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内部年会

第10章

网络2018-12-06 10:20:46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随着李总在地产项目中的大作为,他受到了各界媒体的追捧,很是过了一段舒心的日子,是啊,那种对着地图用大笔规划着各种未来的豪情,让他非常有成就感,就算有隐忧也不影响全局,各种经济学家不是一再说经济即将见底,此次金融危机在各种正确经济措施的共同作用下将成为期限最短的一次危机,有些专家已经在筹划后危机时代的颂歌了,这次危机的成功解决值得认真解剖,大家都在忙着盖棺论定。只是让李总繁心的却是那个在他面前依然没有任何屈服迹象的陈芳。

李总心想,自己都已经是如此成功的人士了,名誉、地位、金钱什么都不缺,给你一个小三的地位再加上物质和事业的保证,以后超过办公室主任蒋婉也是很有可能的,你一个刚进入社会的小女孩怎么就如此的高傲。自己老婆的家庭关系是自己向上爬的基础,就是我不爱她,一年中也不上床一次,这婚也不能离。

冷战继续着,只是陈芳似乎越来越美丽了,也许是李总心理因素,也许确实是随着阅历的增长,陈芳的韵味、风情和气质越来越让人着迷了。李总发自内心的认为,她是他这辈子中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了,而且她还甚至有让他渐渐失控的可能,有时他在操其他女人时,即使是新进空姐那同样新鲜娇嫩的肉体时,也会不自觉的想到陈芳,喷射时同样如此,总觉得火越泄反而越旺。

陈芳依然是李总的秘书,而且只是已经升到一级了,二人工作上都互相不避讳,陈芳依然用她纯洁无害的表情经常崇拜的看着李总,公司每一个人都认为陈芳就是李总的女人。李总有时控制住也会偶尔摸一下捏一下,陈芳似乎也不怎么拒绝,这一下下的触摸让李总更感觉到陈芳芳香朴鼻肉体的成熟,但要陈芳接受自己的肉体惩罚难上加难,因为陈芳依然坚持着除非李总离婚才有可能的条件,然而这对于花心的李总是不可能的,因为从内心讲,李总认为自己尽管有些依恋,但远远到不了痴迷而不顾一切的地步。

直到有一天,新一年空姐的体检结果出来后,李总才发现自己对这个绝世美人竟然也有丧失理智的时候,也有痛不欲生的时候,在这近一年中,陈芳竟然不是处女了,而所有的人都认为这很正常,你李总的女人一年中有谁能逃过你的魔爪,只有李总自己知道不正常,因为他什么也没干。

人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无比珍惜,陈芳对李总来说就是如此,而且是那种自以为逃不出掌心,是那种给予了她很多尊重并没有象对待其他女人那样采取许多手段,任何人都以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却被别人拿走了。如此美好的东西,本来是该由自己享用的。

这个结果严重刺激了李总,而且使他自认为有被戴了绿帽的感觉。是谁夺走了陈芳的处女,是谁率先把精液注入这样一个高挑秀丽、柔美动人的自己的秘书的身体,李总觉得受了污辱,因为陈芳选择了别人而不是自己,李总公子的脾气让他决定必须对陈芳进行报复。

然而,更让李总难以接受的事还在发生着。随着时间的推移,陈芳的身体慢慢的有了变化,臀部更加柔嫩,腰更细了,胸部更加丰满了,整个身体更加圆润丰采,女人的柔媚更加动人了,在公司职业装的映衬下曲线动人,李总知道这些变化都是因为幸福的性爱所带来的结果,陈芳一定没少接受男人的灌溉,所以土地充分吸取了养分后肉体才会显得生机勃勃和郁郁葱葱,然而这些变化却不是自己带给她的。看着她幸福的样子这只能说明离开了李总她一点不后悔。

一个人失去的东西才会觉得怜惜,如果上次体会不深的话,这一次李总是深深的感受到了,特别是她还曾经暗示过你只要你与她结婚,她就给你全部,然而现在她给了别人也没见她就逼着别人结婚,李总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假装答应她,把她操了再说。李总下定了决心,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她弄到自己胯下,捆起来狠狠的操她干她虐待她,让她后悔把处女给了别人,让她忏悔着哭着呑下自己的精液和尿液。

出乎意料的是,渐渐的陈芳不再躲避李总的摸捏,而且神情更加娇羞,在摸捏下的反抗更加无力,也常常会在单独与李总在一起的时候作出一些撩人的姿势来。

终于有一天当陈芳在李总关了门的总裁室里弯下腰去垃圾篮里寻找扔错的复印资料时,那蹶起的臀部在紧绑的黄色职业套裙包裹下圆润诱人,两条白嫩修长没穿丝袜的大腿在高跟鞋的映衬下健美、充满活力,小腿适中,从下往上腿部过了三分之二后,双腿急剧丰满起来然后完美的与臀部结合在一起,两腿紧紧夹在一起,同时在细细的蜂腰衬托下,在这种弯腰姿势下更显出臀部的丰满和硕大,在薄薄短套裙下,陈芳一边找一边扭动着臀部,这对经常用这种姿势贯穿少妇的李总来说此时就是最强烈的诱惑,李总感觉到自己随时会失去了理智,更致命的是此时窗外吹来一阵轻风,顺着陈芳的双腿荡漾了几次之后,要命的把陈芳的裙子吹了上去,陈芳似乎还不知道的在扭动臀部,此时李总真切的看到陈芳丰腴的臀部间只细细的象征性歪勒着一条小内裤,细细的茸毛以及两片阴唇暴露出来,黑黑森林间的沼泽地带在红内裤的透视下与整个白嫩圆润硕大臀部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一切就象飘扬的红布简直要了李总这只公牛的老命。

就在李总屏住呼吸的时候,陈芳象突然明白过来一样,羞红着脸转过身来,此时李总已象出击的猛虎一样,迅速的向猎物朴了过去,紧紧的按住了转过身没来得及直起来的陈芳,双手用力控制住那柔弱的腰部,自己的身体迅速插入到陈芳的双腿之间,此时的陈芳已被完全控制。

就在李总用手狠捏着陈芳臀部的时候,准备狠狠惩罚的时候,陈芳却转过身来,怨怨的看着李总说,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今天我就是来让你操的,因为下星期我就要结婚了,虽然你不愿意跟我结婚,但我确实喜欢你而且至今未变,我只想在婚前了结我们之间的一切,从此离职,忘了你,以一个心灵洁净的女人嫁过去。

李总这段时间受到的打击不少,刚才逗起的欲火又受到了沉重打击,陈芳终于要结婚了,她也将离开公司了,这怎么回事,自己要怎么办。

李总似乎呆住了。

陈芳继续着:在这里干也可以,去一家高级酒店也可以,无论你打我、虐待我、怎么干我都可以。这一天完全属于你,你要么让我毫无留念的离去,要么让我一辈忘不了你。

说完后,两行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陈芳闭上了眼睛,把职业装和内裤脱了下来,赤裸的又趴了下去。

李总看着这个比以往干过的任何一个都要白嫩丰腴和优美的臀部,用手按了上去能明显的感觉到陈芳细细香汗的湿润和肉体的微颤,细腻柔滑,又暗藏少女的弹性与活力,用手在紧实的臀沟划过,拨开臀部,鲜嫩的阴部和屁眼在细细茸毛的呵护下湿气腾腾,手指划过屁眼和阴唇带来陈芳身体微微颤动,稍稍插入阴道手指就被紧紧的热热的包压着。这是多么好的肉体,这是多么好的一个臀部啊。

她就要嫁人了,自己干还是不干,难道真让她就这样离去,难道自己作为一个泱泱国企的领导就没法帮助她或者挽留她吗,她要的名份慢慢的等自己强壮了还是可以给她的,又或者丧失了处女的她不再坚持名份,也许只要自己足够的态度还是能挽留她的,她可是自己情动近一年并经常在心中跳动的那个绝世美女啊!