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18章

网络2018-12-06 10:26:0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霍青霞根本没想到,她和心中恋人胡总的见面会是在这样的情景下,讨论这样的话题。

这个男人原本是她心底最深处无比爱恋的人,然而,如今她却无比愤怒了,为男人的无耻,为她的两眼无珠,为她的一腔真情!

从大学毕业后,多年的空姐生涯让霍青霞感受到了什么是无聊的光鲜的庸俗的小资生活,周围无数的空姐好象就在为傍上一个大款而扭捏生活着,整个公司没有积极向上的饱满热情,基层员工的辛苦,却反衬着高层的荣华,没有人在乎你在什么,只在乎你有关系没有。

一年多前的一个晚上,她已经收好了原本最为珍视的空姐制服,准备离开这个公司去重新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和人生,然而吴霞却兴高采烈的制止了她。告诉她,公司已经面临重大转型,她自己已经参与了一个从国防转移过来的专门研制新型高速动力发动机的项目,还说如果公司这次再看不到任何改变的,那么她们一起出去创业。

直到昨晚以前,她都非常感谢吴霞的那次制止。因为从那以后,她看到了国航朝气蓬勃、积极向上、求真务实的公司新形象,每次飞完后,她往慕容蓉和吴霞那边跑的次数明显增多,听她们讲公司的变化,听她们抱怨中层管理干部的死板和迟钝。

但昨晚,慕容蓉告诉了她所有关于年会的事情,当知道吴霞不仅参加而且已经接受慕容蓉的建议以后,更是愤怒和心痛。

以最差成绩出现然后接受公司男代表的惩罚,自己的朋友竟然会接受,建议让我们三个好朋友以承担提升公司凝聚力的如此荒唐的策划竟然出自于最好朋友慕容蓉之手,而且她还把自己也奉献了出去。霍青霞认为不是这个世界疯了,就是她俩受胡总的蛊惑或威胁了,如今从保护她俩不受伤害、宏扬正气和跳出自己曾精心织的情网来讲,今天她是无比期待着与胡总的见面。此时,她的两个好朋友也在。

胡总终于出现了,她已没有了以前的心跳和慌乱!

霍青霞:“胡总,你终于来了,是不是就差我一个未搞定啊,我倒想见识见识你把我两个妹妹蛊惑的手段。”

胡总:“你认为我们公司真正经强盛的出路在哪里?我们国家真正要抓住这最后一次机遇的关键哪里?你是个有责任有见地的女孩,我很早就想与你交流这方面的看法。”

霍青霞:“是啊,我们又上升到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不惜牺牲奉献的崇高地步了,只是我早已不相信这些鬼话了,我们牺牲了、奉献了,敌人打跑了,国家发展了,只是新的敌人又出现,国家发展依然还要我们继续作奉献,而那些要求我们作奉献的却享受着别人牺牲的成果、享受着国家发展的成果,甚至一转身还成为了我们的敌人。”

霍青霞:“胡总,你是不是认为,现在公司需要基层的同志们作奉献、作牺牲,然后让中层干部转变观念,以你为核心,加快公司发展的步伐,尽快取得成绩,好为你的晋升铺就一条光灿灿的大道。”

胡总静静的听着,不说一句话。

霍青霞:“我们不是不愿为公司、国家作奉献、作牺牲,问题是奉献牺牲过后我们什么都不如!”

胡总:“这就是我正要改变的,我要让牺牲的、奉献的得到他们应得到的!”

霍青霞:“让我们去接受他们的污辱和发泄,就是就是你所谓的应该得到的!”

胡总:“去接受他们的污辱和发泄?你眼中的他们是谁?”

其他两人呆呆的看着他俩,一会看胡总,一会看青霞,她俩也有许多的不解,只是慕容蓉是因工作觉悟和她心里的那个人而选择了牺牲,吴霞是因为与胡总共同的奋斗目标和强烈的全局观念选择了奉献,不代表她俩没有委曲和怨言。

霍青霞思考了一下,以往的惯性思维,让她一下就想到那些高层、剥削者、不劳而获者,还有关系雄厚的富二代、官二代等,想说但突然又停了下来,难道胡总指的不是这些。

但霍青霞还是倔强的说了一句:“还不是你们这些有权有势者,还能有谁!”

胡总:“现在,我想先讲讲我在华航的近十年工作情况。我从大陆出去,漂泊十多年,最后从华航最底层干起,没有任何的特权背景。经过十多年的奋斗,才有了担任华航副总的机会,当时华航内部早已举办了多次的年会、中期年会、甚至季会,但业绩从来就没有真正改变过,更别谈什么核心竞争力。为年会作奉献、作牺牲的仍然是那些坚守在最辛苦、工作在最基层的弱势群体,而享用她们奉献的一直都是高层甚至是许多买春团,其中不乏对中国犯下滔天罪行的日本买春团。”

胡总停了一下,看着三女渐渐认真的表情,继续说:“但让人奇怪的是,自始至终她们的奉献都是自愿的,她们象奴役一样的奉献了,没有一点反抗意识,甚至还引以为荣,因为那都是专属高层和各种权利户的年会。你说她们究竟想要得到什么,其实,她们期望很低,一个改变生活的机会,一个体现价值的机会,一个不再受中层管理干部欺凌的机会,她们以为给高层玩弄、服务,心理上过得去甚至优越一些,还把它当作一种机会。但实际上有多少空姐能摆脱这种命运,比率微乎其微。如果今天在国航,我也举行这样一个小型的内部年会,你们三个不参加,自有无数的空姐参加,权势部门永远不缺少品尝享用甚至污辱她们的机会。”

胡总停了一下,三女看着胡总的眼光,无法回答,这种社会现象太普遍了,只好低头回避,心里一片混乱,反而开始期待着胡总住下说。

胡总:“几年过去了,空姐们依然在奉献着,爬上去的看着那些正在辛苦往上爬的几近嘲讽,看着那些底层的员工趾高气扬,要让她们为这些最基层员工作一丁点奉献,都会让她们觉得受了奇耻大辱,觉得人格受到了污辱,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只是凭她们的努力,根本无法改变大部分人受剥削、受压迫的现状,而且前路茫茫。”

胡总:“日本人,以前靠武力,现在不需用武力了,一样可以自由享用着许多中国男人根本不敢奢望的高品质中国女人,她们或被动或主动,或在这种类型的年会,或在那种类型的年会上,根本无法摆脱命运,不只是他们,无数的中国人都如此,可以说每天都在上演着各种各样的年会,都在受着各种各样的污辱,我们都是各种年会的牺牲品而已,只是我们不觉得,只是我们习惯了主动服务高层的奴役思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缺乏当家作主的脊梁,缺乏主人翁意识,一直挺不起身来。”

胡总:“慕容蓉,你作为负责宣传的干部,也许你至今还对我安排公司高层去台湾华航体验各种各样的年会有意见,以为那是让他们去学习更变态的方法然后再回来玩弄国航空姐的吗,不,我只是去让他们体会,国家强盛了,公司发展了,中国人是如何在那玩弄日本女人的,只是要他们明白,我们是可以改变让中国女人受玩弄的命运的,改变中国人受玩弄命运的,从而扯去他们的奴役意想,强壮他们的脊梁。”

霍青霞已经被胡总一连串的思想攻势压得有点抬不起头来,她不象慕容和吴霞,她是今天的主辩论者,她有她的尊严,胡总一直是她心底最坚强的支撑,她靠着那个虚幻的存在坚强的生活着,她不敢去面对失败后要承担的后果,失败了也许她就要走上年会去作奉献,而她内心里,只有他才拥有她肉体和灵魂一切领土的主权,但她的内心和责任感又让她知道她无力去抵抗,这种焦灼让坚强的她甚至想哭,她现在只能抓住任何一点看似的漏洞去反驳。

霍青霞:“难道日本女人就应该受那种折磨吗,难道女人都该做这种牺牲吗!”

胡总:“在国家往前推进的潮流中,单靠女人牺牲怎么够呢,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还有很多男人也作出了牺牲,这次年会,将近三十个女性奖品,公司的员工只有你们三个,其余的你们会慢慢知晓,是那些人为了这个年会的举行而且作出如此重大牺牲的,如果你们有幸参加的话。我知道你们还是会问,不管她们是谁的妻子、谁的女儿,但为什么最终是女人来承担这些代价,来作牺牲,难道男人都死绝了。”

胡总又停了一下,看了一眼霍青霞,看到了她的不解,她的委曲,她的内心折磨,还有她眼角摇摇欲坠的晶莹的泪花。胡总深吸了一口气。

胡总:“当年多少日本女人漂流南洋,用她们屈辱付出挽回一点点微弱的外汇,让日本政府有能力去购买、去组建更强大的海军和陆军,从而在中日甲午战中一战堀起,她们中许多人再也没回到祖国,只能在死后让墓碑朝向日本的方向。而我们的中国女人,近百年现代史来,更是承受了无数的苦难,但何止是她们在承受,整个中华民族都在承受着深重的苦难。如果,要改变这种苦难,必须有人去牺牲,不是你们,就是她们,是我们大家必须去做牺牲。”

胡总:“也许你们还要问,为什么不能用其他的方法,我可以告诉你们,时不我待,机遇难得,我需要公司在较短的时间内迅速的提升凝聚力,迅速的完成他们才是公司最重要的力量是公司不可推卸的主人的角色定位,让他们明白为了公司发展、为了国家兴盛公司和员工就算付出再多牺牲也是值得和不容争辩的,我要让他们从为公司被动工作而变成主动工作,让他们明白自己和企业为国家奉献牺牲的职责和荣耀。我没有时间去慢慢的推动公司的转型,那怕作出再多牺牲我也要推进,那怕是我的宝贝女儿我也要她去作出牺牲。”

霍青霞不可思议的看着胡总,然而又怀疑的看向了慕容蓉,让她失望的是慕容蓉点了点头。

胡总:“吴局长的夫人吴夫人也将参加,还有许多具有很高地位的夫人也将参加,她们将为那些工作在基层,真正支撑起这个企业的先进工作者提供服务,去满足他们一生中只能在梦中实现的梦想。同样,年会过后,公司还将举办女性先进年会,她们可以去寻求那些社会男明星或成功家的种种服务,可以去折磨、鞭打那些强壮的欧美男人、黑人或日本、韩国男人。”

胡总:“这是个不同以往含义的年会,是以最基层为奖励对象而不是以高层享乐为服务对象的年会,我希望它成功举办,如果失败了,我个人得失事小,错失了机遇我罪不可赦!”

霍青霞她们三女,其实知道失败对胡总意味着什么,可以说他的付出比谁都大,慕容蓉和吴霞其实已经接受了胡总的说法,只有霍青霞还为心中的那个人或者为他们间此前根本不存在的飘渺虚幻爱情挣扎着、挽救着。

霍青霞:“为什么是我们三个,胡总,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霍青霞,其实已经知道为什么会是她们三个,慕容蓉已经告诉过她了,她们太有象征意义了,代表们能从她们身上享受到梦一般的体验,实现一生的梦想,发泄紧紧窒息他们的压力,更重要的是她们的奉献和牺牲能让代表们震憾,能让他们焕发出强大的激情和工作动能。但霍青霞想让胡总说出她在他心中除了女性奖品之外那怕一点点的微不足道的东西!

胡总:“因为你们是公司所有女性中最有魅力,最有品质,最有女人气息,也就是全公司男人中最想操的女人,也包括我胡总!你们是我心中永远绽放着的最美的三朵花!”

霍青霞一阵空白,她知道她是公司男人中最想操的十大空姐之首,但今天听到胡总用如此气势和如此的语气说出,还一时难以反应过来。原本浑身汗湿的身体差点控制不住,摇晃了几下才勉强支撑住,慕容蓉和吴霞赶紧搀住,但胡总口中的那个操字,还是让她们惨白的秀脸上泛出淡淡的羞红。

霍青霞:“难道,你要亲自毁去我萌动内心里你勇敢、担当、责任的那个无比珍贵的形象吗?胡总,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尽管我从没有说出过!”

霍青霞终于说出了她内心的秘密,眼泪夺眶而出,脆弱的哭泣声让人心里揪痛。慕容蓉也将眼光看向胡总,她的内心世界谁来了解,她比霍青霞更内向的性格让她把这颗已经发芽的种子深深的埋藏着,她也想知道胡总的回答,她不嫉妒胡总知道霍青霞喜欢他,反而期望胡总接受霍青霞的表白,甚至让青霞姐不再参加年会,让她自己去承担那所有的一切惩罚,她内心深处对爱情的守护让她真心希望他俩的美满。

胡总沉默了好一会,纵是阅女无数的胡总也难以很好的处理女孩那满是委曲和期待的目光。她的目光让他心痛、让他迟疑,这种目光就象以前那些对自己一样寄予期望的女孩一样,难道自己依然用时不我待来对待她们吗?自己已经奋斗了多少年,背负了多少女孩的期望啊,她们有的有了新的家庭,有的还在默默的等待着,但那种期望的目光一直在胡总的背上,让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时至今日,机遇如此之好,但她的眼光还是让他迟疑,也许再花点时间,多请些明星,还是可以达到同样目前的的。

胡总:“我知道,我不想毁了它,那是对我的肯定,那也是我付出许多牺牲而要追求的价值体现。我希望你们都快快乐乐的生活着,充分发挥着你们的才能。你们无论参加与否,一切由你们再作决定,这个年会基本都由一些愿作奉献的人组成,以后公司的年会才会真正的体现奖优罚惩的原则。”

胡总:“我想,无论我今后成功以否,无论天涯海角,无论你们参加与否,我至今都已经欠下了许多女孩的期望,你们都是我放不下的责任,都是我的娇傲。到了我决定退出的那一天,无论成功失败,我都愿意娶你们为妻!我接受你的爱,青霞!”

胡总:“你们可以再作选择,慕容蓉还可以再作方案,时间还来得及。”

四人都静了下来,好一会都不说话。

慕容蓉:“胡总,我有责任参加,按照年会规定,我将选择你作我的第一个!”

吴霞:“我也一样,我将参加年会,我将完全按照要求,配合公司,接受公司对业绩不理想的任何惩罚,我的第一个男人遵照公司安排!”

霍青霞其实早已知道自己无法改变这个结果,内心已经作出了选择,只是她在挽救着自己的爱情而一遍遍的挣扎着,如今胡总的回答让她内心的期许得到满足,然而她还是无法亲自藏送自己的爱情,她内心已经决定年会过后自己也许该找个老公,安安静静的过一生了。她已经得到了胡总的承诺,不管真假!她已经为伴随她近两年内心里的那个砰砰跳动的虚幻找到最好的归宿了。

霍青霞流着泪喃喃着,轻轻的说着,“我参加,我将选择胡总作我的第一个男人,他是我暗恋许久的爱人,得到胡总的爱对我来讲已经足够了。年会后,我将离开公司,我将开始我的新人生,我将找个老公,平平安安过一生。我把我的处女贡献给自己的爱人,但也把我的期望留给他,希望他不要辜负一个女孩的心愿!”

霍青霞并没有面对胡总,而且是面对着窗外的月亮,面对着如水一样的月光,似乎在自言自语着,没有人听清她在说什么,但知道她将参加国航年会。

慕容蓉何尝不想如此,只是她在内心选择了为胡总去默默贡献,她不想给他太多负担,她要陪伴在他身旁,直至他不再值得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