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22章

网络2018-12-06 10:28:40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四女抬头挺胸的下去准备比试时,胡总调整了一下节目顺序,准备先介绍公司的三名女性代表,加快整个进程,要不下面的代表第一次可能会没毁在主持人或明星身上而全毁在自己手里了。

当霍青霞、慕容蓉和吴霞三人的活动车架被告推上来时,那年轻、白嫩、洁净、修长的身体被姿势屈辱的捆在车架上,女性的关键部位毫无掩饰的呈现出来。

三女蒙着双眼,可以说话。但代表们从她们的身材完全可以猜测到她们是谁,这几天公司到处关于她们的宣传海报,让代表们对她们身体的熟悉程度比三个空姐自己都还熟悉。

全场一片寂静,没有人相信看到的这一切,他们已经忘了刚才主持人和明星比拼时的激动。这是我们公司最受欢迎的三大美女,同时,他们心中也隐隐的泛起期望,她们可是公司男人最想操的三大美女啊,不会就这么剥光了衣服来折磨我们吧!

由于工作人员认真细致的准备活动,三女身体粉嫩,白里透红,洁净优雅,胯间景色优美,水草丰饶,每当大屏幕定格在乳房、花蕊和菊花上时,都会引起代表们砰砰的心跳和疯狂的呐喊。

「青霞姐姐,辛苦了,加油啊,我们支持你!」,这是些比较理智的。

「青霞妹妹,想得我好辛苦啊,哇哇哇」,这是些因思念而伤痛的,喊着喊着,泪流满面。

「蓉蓉,蓉蓉,你今生一日不嫁,我今生一日不娶」,这是表白的。

「蓉蓉,对不起,对不起」,等等,还有喊吴霞的,她们三人汇集了代表们的万千宠爱。

「想不到啊,青霞妹身体优美,浑圆的臀部果如我所猜,如此丰润腴人啊」「是啊,是啊,蓉蓉甜美的笑容下竟然隐藏着如此曲线玲珑的肉体,特别是那小巧细致的屁眼,真想舔一舔啊」「唉,我的意中人怎么会如此情景的摆在这里任人品评,都怪自己无能啊,但她那深深幽谷中的柔软芳草比自己那黄脸婆不知美上几万倍啊!」

三位美女,似乎也听到了代表们的评论,有些评论虽然粗俗,让她们脸红心跳,心足无措,但她们发现那怕自己的一点点反应,代表们都能很准确的发现。

「看,快看,青霞的小屁眼刚才夹了一下,真让人心动啊!」

「是啊,蓉蓉的花蕊也动了,她那里如此洁净诱人,要能天天喝到她的东西该是何等美满的人生啊!」

「吴霞,我爱你,我早就喜欢上你研究技术时那专注的神情,只是今天我发现原来你羞红了脸颊更迷人!」

各种各样的评价都有,胡总一点也不奇怪,她们是公司的娇傲,也是胡总的娇傲。

胡总:「首先我要感谢公司这三位勇敢的代表。一位是公司飞行最佳团队获得者翔燕飞行团的团长霍青霞,今年26岁,身高175 ,第二位是公司最佳先进工作者慕容蓉,在公司宣传部工作,24岁,身高168 ,第三位是吴霞,25岁,因为在前十名选手里业绩最差的,所以在这里接受大家的惩罚,相信她们的资料大家比我清楚得多。公司的目的是要表彰先进、惩罚落后,今年情况特殊,原本要接受处罚的一个都没出现,而出现的三位中,二位虽是先进却因对公司的热爱和强烈的责任感而自觉承担起这种责任,另一位同样先进,但却因对自己工作的严格要求和期望唤起全体员工为国家、为企业奋斗牺牲的觉悟而出现在这里。」

胡总:「这里是什么地方,相信大家不再怀疑年会所要进行的活动,也明白等待她们的将是什么,而且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她们三个至今依然是处女,她们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她们出现在这里的勇气是什么,各位代表认真想过没有,自己的成绩能与她们相比吗?自己的觉悟和主动能和她们相比吗?自己的责任感能超过她们吗?我是公司的老总,我自认不如她们!」

胡总:「我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促使她们出现在这里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因为她们最终知道了她们是公司员工最想操的十大空姐之一,所以她们义无反顾的出现在这里,去满足代表们内心的欲望,她们是我们公司的娇傲。作为老总,我有深深的歉疚,我辜负了三个女孩的萌动真诚的心,但我期望代表们不要辜负她们的期望。」

胡总:「但我还是要说一下对她们具体的原则,这是经过她们同意的,而且远远超过公司对她们的要求,本来对她们的安排只是少数人才可以操干的。戴紫色、红色腕环的代表和黄色和兰色代表中随机抽取的10人可以操干霍青霞、慕容蓉之一,所有人都可以操干吴霞,但时间不超过5 分钟,遵守之前的约定,她们是处女不准操屁股,可以口交和内射。」

胡总:「大家对三人都无比熟悉,最熟悉的莫过于慕容蓉,在各位代表报道那天,她还在坚守岗位,尽善尽美的为大家安排着,相信那天身着职业套装的慕容蓉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她那张娃娃脸非常受大家喜欢,我知道大家在操干她们的时候,那种激动的心情难以控制,非常想让她们知道是谁谁谁在实现着自己的愿望,甚至想把自己真实美好的感觉,或自己的感激之情告诉她们,但我请求大家一定不要透露什么,就算在以后工作中,甚至就算你与她结婚也不要透露这天的情景,即使你把她干到高潮,往她体内注入过精液。如果要让她们今天的奉献有所回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未来的工作中加倍努力!」

胡总:「按照先前的约定,也是她们的选择,一会就要由我进行开苞。先请工作人员把她们推到下面去让代表们再仔细的看看她们洁白的身体,你们可以稍稍的触摸她们还是纯洁女孩的身体,当她们再出现的时候,也许就是展开人生新旅程的国航少妇了。」

这在这会儿,周涛和陈蓓蓓已经出来了。

周涛:「刚才只顾斗气,忘了主持的工作了。胡总现在还是把主持的工作还给我,这是我的生命。」

周涛:「这个公司让我尊敬,三位女性更让我感动,我无法想象当我还是在25岁处女时,要接受这么多人的抽插,记得我第一次时,是在央视旁边的宾馆里被文娱部的面试老师给夺去的,当时有所求,尽管疼痛但还得堆着笑脸,他干了我三次,我的身体里嘴里都被灌入精液,但后来才知道他是文娱部里的人事干部,作用并不大,直到他把我引荐给主任之后,主任亲自验收之后我才进了央视。如同刚才黄奕所说,他们的操干并不用力,我很少能享受到高潮,我口交的次数多,他们年纪大了,我在他们旁边只是花瓶和摆设,只关乎面子问题。因此尽管现在我混到文艺部副主任位置,但可以说很少享受到酣畅淋漓的性爱,直到刚才与胡总的肉体交流。我感觉她们三人得到了公司的尊敬。蓓蓓妹妹,你的情况如何。」

陈蓓蓓:「我比你还要惨些。我嫁给了一个副部级领导的儿子,第一次是给的他,但后来他在外面经常花天酒地,我也忙于工作,本来一直挺平静的,但在央视时间久了,慢慢的我逐渐改变了,就是女人也要靠自己,要证明没有他我也行,再加上一直没有孩子,情感一直不稳定,渐渐的就和某个副主任好上了,因为央视的女主播如果没有点什么,好象根本不好意思说出去,好象显得你没人要一样,过了将近一年,却发现原来答应的一直未兑现,而我却被她玩了一年,后来我发现某个主播却得到了那些,这让我很生气。在央视没有后台是很难混的。凭我的知识和容貌在那混也不会这么艰难,我真有点苦闷。可以说,我们的付出真没得到什么尊重。」

胡总:「只要你们信任我,央视我也可以说上几句话。只是要希望下次大会,你们能多介绍些主持人。现在我们还是开始吧,要不下面的人要闹意见了。」

周涛:「这三个处女,你准备怎么干?」

胡总:「她们我会给予足够的关爱,吴霞由于要承担被惩罚的职责,所以她受到的痛苦要多一些。但现在不是我要怎么干她们的关系,而且是代表们要怎么干你们的问题,否则下面的代表要闹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