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24章

网络2018-12-06 10:30:0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黄奕靠技巧,马伊莉靠表演,陈蓓蓓平时很少遇到这种力度的操干,很难承受这些中下层代表的操干,其贯穿力道和幅度都相当有质量,陈蓓蓓还想反抗一下,但身体软软的被几乎插入子宫的鸡巴一下下的冲击着,次次击中命门,柔弱的花蕊溃不成军,然而她的樱桃小口却也抵挡了一阵子,代表不仅对她的肉体感兴趣,更对她那能发出甜美声音的樱唇感兴趣,这是女主持人鲜明的行业特征,每个享受到陈蓓蓓嘴巴的代表都对她灵巧柔软的感到难以抗拒。但实战经验的不足,还是让陈蓓蓓很快的就陷入崩溃之中,每个代表的肉棒都深入她的身体深处,开辟着、揉搓着那些新鲜的土地,那些连续出现的高潮彻底让她颤抖,那种狂野、持久、深入的抽插让她体验到不一样的欢愉,而她的肉体是如此鲜美让代表久久不愿离去,当第一个男人把滚烫的精液注入到她身体里的时候已过去了20分钟,尽管端庄的脸上已经射过三四个男人的精液,口里也吞过几个代表的体液,但明显败象已现。因为,黄奕和马伊莉每个人都已经有将近10人往她们身体里注入过精液了。

当大屏幕上将三女被操干的情景同时显示出来时,胡总和周涛已经知道主持人队很难赢了,就算周涛此时加入也无济于事,只不过又增加一个被操得失神的主持人,还不如把主持的本职工作做好,保留着一点颜面。

就在下面代表与三女热火朝天的时候,胡总在周涛的陪同下也开始了对三位公司处女的破处工作。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一个名叫蝶飞阁的地方,背景音乐轻柔,微微有风拂过和清泉潺潺声。

首先推进来的是霍青霞,此时她被捆在特制的活动案板上,姿势屈辱,但周涛和胡总的出现还是让她紧张起来,她并不反对胡总对她身体的开发,甚至还有些期待,但如果要在另一个女人的面前去承受男人对自己那不可预知的玩弄、贯穿和喷射,她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熟透的身体一定会在胡总的胯下面临崩溃的窘境,她对胡总有了隐隐的责怪,因为那作为女孩心底里最神圣的时刻,她不想与其他人分享。

然而,两人并没有理会到她的怨气,也没有解开她的口罩。而是来到她的后面,开始抚弄起她水嫩的肉体来,经过几天的准备工作,经过心理师和培训师高质量的工作,此时的她内心知道已经无法抗拒胡总的抚摩了,那是一只让她从心灵到肉体都会随着震颤的魔爪。胡总用手轻柔的重复着扮开又放松两片肉感白嫩臀片的过程,时而轻拂过那光洁细嫩的鲜红肉缝,一边与周涛说着话。

胡总:「按照年会规定,我不能解开你的口罩,其他人在操你的时候也不能。但我明白你有许多活要跟我说。我明白你希望我象对待宝贝女友那样在浪漫的氛围中把你从女孩变成女人,我也明白你不想象其他女孩那样闭着眼睛甚至是浑身紧张的去承受那痛苦的重重一击。你内心期望,你要睁大着双眼紧紧对视着我,让我在将你贯穿时体会到你的内心、你的情愫和你的委曲,你从内心到肉体早已成熟,你不害怕那一刻的到来,你期望着我们俩一起去收获它,去拥有她,去共同开启未来。」

胡总停了一下,看了一脸茫然的周涛和回望着胡总含有星星泪光的霍青霞,然后俯下身去轻轻吻去那清澈的泪花。

胡总:「你放心,那些约定我永记在心,属于我们的时代必定灿烂无比。我现在不仅要幸福把你变成女人,要在你的幽谷中一同播下种子,还要让你体验到一个真实的胡总,一个在得到你处女时无法淡定忙乱得象个小男生的胡总,而不是一个经验丰富性技巧成熟的胡总,我要让你体会到、我也要感受你失去处女时的阵痛和人生新旅程开始的希望,以及那属于我俩的天地交融畅快一刻。」

周涛扯下了她的口罩。

周涛:「我是主持人,我有变通的权利。刚才我已经听懂一些,我真为公司自豪。胡总,要体验那种快乐和痛苦,听不到青霞的被贯穿时痛苦的叫声、看不到她倾涌而出的泪水,你怎么感受得到她失去处女时的身体和内心的转变,青霞你又怎么能表达出你对胡总的野蛮和强壮和反应,而那种痛苦铭心的重重一击才是你们真正融为一体的完美见证。」

周涛:「如果你不嫌弃,我叫你一声青霞妹。既然你对胡总都有这种感情了,为什么不极力避免啊!」

霍青霞:「周姐姐,这些过程太复杂了,但我还想对胡总说的是,即使没有那天的担承相谈,我也会负责任的出现在这里的。只是在那种情况下,我也许得不到自己心上人的怜爱,也许胡总也不知道我是如何被其他男人按住或以什么姿势下贯穿的,也许他永远不会知道我是怎样的在内心喊着他的名字被人捅破处女膜并注入精液的。好在有那一天,让我勇敢的表达了自己,不仅获得了胡总的回应,还争得了今天不是其他人而是由胡总把我变成女人的权利,我的内心已经很满足了。我也希望胡总能充分让我体验到一个女孩经历这个神圣时刻应该体验到的那种痛入心脾的贯穿、撕裂、痛苦、喷射、新生和期望,体验到那个真实的胡总!我要在其他代表进入我之前得到一个女孩应该得到的一切!好吗?胡总!」

青霞哀求的表情的语气让胡总内心一阵怜惜和一阵心痛,如果再重新选择一遍,自己是否还有足够的勇气去作决策,自己背负了多少女孩的期望啊!

胡总:「好,我答应你,如果你不满意,今生我用一辈子来还!」

周涛:「别说你还是处女,就连我都没资格去体验真实的胡总,他那条大东西让多少女人爱怜,又让多么女人惊恐啊!胡总,你说怎么干?」

胡总:「我想还是让她带上口罩,我们俩先给她身体预热,先唤醒她身体深处的欲望,到她需要了,在最后关键时候再除去口罩,去她去体验最真实的那一刻!」

周涛:「胡总就按你说得办,我口交的技术还是不错的,我们主播最历害的就是口舌功夫了!另外,我可以在主持时安排些难的节目,少让一些代表干你。」

霍青霞:「不要,就算没有那天和胡总的相谈,我也一样会参加活动,一样会为公司作奉献牺牲的,我会按照公司的要求,配合代表,让他们在干我的过程中发泄他们的性压抑,从而推动公司及至社会的进步。我这几天可是认真学习了好多种让男人干得舒服的姿势和表情,我会和其他人一样认真参与的。」

周涛看着这个公司里最美的空姐,内心的震憾难以言表,这种奉献在央视根本不可想象,尽管那里承担的国家民族责任一点不比国航少。是什么让她愿意作出这样牺牲,隐隐的,周涛的内心慢慢的升起了对公司未来的向往和无比的信心。

周涛:「公司的凝聚力真强。胡总该你了。原本我想帮你给她口交的,但现在还是让霍青霞的口交的第一次也让胡总来实现吧。我出去宣布联谊活动延长一小时。」

当周涛来到会场时,那些操干老总老婆和三地联谊的人们跑来跑去,场面非常混乱,此时的三女旁边依然还有很多人,只是三女再已无端庄可言了,浑身都是精液,脸上白乎乎的,眼睛无法睁开,原本还有些技巧的黄奕和马伊莉在多人的操干下也丧失了反抗,只能任由摆布了,陈蓓蓓此时反到显得很有耐力,由于抽插多喷射少,很多人都不愿意把精液射到陈蓓蓓的脸上,都想亲自干干这个到现在依然很端庄的职业女人。浑身赤裸的女工作人员不断的将代表们喷射的东西刮到小桶里,但她们的身上同样青一块紫一块的,只是没有命令是没人操她们的,即使她们同样年青漂亮、丰满白腴,从此也可看到公司代表素质。

当她们听取周涛宣布延长一小时联谊时,心里用最恶毒的语言把周涛全家几代骂了个遍。「他妈的,臭婊子,老子都快被操死了」代表们听到,别提多高兴了,终于可以不用慌慌张张的啦,可以慢慢的干她们啦,那些东西射在外面多可惜啊,射在花径里享受着她们里面的收缩和按摩是多么愉悦的事啊!

而那些操干老总老婆的代表则还辛苦的排着队,前面的老总正痛快的操着其他老总的妻子,生怕自己少操一下其他老总多操一下会吃亏一样,特别是有时听到其他房间传事似曾相识的颤音时,更是狂燥的对着身下同样哀嚎着的肉体狠狠的抽插起来,只是这些老总夫人平时在家里难得享受老总们的猛烈抽插和浇灌,家花没有野花香,尽管自己在其他男人眼中依然婀娜多姿、风情袭人,但这种环境和这种久违的对自己肉体的猛烈重击,还是让她们难以控制的发出更沟人的呻吟,肉体无比配合的开放着,欢迎着那种期待已久的重生。只是交换了一下,结果新的生产力和工作激情焕然一新。

周涛回到蝶飞阁时,胡总在霍青霞的前面正口交着,胡总鸡巴又大又挺,乌黑锃亮,霍青霞樱桃小口只能含住了一部分,嘴撑得圆圆的,口水直流,但无比认真,胡总轻轻的来回抽送着。周涛看见了说,该我了,你去吸她的阴道。胡总抽离了鸡巴,霍青霞低下了头显得很累,可见刚才的口交她用心之至。胡总来到霍青霞的后面用大嘴几乎将霍青霞娇嫩的花瓣热乎乎用力含在嘴里,用舌头来回的舔食着,霍青霞的身体遭到冲击,整个人挣扎着、扭动着想到直起身来,嘴里呜鸣着。胡总的鸡巴在周涛的嘴里,而周涛也是小口,明显没含过这么大的鸡巴,以为自己主持人功夫不错,结果含进去后顿时呼吸不畅,有点抽噎,而胡总却用力按着她的头,鸡巴却徐徐有力的推进来,至喉管也没到底,而周涛口腔狭小的空间早已完全占满,在胡总感觉到周涛的异样后往后退了退,然后再轻轻的来回抽送,至此周涛才缓过神了,认真的舔食起来,又沟起刚才在台上被胡总正法的那短暂快乐,幻想这根强壮的大鸡巴在自己体内驰骋肆意践踏任意扫射的情景。

霍青霞在胡总的认真吸吮下脸色绯红,情难自禁,嘴里一阵阵的呻吟含混着胡言乱语,偶而说着干我干死我的话,脑袋和身子在难耐的扭动着,周涛此时也站到霍青霞的前面,看着这么白嫩美丽清纯的少女也很心动,一边轻轻的吻着霍青霞的舌头,一边喃喃说道,「快了,快了,在你身体适应得差不多的时候,胡总就会干死你的,你还没体验喷潮的滋味,胡总还舍不得干你呢」,一边夹住坚挺柔嫩乳房上红红的小巧乳头。

然而,霍青霞却紧张起来,在培训课上她真切的知道了什么是喷潮,那么羞人的事怎么能做,难道胡总就是在做着让自己喷潮的工作吗?想到此,霍青霞忽然慌乱起来,因为身体似乎有了反应,不要啊,坚决不要啊!

周涛看着霍青霞急得要流泪的表情,心里也些不忍,虽然她已经是完全熟透,都26了,那鼓胀的双乳、硬硬的乳头、浑圆的臀部和腿间丰满柔腻的茂盛景色都毫无掩饰透露着她的身体早已经需要男人的强力蹂躏了。浑身散发着强烈女性气息的肉体象诱人的果实,那种采摘的冲动让人无法控制,那种摘取的过程肯定美仑美涣、酣畅淋漓和一气呵成,但她毕竟还是女孩子,那种羞愧感和身体的酸胀麻感交织刺激着,让她完全忘了自己是一个成熟、有责任感的翔燕飞行团的组长,完全象一个小女孩那样委曲得阵阵抽噎着,这对一个身材高挑的空姐无疑又是一种动人的风景,周涛看着也被她所吸引,心中暗想,如果自己是男人,那这将是多么动人的美景和多么丰盛的大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