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15章

网络2018-12-06 10:23:37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李总终于被淘汰出历史的潮流了,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时代所淘汰,正如无数的企业被无情淘汰后同样一无所知一样,曾经一个非常好的发展局面和从没有过的发展机遇摆在面前,但他没有珍惜。他反而认为自己的垮台首先源于内部体系的崩溃,工作和生活上出现的小问题慢慢的没有手下人出来承担,而这些以前甚至是被当作荣耀的事啊,替领导承担个玩弄妇女、醉驾、赌博等难道不该是手下应该做的吗;接着是在推进地产项目方面寸步难行,让自己主打的工作毫无成绩可言,甚至还传出许多经济方面的谣言,自己要协调关系时原本趋之若骛的场面如今冷落鞍马稀,有些人已经若远若近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还有就是高层的逐渐冷落。难道是有什么政治新动向,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手下人的态度其实已经表明他李总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就看他是否识时务了。

吴局长其实愤怒的想要李总的命,尽管陈菲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但常常发出的倜伥和几乎不再出现的笑容让吴局长无比心痛,但在组织程序上如何操作才能真正的解决李总,让他坠入地狱永无翻身之日还是有一定的困难,毕竟这涉及两大势力集团,谈判是个漫长的过程,只是陈鹏一方的坚决让李总一方一开始就采取付出一定的代价,牺牲李总,从而避免两大势力全面开战让他人渔翁得利的局面。

然而对李总形成致命打击的是,国航一架飞韩国汉城的飞机失事,机上有多名韩国政要,包括韩国航空的总裁和正与国航进行合作谈判的代表团大部成员。

至此所有人都知道李总的仕途到顶了。

第二天,管理总局向国航中高层各级干部传达了国家高层对天朝天威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领导调整的通知,免去李总职位,另有任用,任命胡总为代总裁,待大会表决通过。希望全公司在此关键时候,支持配合胡总,团结协作,做好试点,推动公司大发展。

至此胡总正式上位,一个属于胡总的国航时代开启了。

李总在被胡总正式取代后,心情郁闷,慢慢回顾事情的来龙去脉,竞发现了种种疑点,开始雇人调查陈芳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周围,让自己毫无反抗能力任其摆布的女人,但时过境迁,李总的后台不再给予他强力的支持,反而一再的与其划清界限,希望他认真养老的态度,让他隐隐的有所不安。

李总一次出去旅游时终于出了事故,他知道的东西太多了,他的再次不识实务让他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妻子再婚,移居加拿大,家里仅剩下在首都师大读大二的美丽女儿李沁梅和的初三的小萝莉李若桐,由其弟国航李副总照看。

如果李总不担任国航的老总,而是其他任何一个国企的老总,也许他将平平安安、庸庸碌碌过一生,那怕最终地产项目失败,也能找到或者根本不需要找到许多借口,他也能平安过渡。正因为所有的老总都是这样幸福的活着过着,所以李总才放松了警惕,在中国还能出什么事,但他却没意识到一个正在悄然变化的潮流正推动着国航、推动着中国、推动着世界往前奔去,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中国经过三十年的和平发展,不管道路如何曲折,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和决策力却越来越强,但三十年后的世界已不再是三十年前的世界,中国已不再是中国之中国,而是东亚之中国、东盟之中国、亚洲之中国、世界之中国,中国已经无可避免的跃上世界舞台,只有从世界的运动潮流中来分析中国的发展,统筹中国的发展才能和谐的融入世界大潮中。

胡总以及国内众多有识之士从世界格局中看到了中国发展中面临的困难,看到了难得的机遇,看到了因沉迷于取得的成绩而沾沾自喜从而又象历史上一样的错失跟上潮流机遇而再次轮徊的风险,所以才有了国航利用市场化竞争加快军事建设的试点,才有了希望抓住难得的金融危机机遇加快完善国航世界布局的战略行动,而李总却沉迷于原有的模式,甚至花费巨资投于地产,给胡总一方的工作造成了极大障碍,所以注定了他的下台。

只是他就该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吗?这一点许多人在引以为戒的同时,也在思考。在这件事中扮演关键角色的陈菲也在思考。整件事中,胡总是获利最多的。

在一次组织安排部署进一步工作的会议时,胡总与陈菲再次相遇。

陈菲:「恭喜你,胡总,经过这么多人的努力,你终于达成了心愿,终于可以加快推动你为之付出艰辛的工作了。」

胡总:「不,这才开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李总是死于内部之争,死于他融入圈子太深,死于他的不识大局。他已经出局了,后面的事与我无关。」

胡总:「这件事情,你、陈芳、吴局长、李总,还有很多人付出沉重代价,将来还有无数人要作出牺牲,我得推动它朝前走,无法回头,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在这个摆在我们面前的机遇中,我们无条件可讲,只有努力工作,第一步我必须拿到那二个国际航空公司的绝对控制权。」

陈菲:「韩国明成航空和日本贵族航空?」

胡总:「对,那怕我倾家荡产,死无藏身之地。」

陈菲:「也许,这才是我和姐姐愿为你作牺牲的缘故,也许这才是我尽管喜欢吴局长却也不得不让他再次面对妻子不是处女的痛楚,也许这才是我用自己的洁白之躯换取你在未来道路上不至于暝灭人性的期望,因为你负担着一个善良女孩用她的处女所作的赌注。」

胡总:「你们不会失望的。但让我不安的是,在未来的道路上,你们可能还要作出牺牲,甚至更大的牺牲。」

陈菲:「难道,你还是要在国航推动内部年会?那要让多少女孩作出牺牲,难道就没有其他的路可走!

胡总:也许有吧,这里环境不同,也许会有不同的道路,我只希望到时,你还得再帮我!如果我失败了,前功尽弃不说,浪费了时间和机遇才最可惜!「陈菲:「我尽量吧,只是如果那样,你又要背负多少女孩的期望啊!」

胡总:「陈芳是没法作选择的,她必须陪着赵委员,你是有选择的,为什么还要嫁给吴局长,其实任务已经完成,你可以走的。」

陈菲:「也许我爱他,他有个好家庭,也有个好女儿,她是我朋友,也许我想在你身边不远的地方,看你奋斗的历程,看你是否会辜负你对一个女孩放下的诺言,也许我也想融入这个潮流,巾帼不让须眉。」

陈菲:「再问一下,那晚你真的满意?」

这一问,又让胡总想起那个让她品尝陈菲年轻鲜嫩处女肉体的夜晚,陈菲认为她并没有全身心的投入胡总胯下,让胡总尽情的充分享用,肉体的新生并没有让她的世界新生,甚至还背负了新的负债,即使是最后在接受胡总第二次在专门使用了他独有的精液烫伤大法而高潮连连后,仍然没有驱散她内心的那种感觉。

所以陈菲才有此一问。

胡总也在那个夜晚,在那个引发吴局长疯狂的绝世美女的娇美肉体上充分展示了男人的强壮,他刺穿了她,体会到她真实的疼痛,她毫无反抗的任由自己深入到最深处肆意的蹂躏着,甚至都能感觉到她内心的猛烈心跳和抽搐,他感受着她的鲜嫩,榨取着她的蜜汁,将她的肉体完全摧毁让她忘记一切尊严的在高潮中绽放着,然而胡总却总觉得,无论他多么努力,她都没有完全绽放,她并没有忘却这段时间给她络下的痕迹,那怕是在胡总很少使用的精液烫伤大法下,完完全全的将她灌满了、将她慰熟的时候。

她的状态也让胡总不得已推进年会的并不太坚定的决心又受到了影响。年会,也许吧,不到不得已就不要让那么多人作牺牲奉献了,胡总心想。

胡总:「我本来想让你满意的,但我想,当我在你们的注视下取得更大成绩的时候,也许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去证明!」

陈菲最终嫁给了吴局长,与陈芳不同的是,在她将处女身献给胡总之后,坚决不接受特工专门的性培训。婚后,吴局长依然深深的爱着陈菲,并没有任何对妻子不是处女的心里负担,工作也更加努力,似乎完全忘了那曾经在华航看到的捆虐陈菲表演时给自己带来的灵魂和肉体的双重震憾,如今她成了自己的妻子,要那样做,是极其方便的,但吴局长从没任何的动心过。

陈芳按计划一直陪着赵委员,赵委员越来越沉迷于她的肉体芳香中难以自拨,直到一天赵委员突然发现陈芳竟然怀孕了,胡总和教官都吃药,而且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陈芳也不可能在这么重大的事情上玩火,因此这必然是赵委员的种。赵委员自从儿子车祸走后倍受打击,医生判定他几乎丧失生育能力,每次排出的精子少且弱,他干过的许多女人最终都无果而终,但没想却在陈芳身上下了种,由此也可以想象陈芳土地的肥沃,经过认真的确证后,他决定和陈芳结婚,并保证结婚后与妻子待陈芳,他认为是陈芳让他焕发了青春。

陈芳最终嫁给了赵委员,但在一次陪同飞行后的性爱活动中孩子并没有保住,赵委员觉得很内疚,但从此陈芳地位无可动摇。也许是陈芳觉得还没有必须要孩子,也许是认为这样更能让赵委员更有歉疚感,也许吧,一切一切。

至此,胡总真正入主国航的所有障碍已经扫清,这个由胡总推动并得到高层支持的进程会带给人们什么惊喜吗,至少现在底层干部并没有多少的体会,在他们认为,所有的领导都是一样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有期待才是活受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