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12章

网络2018-12-06 10:21:5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周六,一大早李总就苏醒过来了,这与他周末睡懒沉的习惯极不相称。这不是因为他起得早,而是因为他一整晚都没怎么入睡,快天明时才勉强睡了一会,然而此时又头疼欲裂的清醒着,头脑里那些想不清楚的问题折磨了他一晚上。

今天是周六,李总很清楚,这是陈芳邀请他去留下美好足印的日子。那种销魂的滋味昨天尝了几分钟,至今让人无法忘记,更让人羞愧。

经过一天的冷静,李总已接受了陈芳即将离去的现实,而且他李总从来都不是为一棵树而放弃一片森林的人,为了打造更好的服务平台,他李总还承担着鉴别提升空姐质量的重任呢。

但自己又为什么隐隐的有些不安呢!一年来,自己不就是为了今天的机会而用尽各种手段吗?自己多少次在其他女人身上最终喷射的时候不都是幻想着射入她体内吗?自己不是昨天专门拿出从西班牙进口的药物以让自己今天在她身上一展雄风,惩罚她把处女给了别人的吗?自己不是弊着一口气今天要操到她求饶、操到让她在今后的生活中面对老公的无能为力时最首先想到自己吗?

然而,这种不安为什么会随着时间的临近越明显呢。自己多少次出现这种感觉最终不都证明是正确,从而助自己逃过一劫的吗?

难道是昨天那无比痛快的几分钟,那种让自己无力反抗甚至无力挣扎的感觉,让自己的潜意识感觉到什么不安,这象极了那种毫无思想意识任人摆布的感觉,尽管自己当时插入陈芳体内,似乎是自己在大力的干着她,但里面的压力和收缩却给自己的进退造成极大的障碍,自己想拨却无力,只能本能的继续往里深入着,似乎那里有个吸力源,只有几分钟,自己就缴械了,这可是自己多年未出现的情景,这种让自己都控制不了的技巧怎么会出现在一个丧失处女没多久,而且一贯以纯洁自节注重的陈芳身上。

但她之前确实是处女啊,这点验证能力李总还是有自信的。一个处女怎么会在短短的时间内拥有如此强大的对男人的杀伤力。要说象什么武侠上说的有什么天生的名器,李总反正不信,至今他已阅女无数,也从没遇到过什么名器,按小说描述那种吸力是自发的,而昨天这种情况是陈芳用内部肌肉力量控制的,这只能成于后天的训练。

此时,李总慢慢的开始理起了心中的乱麻,种种不合理的现象需要回答。好在自己也不掌握更多机密的东西,如果真是对自己感兴趣,最多也就是勒索金钱或想傍自己大款,但一年多了这些她随时可以得到这些东西的她都没要,她要什么呢,李总现在已经不再相信陈芳依然爱他死去活来的话了。既然她已经找到了连自己都无法得罪的更有权势的人,那为什么今天还要彻彻底底奉献给自己呢?

难道自己还有利用的价值。

李总越分析越分析不出陈芳对自己有什么企图,反而是她越发显出的神秘让李总感兴趣起来,是谁让她的技巧突飞猛进的,她又如何认识一个比自己有权势的人的,难道她天天在寻找机会接近那些高层人物的机会吗!

难道她是间谍,李总突然觉得搞笑,自己是不是看国内弱智的谍战片看多了,如果真是间谍,如果真是自己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价值,她早就献身并抓住一大把可以威胁的东西逼着自己卖国了,而她却守身如玉,非要自己离婚才献身,这不可能啊。

李总觉得越想越不清楚,干脆不想了,如果真要对自己不利,总得有证据,自己只要不象那些弱智的女明星一样留下什么录音和录像就可以了,但愿自己的直觉是错的。不深入虎穴,是搞不清楚陈芳那些让人不解的问题的,李总忽然想起谍战片里那些艳福缠身的地下党,如果敌人用美人计,那就先假装意志不坚强,狠狠的操了敌美人再说,想到操,李总又不得不想起昨天那令人羞愧的几分钟,原本楚楚可怜的陈芳此时却幻变成身穿国民党制服的女情报人员,是李总不共待天的敌人,是国共之间不可调和的斗争。

想到国共之战,李总终于有了起床行动的动力,李总调整了心态,他今天不是去证明自己的,也不是去挽救昨天狼狈的几分钟的,他是去击溃敌人的,去击溃那个叛变了革命投身国民党的女地下工作者的,即使她投降也不放过。

李总喝下珍藏多年的春药,然后来到国丽宾馆1218号房前,感觉自己从没如此的认真准备过,一年了,每次和陈芳在一起都是慌慌张张的,这次不同了李总觉得信心满满,陈芳我来了,然后李总按响了送他入地狱、从此万劫不复的门铃。

门开了,陈芳一身的女仆着装,以及一眼可触及的众多SM工具,让李总顿时想起了那个激起他豪情万丈的台湾华航之夜,想起了那个被屈辱捆绑却散发无穷诱惑的象极了陈芳的演员。

李总高估了自己对陈芳的抵抗力,在1218房间,随着美丽动人纯洁无暇的肉体出现时,李总不仅配合着陈芳,与她共同演出了一场李总强奸一个叫作陈菲的女孩,破掉她的处女身,并进行了与华航早餐表演时类似的虐待大戏的情景剧,可悲的是还很傻很天真的共同录了像,即使李总终于证明了他可以在陈芳的身体里狠狠的操干她一小时以上并让她高潮了好几次,也无法改变他才是这场自昨天来一直就开演着的故事的主角。

一个月后。

在吴局长的家里,陈菲和吴局长正幸福的相拥着。几天前,陈菲的父母在回家乡前终于同意了这个还在读大四女儿的至死请求,同意了吴局长和女儿的结婚要求,女儿也没意见,只是狠狠敲诈了局长一大笔精神损失费,说自己的朋友变成了自己的妈,要改口一时还有些精神负担,然后又去旅游去了。今天又是陈菲大四考试结束,正式毕业的好日子,双喜临门,吴局长心情舒畅,已提前布置了一个温馨浪漫的环境,将近二十天没享受过陈菲温柔口福的吴局长今天隐隐的期待着,今天不仅要陈菲加倍补偿这段时间准备毕业考试给自己带来的损失,而且还要让她付出新的代价。

刚回家的陈菲,看到如此温馨的环境,如此精心的布置,很难想象会出自一个高官、一个男人之手,心里欣喜,但又有所担心,每次遇到这种环境,陈菲总担心自己会不会又被攻陷什么。

如同陈菲所担心的,今晚的吴局长在享受了陈菲俞加熟练的口舌按摩后,看着口角还留着浓浓精液的陈菲,依然欲火难泄,在他执拗的要求下,最后只好提前兑现那只有在领了结婚证后才能享受的权利,半推半就的让吴局长给她丰腴结实的臀部开了苞,以纪念这双喜之日。

当吴局长按照约定把陈菲捆起来跪趴在床边厚厚的地毯上、头娇羞无力的摆在床上一大朵红色玫瑰花图案上时,吴局长看着珍爱女孩为即将承受自己的攻击而羞涩、颤抖的微弱挣扎的表现时,只感觉那个部位越发粗大,心中直感叹上天待自己真不薄,给了自己一个能有效品尝女孩美味的犀利武器,看着陈菲两片白净臀部中间的小巧娇嫩屁眼被自己缓慢但却有力的推进而引发阵阵低呼和层层细汗时,吴局长感谢上天,让他在即将步入壮年后期还让他与温柔美丽的陈菲相识、相知直到相爱。

尽管推进所带来的压力、阻力让吴局长更加具有成就和征服感,尽管吴局长非常的想全根而入,尽管陈菲此时就象被挑在吴局长利刃上的猎物柔弱得除了激起猎人更多暴虐外已无力反抗,吴局长还是深知这是她第一次,种种的不适还是反映到她娇弱的身体上,对她行使了这块富饶土地的主权更重要,其他的以后有时间再去慢慢探索。

在经过简单的抽插后,吴局长就抽出陈菲体内,跑到陈菲前面将更加粗大的还有丝丝怪味的鸡巴捅入陈菲嘴里,抽插起来,陈菲虽不能动,但仍然努力的活动着舌头,毫不嫌弃,陈局长很是感动,在就要喷射时,对陈菲说「宝宝,毕业礼物来了」,然后又回到陈菲后面,又温柔的深深进入菊花里,几下有力的抽插后,吴局长今天的第三次喷射终于出来了。

当陈菲吸干净吴局长污浊的肉棒之后,吴局长解开了绳子,抱住陈菲软软的肉体,陈菲无比温顺的靠在吴局长的胸前,眼角依然留有刚才疼痛时淡淡的泪痕,吴局长感到幸福之极,也心痛不已,心中觉得很是抱歉,说以后不走后门了。但陈菲却说,我是你的妻子,全身都是你的,虽然疼痛,但只要你想要你都可以要,其他妻子能尽的责任我一样能尽。

这种温柔贤惠的妻子那里去找啊,吴局长深深感叹着。但心中却有淡淡的担心,挥之不去。常年主持全盘工作养成的习惯,越是重要的事情,越有可能在关键的时候出问题。现在与陈菲的恋爱之路即将奔向终点,即将结出硕果的时候,自己一定要提高警惕,充分做好各项准备工作,决不能出任何差错。现在是该加快推进的时候了。

吴局长:「我的宝贝终于毕业了,本来吗,想让你和吴润濨一起利用这个假期全世界到处看看,但这个世界如此美丽诱人,我总担心有一天你会被什么美丽的东西吸引,而从我身边神秘消失,我到了这个年纪,本以为没什么可在乎的,但我却最怕那一天你从我身边消失,让这个缤纷灿烂的梦破碎!」

陈菲:「不会的,不只是我,还有你的宝贝女儿吴润濨,我们都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

吴局长:「我想,这个美丽的世界未来我们一起去欣赏、一起去感受。现在只有委屈你了,这个假期,我想用最快的速度把你娶进门,那怕这是个梦,我也要在梦中无憾!」

陈菲:「看你说的什么话,我还记着你的很多诺言的。前段时间,润濨还求我高抬贵手,少给她生几个弟弟妹妹,说她带不过来!我现在还犹豫着,到底要不要顾她,如果你真有什么担心的,随你就是。」

陈菲叹了一口气,似乎有所可惜的接着说:「美丽的世界也只好未来再去领略了,只是人家才毕业就结婚,会被同学笑,还以为搞大了肚子呢!」

吴局长:「那就再过一段时间,等同学们大部分走了再办,以后我们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去骚扰他们。这段时间我准备材料,把手上的有些工作作个了结,你可以到处去放松放松,我们先领结婚证。」

陈菲:「我想去实习,特别是你从事的航空工作,我总得了解一下我老公行业内的口碑如何,有没有欺男霸女啊!」

吴局长:「欺男我不感兴趣,霸女我感兴趣。」

然后就听到了陈菲的惊叫声,这声音如此真实,她的柔媚如此诱人,但吴局长还是感到有些担忧,快点娶进家里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