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11章

网络2018-12-06 10:21:2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尽管李总已经解开了裤子,雄壮的大鸡巴挺动着,面对着这个期待了近一年随时都可捅入的陈芳肉体,却无法深入进去。

李总从要强奸陈芳到陈芳主动献身,并到陈芳即将出嫁,转瞬间风云变幻,绕是李总身为大公司的总裁也需要认真理顺一下思路。那个让她下定了决心出嫁的男人是谁,男人间的好斗、尊严和自己强迫自己戴上的绿帽子,让李总必须知道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必须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否则如果他是自己周围的人,那岂不是要让他在暗处嘲笑一世。

想到那个男人,李总纵然在公司纵横花丛多年,坏过多么女人名节,但当想到那个男人可能给陈芳的所做所为时,立刻又难以平静起来。是谁吃掉她的处女的,是谁贯穿她的身体的,又是谁日夜往她的身体里喷射毒液的,陈芳在她的花园秀美情色被任意践踏和被喷射精液的时候,她的紧密柔嫩的阴道是否会紧紧的包缠他的大阴茎,直至一滴不剩的吸光那些汁液。这些想法让李总愤怒,又让他感到无力。

陈芳说那个人李总惹不起,自己与他来往只是为了父母的安全,但后来却无法逃开,以为他要的只是自己处女,那样的话给他处女以后,自己会回到李总身边,只是届时自己也没什么要求李总必须离婚的资格的条件了,但没想到他还要求结婚。

陈芳又叙述了他要她处女的那个晚上的情景。他是当着朋友的面把她捆做一团,然后鞭打、玩弄、最后贯穿的,当时他只是要发泄和展示,根本就没有想到要结婚。在约定的一个月里,他每天晚上和早上都要往陈芳花蕊里和嘴里灌入精液。

李总心纠成一团,一个月累积计来,陈芳身体已被灌入足够多的养料,难怪身体变得如此丰腴和光彩照人。只是他没意识到陈芳的叙述与其说是痛述不幸,不如说是挑逗李总的神经和点燃他的熊熊忌火。

李总的表现在陈芳意料之中,也在胡总意料之中,因为胡总得破除障碍,加快推动发展了,时间不等人啊!

其实,在这件事中,陈芳所讲的基本真实,只是不存在所谓的为了父母的安全等,父母当然是假的。陈芳原来的目标只是帮助胡总完成任务,在李总身边获取情报或在关键时帮助胡总,然而机缘巧遇,陈芳却接近了更为重要的目标,军委主管航空的赵委员,这个委员竟然欣赏起陈芳来,这让组织大为高兴,立刻改变了任务,此时胡总也认为李总自考察回来后并没有影响到国航未来战略的实施,暂时也不需要陈芳的帮助。

陈芳内心一直想将处女献给胡总,然而此事涉及重大,赵委员的份量远超过李总,也超过胡总、吴局长等任何人,组织几乎动用了全部力量才使陈芳接近这一重要目标并看到了成功的可能,是不会用一个非处女去冒险的。

为了让陈芳更好的应对赵委员,尽管陈芳接受过特工有关情色这方面的训练,但本身依然还是处女,也仅具备理论上的知识,所以组织又专门对陈芳进行很多细致入微的训练,要求她在承受赵委员的第一次时决不能表现出特工的任何迹象,因为那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了,随时都可能被识破。这一切准备得如此充分,而陈芳也完成得如此之好。

当赵委员用力掐着陈芳柔弱的脖子,鸡巴沿着陈芳紧窄曲折的阴道缓缓推进然后猛力捅入时,特工坚忍的身体素质并不感到特别难受的陈菲,还是将身体内部犹如被刺入一把长长利刃所引发的惨痛表情和痓息的惨叫声表现得如此真实,那种内心非常不情愿但却无力逃脱赵委员折磨的内心活动也表现得如此淋漓尽致,后来当赵委员要在陈芳体内灌入各种体液时陈芳的惊恐、羞愧和哀求也是如此真实。可以说那晚的表现陈芳表现优秀,唯一让她不满的是,原本以为她能将开发秘密后花园机会留给胡总的愿望没有达到,那晚,赵委员完整的得到了她的全部。

为了更好的适应赵委员,陈芳被破身后组织就开始了对陈芳的性训练,连续3 次每次三天的各种各样的训练,让陈芳在接受各种教官折磨、拷打、凌虐的同时,也学到了许多保护自己、引诱服务男人的技巧。训练结束时陈芳已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性能力,性交已经是陈芳重要的一项手段了。

然而直到真正和胡总上床之后,在领教到胡总精液烫伤大法的冲击下,陈芳也难逃象其他女人一样无力抵抗软作一团、双腿大张、浑身虚脱、精疲力竭、高潮连连的结局。胡总的身材与陈芳正好相配,无论正面还是后面,胡总就象一个强壮的保护罩牢牢的罩住陈芳,三个关键的地方都住胡总控制住,而且为了训练陈芳,胡总可以为所欲为,充分施展自己技能,陈芳又是如此心仪胡总,所以两人每次的性爱陈芳最终都会在胡总的精液灌溉下充分体会到做女人的幸福。

就在李总和陈芳冷战的这段短短时间内,陈芳在胡总、赵委员和训练特工的灌溉下茁壮成长,越发透出女人的魅力来,这具成熟肉感的身体不仅让李总心乱,也让赵委员用在陈芳身上的功夫也多了起来,只要在京,必到陈芳的住处,必然在陈芳体内留下这样那样的体液,渐渐的赵委员基本就不到其他地方住宿,陈芳与胡总相会的机会更少了。

而此时,胡总以为已受到控制的李总却突然发疯了起来,摆出要决斗的架势,胡总不得已启用了陈芳、陈菲这两颗重要棋子。

已经极富女人魅力,又经过特殊训练的陈芳的杀伤力,此时已经不是李总所能承受得了的了。再加上陈芳在叙述时重点描述了被捆干的过程,并说自己无论如何还是为李总保住了肛门的处女权,准备在结婚前连同肉体一并献给李总。相信李总已经无处可逃了。

此时的李总在面对这一具趴在面前的赤裸白嫩的肉体,挺着即将爆炸的东西,还是慢慢理清了思路。李总尽管水平不高,必竟还是玩政治的,陈芳的事无法强求了,已从后悔回到了理智,对陈芳的记忆只能到此为止了。今天一定要玩个痛快,留住美好回忆。什么都不管了,先操了再说。

就在陈芳还在哭着讲述的时候,李总突然用手捂住陈芳的嘴唇,另一只手紧紧按住陈芳柔弱的腰部使臀部更加蹶起,大鸡巴迅猛的一下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