的东西现在却在烫慰着她的内心,她似乎能感觉到它正无孔不入的流淌过她全部的秘密禁区,渗入每一寸干涸的土地,又似乎正沿着她所有的敏感神经传递着那种水乳交融的快感,不断的抨击着她的感觉,告诉她这种做为女人最真实的快乐。

而胡总,通过那根深入霍青霞身体深处的的重炮正畅快的释放着能量,体味着那种攻占敌人老巢、将敌人杀尽斩绝的征服和占有快感,而且从身体到心里都深深感觉到这次征服和占有是如此的战果丰厚和有成就感,多少年没如此畅快的喷射过了,简直一滴不剩,全身第一个毛孔都无比舒畅,也可以说全身所有的装备和弹药都被敌人缴了械。

两人紧紧抵在一起,直到胡总最后的耸动消失。如果不是霍青霞下半身被捆住,否则她肯定象只八爪鱼一样将胡总紧紧包容。周涛一直是如痴如醉的看着这两人的完美性爱,当胡总抽出鸡巴时,周涛马上上前含住了鸡巴,一点不剩的将上面沾有的东西全部吸进嘴里,而霍青霞由于被捆绑只能任由那些红白混合的浓液随着身体阵阵的抽搐顺着通道慢慢的涌出阴唇、流过屁眼,滴在下面的木桶里。

在经历狂风暴雨的合欢后,全身潮红、汗湿、无力,白嫩双腿间黑黑沼泽地间不断涌出的浑浊液体的动人画面,不仅衬托出风暴的猛烈与浓情,在间歇性的呻吟与颤抖中正展现出霍青霞作为女人最动人的一面。

「青霞,你还好吗?」,胡总看着刚成为自己的女人,虽然脸色惨白,身体虚弱,但却更具风情的霍青霞。

「我不知道,你怎么样,你舒服吗!」,青霞又接着说,「我想等它们融入我身体里了,再推出去给其他代表,好吗?」

「好!当然好!现在代表们有其他事情忙着呢!」,周涛一边回答,一边感叹着这个曾经高傲的美丽智慧女人急剧下降的智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